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尼希米记》 - 被掳、归回、重建(二)

第二十一课 - 信仰生活的更新(三)

经文:尼十三:1 - 31

主旨:

上一课,祭司以利亚实与亚扪人多比雅结亲,他把库房让给亲家作为房子用。有可能因为圣殿的库房不能再作为收存五谷、新酒和油,所以犹太人便停止献上这些作为利未人所当得的分,以致在圣殿供职的利未人与歌唱的俱各奔回自己的田地去。但更有可能是因为尼希米不在,犹太人只顾自己的事,不顾上帝的事,忘记了先知哈该给他们的责备和劝勉。

尼希米知道后,“就把多比雅的一切家具从屋里都拋出去,吩咐人洁净这屋子,遂将上帝殿的器皿和素祭乳香又搬进去。”(尼十三:4-9)他还斥责官长, 为何离弃上帝的殿?并且重新召聚利未人,恢复他们的职事;犹大众人再次把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送入库房,作为利未人的敬奉。尼希米还选择了几个忠信(忠心可信赖)的人 --  祭司示利米雅(Shelemiah)、文士撒督(Zadok)和利未人毗大雅(Pedaiah),共同管理库房。
 

1。尼十三:1 - 31  “1当日,人念摩西的律法书给百姓听,遇见书上写着说:‘亚扪人(Ammonite)和摩押人(Moabite)永不可入上帝的会,2因为他们没有拿食物和水来迎接以色列人,且雇了巴兰(Balaam)咒诅他们;但我们的上帝使那咒诅变为祝福。’3以色列民听见这律法,就与一切闲杂人绝交。4先是蒙派管理我们上帝殿中库房的祭司以利亚实(Eliashib)与多比雅(Tobiah)结亲,5便为他预备一间大屋子,就是从前收存素祭、乳香、器皿,和照命令供给利未人、歌唱的、守门的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并归祭司举祭的屋子。6那时,我不在耶路撒冷。因为巴比伦王亚达薛西(Artaxerxes I,公元前465-前425年)三十二年,我回到王那里。过了多日,我向王告假。7我来到耶路撒冷,就知道以利亚实(Eliashib)为多比雅(Tobiah)在上帝殿的院内预备屋子的那件恶事。8我甚恼怒,就把多比雅(Tobiah)的一切家具从屋里都拋出去,9吩咐人洁净这屋子,遂将上帝殿的器皿和素祭乳香又搬进去。10我见利未人所当得的分,无人供给他们,甚至供职的利未人与歌唱的俱各奔回自己的田地去了。11我就斥责官长说:‘为何离弃上帝的殿呢?’我便招聚利未人,使他们照旧供职。12犹大众人就把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送入库房。13我派祭司示利米雅(Shelemiah)、文士撒督(Zadok)和利未人毗大雅(Pedaiah)作库官管理库房,副官是哈难(Hanan)。哈难(Hanan)是撒刻(Zaccur)的儿子,撒刻(Zaccur)是玛他尼(Mattaniah)的儿子。这些人都是忠信的,他们的职分是将所供给的分给他们的弟兄。14我的上帝啊,求你因这事记念我,不要涂抹我为上帝的殿与其中的礼节所行的善。15那些日子,我在犹大见有人在安息日榨酒(注:原文作"踹酒榨"),搬运禾捆,驮在驴上,又把酒、葡萄、无花果和各样的担子,在安息日担入耶路撒冷,我就在他们卖食物的那日,警戒他们。16又有推罗人(Tyre)住在耶路撒冷,他们把鱼和各样货物运进来,在安息日卖给犹大人。17我就斥责犹大的贵冑说:‘你们怎么行这恶事,犯了安息日呢?18从前你们列祖岂不是这样行,以致我们上帝使一切灾祸临到我们和这城吗?现在你们还犯安息日,使忿怒越发临到以色列!’19在安息日的前一日,耶路撒冷城门有黑影的时候,我就吩咐人将门关锁,不过安息日不准开放。我又派我几个仆人管理城门,免得有人在安息日担什么担子进城。20于是商人和贩卖各样货物的,一两次住宿在耶路撒冷城外。21我就警戒他们说:‘你们为何在城外住宿呢?若再这样,我必下手拿办你们。’从此以后,他们在安息日不再来了。22我吩咐利未人洁净自己,来守城门,使安息日为圣。我的上帝啊,求你因这事记念我,照你的大慈爱怜恤我。23那些日子,我也见犹大人娶了亚实突(Ashdod)、亚扪(Ammon)、摩押(Moab)的女子为妻。24他们的儿女说话,一半是亚实突(Ashdod)的话,不会说犹大(Jews)的话,所说的是照着各族的方言。25我就斥责他们,咒诅他们,打了他们几个人,拔下他们的头发,叫他们指着上帝起誓,必不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外邦人的儿子,也不为自己和儿子娶他们的女儿。26我又说:‘以色列王所罗门不是在这样的事上犯罪吗?在多国中并没有一王象他,且蒙他上帝所爱,上帝立他作以色列全国的王,然而连他也被外邦女子引诱犯罪。27如此,我岂听你们行这大恶,娶外邦女子干犯我们的上帝呢?’28大祭司以利亚实(Eliashib)的孙子、耶何耶大(Joiada)的一个儿子,是和伦人(Horonite)参巴拉(Sanballat)的女婿,我就从我这里把他赶出去。29我的上帝啊,求你记念他们的罪,因为他们玷污了祭司的职任,违背你与祭司利未人所立的约。30这样,我洁净他们,使他们离绝一切外邦人,派定祭司和利未人的班次,使他们各尽其职。31我又派百姓按定期献柴和初熟的土产。我的上帝啊,求你记念我,施恩与我。”

《新译本》:1那时,他们宣读摩西的书给众民听,见书上写着说:亚扪人和摩押人永远不可进入上帝的会,2因为他们没有拿食物和水来迎接以色列人,反而雇用了巴兰来与他们作对,咒诅他们;但是我的上帝使咒诅变为祝福。3众民听见了这律法,就跟一切闲杂人分离。4这事以前,受委派管理我们上帝殿的库房的以利亚实祭司,与多比雅的关系很密切。5他为多比雅预备了一间大房间,那里以前是用来收存素祭、乳香和器皿,还有祭司的举祭,以及按照命令供给利未人、歌唱者和守门的那些五谷、新酒和新油的十分之一。6这事发生的时候,我不在耶路撒冷;因为在巴比伦王亚达薛西三十二年,我回到王那里去;过了一段时期,我又向王告了假,7回到耶路撒冷,那时我才知道以利亚实在上帝殿的院子里,为多比雅预备一间房间那件恶事。8我十分恼怒,就把多比雅的一切家具,都从房间里抛出去。9又吩咐人洁净那几间房间,然后把上帝殿的器皿,与素祭和乳香搬回那里。10我发觉利未人应得的分,没有人供给他们,甚至供职的利未人和歌唱者,各人都跑回自己的田地去。11于是我责备众官长说:“为甚么疏忽供应上帝的殿呢?”我就再召集利未人,使他们重站原来的岗位。12犹大众人就把五谷、新酒和新油的十分之一,奉到库房。13我委派示利米雅祭司、经学家撒督和利未人毗大雅作库官,管理库房;他们的助手是玛他尼的孙子、撒刻的儿子哈难;这些人都是忠信可靠的;他们的责任是把人奉献的各物分给他们的兄弟。14“我的上帝啊,求你因这事记念我,不要涂抹我为我上帝的殿和一切敬拜的礼仪所行的忠诚的事。”15那时,我在犹大看见有人在安息日踹压酒池,搬运禾捆,驮在驴上,又把酒、葡萄、无花果和各样的担子,在安息日运到耶路撒冷;我就在他们卖粮食的那天警戒他们。16又有推罗人住在耶路撒冷城中,他们把鱼和各样的货物运进来,在安息日卖给犹大人,而且在耶路撒冷贩卖。17于是我责备犹大的贵族,对他们说:“你们怎么行这恶事,亵渎安息日呢?18从前你们的列祖不是这样行,以致我们的上帝使这一切灾祸临到我们和这城吗?现在你们亵渎安息日,使上帝的忿怒越发临到以色列。”19所以在安息日的前一天,黄昏的阴影临到耶路撒冷城门的时候,我就吩咐人把城门关闭;我又下令不许开门,直到安息日过了,我又派我的仆人在城门站岗,免得有人在安息日挑担子进来。20于是商人和贩卖各样货物的,一次两次在耶路撒冷城外过夜。21我警告他们,对他们说:“你们为甚么要在城墙前面过夜呢?如果你们再这样,我就要动手对付你们。”从那时起,他们在安息日就不敢再来了。22我吩咐利未人洁净自己,然后来看守城门,使安息日分别为圣。“我的上帝啊,求你也因这事记念我,照着你丰盛的慈爱怜恤我!”23那些日子,我也发现有些犹大人娶了亚实突、亚扪和摩押的女子为妻。24他们的儿女有一半说亚实突话,其他就说他们民族的语言,他们却不会说犹大话。25我就责备他们,咒诅他们,击打他们中间的几个人,拔下他们的头发,叫他们指着上帝起誓,说:“你们决不可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们的儿子,也决不可为儿子或为自己娶他们的女儿。26以色列王所罗门不是在这些事上犯了罪吗?在许多国中并没有一个王能比得上他的;他蒙他的上帝所爱,上帝立他作全以色列的王,可是连他也被外族的女子引诱犯罪。27难道我们要听从你们,行这大恶,娶外族的女子为妻,对我们上帝不忠吗?”28大祭司以利亚实的孙子耶何耶大的一个儿子,是和伦人参巴拉的女婿,我就驱逐他离开我。29“我的上帝啊,求你记住他们,因为他们玷污了祭司的职分,也污辱了祭司职分和利未人的约。”30这样,我就洁净了他们,使他们脱离一切外族人的污秽,又重新指派祭司和利未人的职责,各人有自己的工作。31我又指派人按时供应木柴和奉献初熟之物。“我的上帝啊,求你记念我,施恩给我。”

KJV:1 On that day they read in the book of Moses in the audience of the people; and therein was found written, that the Ammonite and the Moabite should not come into the congregation of God for ever; 2 Because they met not the children of Israel with bread and with water, but hired Balaam against them, that he should curse them: howbeit our God turned the curse into a blessing. 3 Now it came to pass, when they had heard the law, that they separated from Israel all the mixed multitude. 4 And before this, Eliashib the priest, having the oversight of the chamber of the house of our God, was allied unto Tobiah: 5 And he had prepared for him a great chamber, where aforetime they laid the meat offerings, the frankincense, and the vessels, and the tithes of the corn, the new wine, and the oil, which was commanded to be given to the Levites, and the singers, and the porters; and the offerings of the priests. 6 But in all this time was not I at Jerusalem: for in the two and thirtieth year of Artaxerxes king of Babylon came I unto the king, and after certain days obtained I leave of the king: 7 And I came to Jerusalem, and understood of the evil that Eliashib did for Tobiah, in preparing him a chamber in the courts of the house of God. 8 And it grieved me sore: therefore I cast forth all the household stuff of Tobiah out of the chamber. 9 Then I commanded, and they cleansed the chambers: and thither brought I again the vessels of the house of God, with the meat offering and the frankincense. 10 And I perceived that the portions of the Levites had not been given them: for the Levites and the singers, that did the work, were fled every one to his field. 11 Then contended I with the rulers, and said, Why is the house of God forsaken? And I gathered them together, and set them in their place. 12 Then brought all Judah the tithe of the corn and the new wine and the oil unto the treasuries. 13 And I made treasurers over the treasuries, Shelemiah the priest, and Zadok the scribe, and of the Levites, Pedaiah: and next to them was Hanan the son of Zaccur, the son of Mattaniah: for they were counted faithful, and their office was to distribute unto their brethren. 14 Remember me, O my God, concerning this, and wipe not out my good deeds that I have done for the house of my God, and for the offices thereof. 15 In those days saw I in Judah some treading winepresses on the sabbath, and bringing in sheaves, and lading asses; as also wine, grapes, and figs, and all manner of burdens, which they brought into Jerusalem on the sabbath day: and I testified against them in the day wherein they sold victuals. 16 There dwelt men of Tyre also therein, which brought fish, and all manner of ware, and sold on the sabbath unto the children of Judah, and in Jerusalem. 17 Then I contended with the nobles of Judah, and said unto them, What evil thing is this that ye do, and profane the sabbath day? 18 Did not your fathers thus, and did not our God bring all this evil upon us, and upon this city? yet ye bring more wrath upon Israel by profaning the sabbath. 19 And it came to pass, that when the gates of Jerusalem began to be dark before the sabbath, I commanded that the gates should be shut, and charged that they should not be opened till after the sabbath: and some of my servants set I at the gates, that there should no burden be brought in on the sabbath day. 20 So the merchants and sellers of all kind of ware lodged without Jerusalem once or twice. 21 Then I testified against them, and said unto them, Why lodge ye about the wall? if ye do so again, I will lay hands on you. From that time forth came they no more on the sabbath. 22 And I commanded the Levites that they should cleanse themselves, and that they should come and keep the gates, to sanctify the sabbath day. Remember me, O my God, concerning this also, and spare me according to the greatness of thy mercy. 23 In those days also saw I Jews that had married wives of Ashdod, of Ammon, and of Moab: 24 And their children spake half in the speech of Ashdod, and could not speak in the Jews' language, but according to the language of each people. 25 And I contended with them, and cursed them, and smote certain of them, and plucked off their hair, and made them swear by God, saying, Ye shall not give your daughters unto their sons, nor take their daughters unto your sons, or for yourselves. 26 Did not Solomon king of Israel sin by these things? yet among many nations was there no king like him, who was beloved of his God, and God made him king over all Israel: nevertheless even him did outlandish women cause to sin. 27 Shall we then hearken unto you to do all this great evil, to transgress against our God in marrying strange wives? 28 And one of the sons of Joiada, the son of Eliashib the high priest, was son in law to Sanballat the Horonite: therefore I chased him from me. 29 Remember them, O my God, because they have defiled the priesthood, and the covenant of the priesthood, and of the Levites. 30 Thus cleansed I them from all strangers, and appointed the wards of the priests and the Levites, every one in his business; 31 And for the wood offering, at times appointed, and for the firstfruits. Remember me, O my God, for good.
 

在上两课,我们已经查考了尼希米回皇宫述职之前和之后的信仰生活的改革。

之前的一次改革:(第十九课

献城墙典礼和在圣殿的献祭完成后,犹太人没有“打道回府”,从此过一个平平安安的生活。既然大家都聚集在圣殿前,尼希米、文士以斯拉、祭司和利未人当然不会错过机会,向他们宣读摩西的律法书。当他们听见书上写着说:‘亚扪人(Ammonite)和摩押人(Moabite)永不可入上帝的会,因为他们没有拿食物和水来迎接以色列人,且雇了巴兰(Balaam)咒诅他们;但我们的上帝使那咒诅变为祝福。’以色列民就与一切闲杂人绝交。

之后的一次改革:(第二十课

尼希米做了十二年省长后,回去皇宫述职。当他不在的时候,蒙派管理上帝殿中库房的祭司以利亚实(Eliashib)与亚扪人多比雅(Tobiah)结亲,还把库房让给他住。库房原是收存素祭、乳香、器皿,和照命令供给利未人、歌唱的、守门的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并归祭司举祭的屋子。过了多日,尼希米向王告假,回到耶路撒冷。当他知悉以利亚实(Eliashib)为多比雅(Tobiah)在上帝殿的院内预备屋子的这件恶事后,就大发义怒把多比雅(Tobiah)的一切家具从屋里都拋出去,并吩咐人洁净这屋子,遂将上帝殿的器皿和素祭乳香又搬进去。

今天,我们要查考回来之后的另一次改革。

尼十三:10-14  “10我见利未人所当得的分,无人供给他们,甚至供职的利未人与歌唱的俱各奔回自己的田地去了。11我就斥责官长说:‘为何离弃上帝的殿呢?’我便招聚利未人,使他们照旧供职。12犹大众人就把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送入库房。13我派祭司示利米雅(Shelemiah)、文士撒督(Zadok)和利未人毗大雅(Pedaiah)作库官管理库房,副官是哈难(Hanan)。哈难(Hanan)是撒刻(Zaccur)的儿子,撒刻(Zaccur)是玛他尼(Mattaniah)的儿子。这些人都是忠信的,他们的职分是将所供给的分给他们的弟兄。14我的上帝啊,求你因这事记念我,不要涂抹我为上帝的殿与其中的礼节所行的善。”

尼希米回来后发现了什么问题?被掳归回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可说问题多多,过去如此,现在更是。为什么呢?过去我在教会曾教导八课《以斯拉记》(浓缩版的网上《以斯拉记》课程)。我跟学员分享说,《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是旧约以色列历史的浓缩版。我还请学员填上自己的“新出埃及历史”作个比较。请大家看下表就一清二楚。

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以斯帖记  -  浓缩版以色列历史

从出埃及至亡国的约800年历史
1446BC - 586BC

从出巴比伦至尼希米记最后一章的约100年历史
538BC- 432BC

我的
新出埃及

譬如:从信主到现在共20年

 

 

 

第一次出埃及

第二次出埃及

 “新出埃及”

 

 

 

之前在埃及为奴400

之前被掳至巴比伦70

 之前被掳在世界30年(现在50岁)

 

 

 

有上帝的预告(创十五:13-14)和
过红海的神迹

有先知以赛亚和耶利米的预言
(赛四十五:13,耶二十五:11-12,二十九:10

 神迹?

 

 

 

 建第一圣殿

建第二圣殿

 身体状况?

 

 

 

圣殿内有约柜

圣殿内无约柜

 身体是圣灵的殿吗?

 

 

 

建大卫城城墙

修建城墙

 -

 

 

 

路得记(是无法无天世代里的一股清泉 - 带出大卫)

以斯帖记(面对灭族的危机,得到无形上帝的拯救)

 -

 

 

 

有许多大小先知说话(如以赛亚,约珥。。)

有哈该、撒迦利亚,玛拉基三先知说话

 神怎样对你说话?-- 圣经、讲台、查经、灵修、课程?

 

 

 

有预言弥赛亚

有预言弥赛亚

 清楚知道弥赛亚会再来?

 

 

 

许多可见的神迹

没有神迹

 有没有经历神迹?

 

 

 

主要人物:摩西、约书亚、撒母耳、大卫、所罗门等

主要人物:所罗巴伯/耶书亚、以斯拉和尼希米

 谁是你的主要属灵导师?

 

 

 

有许多王

没有王

自己作王吗?

 

 

 

经历无数次的恶性循环(行恶 - 奴役 - 呼救 - 拯救 - 太平)

经历两三次的恶性循环(奴役 - 释放 - 复兴 - 衰退 - 劝告 - 复兴)

 经历多少次恶性循环?

 

 

 

结果:上帝审判 - 亡国

结果:上帝不说话四百年

 有得救的确据吗?

 

不管是《以斯拉记》,还是《尼希米记》,我们看到的都是以斯拉/尼希米以律法更新犹太人的信仰生活。譬如拉十:2-3 “属以拦的子孙、耶歇的儿子示迦尼对以斯拉说:‘我们在此地娶了外邦女子为妻,干犯了我们的上帝,然而以色列人还有指望。现在当与我们的上帝立约,休这一切的妻,离绝她们所生的,照着我主和那因上帝命令战兢之人所议定的,按律法而行。”《尼希米记》第十三章的信仰改革也是以遵行律法为依据。我要问的是:律法可以更新信仰生活吗?我对学员说:

。。。《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的信仰更新不是犹太人第一次以律法更新信仰的生活。在这之前,圣经记载了好几位犹大王的改革/更新,如约阿施(Joash 806/805-791/790BC),希西家(Hezekiah 715-687/686BC)和约西亚(Josiah 640-609BC)。但这些改革一夜之间就归于无有,理由是它们都是从上而下的命令式改革,一旦上头的王消失了,所有改革措施就会化为乌有,打回原形。在改革的时候,圣经有时也会提醒我们,“只是邱坛还没有废去,百姓仍在那里献祭烧香。。百姓也没有立定心意归向他们列祖的上帝。”意思是众民积习太深,罪性难改,徒有外在的改革也于事无补。以斯拉发起的改革/更新能否独树一格,开创新局呢?

一、什么是律法?律法是摩西在西奈山上从上帝那里所领受的立国宪法中的条文(即西奈之约 - 出二十章至申命记),是上帝用来把他的子民分别为圣归于他的一种途径。“律法”的本质及内容可能会改变,但目标仍旧一样:迈向成熟,与上帝的形象一致。

简单地说,摩西律法可分为三个部分:道德律、民事律和宗教律。这三重分法与基督的三重职分相符合:先知(道德),祭司(礼仪)和君王(司法)。

A。道德律(Moral Law)就是十诫(出二十:1 - 17,申五:6 – 21)。有人给十诫下了这样的定义: 它是量度正误、善恶的道德标准;是以上帝坚定不移、无瑕无疵的圣洁本性为标准。上帝的本性、属性、品性、特质是一切道德抉择的量度依归。(道德律是放之四海而皆准。)

B。民事律(Civil Law)主要写在出埃及记二十五章 1 节至四十章 38 节,及利未记和申命记。这些律法反映出上帝对以色列人社会生活的关注。这些律法就是关于奴仆、伤人、物业权利、孤儿寡妇的保障、金钱借贷及其他关注的事项。(民事律已经被各国的国法所取代。)

C。 宗教律(或礼仪律 Ceremonial Law)主要写在利未记及申命记 。 礼仪律的内容包括整个祭祀仪式,如会幕、祭司的服饰、工作、食物的洁净及献祭等条例。(这一类律法的功用乃在于预表基督,但都在新约中被废除。)
 

二、靠遵守律法可以使人分别为圣,归向上帝,与他的形象一致吗?(或说“因律法称义”)不能!若是不能,为什么上帝会命摩西颁布律法条文呢?理由是:人犯罪之后,人对上帝的认识是先看到公义上帝的威严,罪的工价乃是死,然后他才会寻求慈爱的上帝,珍惜救赎恩典,得称为义,出死入生的可贵。所以,

旧约在先,新约在后;(没有新约,不能明白旧约。The New is in the Old concealed;The Old is in the New revealed .)

公义在先,慈爱在后。(十字架是公义和慈爱融合的地方)


三、如果律法不能使人分别为圣和称义,什么才能使人分别为圣和称义?

保罗说:“因信称义”。“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上帝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但如今,上帝的义在律法以外已经显明出来,有律法和先知为证:就是上帝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如今却蒙上帝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上帝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借着人的信,要显明上帝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好在今时显明他的义,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罗三:20-26)

我们不能因遵行律法而得救赎,我们是蒙上帝的恩典,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基督为我们死,使我们得生。约翰说:这样的出死入生是“从水和圣灵生的”,不然就不能进上帝的国(约三:5)保罗说:“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加五:25)

圣灵是我们的保惠师(Comforter,Counselor 约十四:16),保惠师在上帝面前作我们的辩护人(Defender ),能为我们申辩,因为圣灵也是耶稣的灵(徒十六:7)-- “大祭司(耶稣)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来四:15)圣灵不是律法,因律法像一个主控官(prosecutor),不断地在上帝面前指控我们所犯的罪行(这正是撒但在上帝面前所做的)。
 

四、如果律法不能使人分别为圣和称义,律法有什么功用呢?保罗说:“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三:20)他还说:“律法管人是在活着的时候,就如女人有了丈夫,丈夫还活着,就被律法约束;丈夫若死了,就脱离了丈夫的律法。。你们借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叫我们结果子给上帝。因为我们属肉体的时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恶欲就在我们肢体中发动,以致结成死亡的果子。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叫我们服事主,要按着心灵的新样,不按着仪文的旧样。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律法是罪吗?断乎不是!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为罪。”(罗七:1-7)保罗还说:“但这因信得救的理还未来以先,我们被看守在律法之下,直圈到那将来的真道显明出来。这样,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但这因信得救的理既然来到,我们从此就不在师傅的手下了。”(加三:23-25)


五、这样是否意味着律法已经被废弃了呢?不!耶稣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所以,无论何人废掉这诫命中最小的一条,又教训人这样做,他在天国要称为最小的;但无论何人遵行这诫命,又教训人遵行,他在天国要称为大的。我告诉你们:你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太五:17-20)

因为人不能一条条地遵守律法条文,所以耶稣要来,在十字架上背负我们的罪,为我们死,满足上帝公义的要求,使我们因信他而被称义。称义的新生命仍然要遵守上帝的律法。不同的是,律法的本质及内容有了改变,但目标仍旧一样:迈向成熟,与上帝的形象一致。换言之,律法被“披上了新装”。什么新装?

耶稣在登山宝训(太五至七章)重新诠释一些律法条文,他总结说:“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太七:12)他还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太二十二:37-40)

保罗又怎样给律法“披上新装”?他说:“爱心就是联络全德的。”(西三:15)他也说:“但命令的总归就是爱。”(提前一:15)“凡你们所做的,都要凭爱心而做。。也要凭爱心行事,正如基督爱我们,为我们舍了自己,当作馨香的供物和祭物献与上帝。”(林前十六:14,弗五:2)


六、所以,旧约说的是人要遵守律法的条文行事,新约说的却是人要凭爱心行事。这不是“抽象的爱”,如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L N Tolstoy 1828-1910)说:“今天最大的罪就是,人的抽象的爱,对于那些相距甚远的人的平庸的爱。。爱我们不认识的且永远遇不上的人,那是最最容易的事!因为无需牺牲点什么。而此时,我们却对自己很满意!良知被愚弄了。—— 不,必须爱你的亲人,爱同你一起生活并妨碍你的人。”这是耶稣说的“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五:44)


我们凭爱心行事,这爱是基督在十字架上彰显的爱,我们因信基督,基督“住在(我们)心里,叫(我们)的爱心有根有基,能以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弗三:17-18)。保罗在林前十三的“爱的篇章”,更把这爱描绘的淋漓尽致。

今天,我们不杀人,不偷盗,不犯奸淫,不是因为律法禁止我们,而是我们愿意人这样待我们,我们也要这样待人(太七:12)。这就是耶稣说的,“爱人如己”。


总结以上所说,我们不能靠遵行律法成就什么事;我们是凭爱心行事(弗五:22),我们是靠圣灵行事(加五:25)。


现在回到原来的问题:“律法可以更新信仰生活吗?”


答案肯定是:不能!律法只能叫我们知罪,并且一再犯罪,不能自拔,“我真是苦啊!”(罗七:24)

若律法能够更新信仰的生活,耶稣也就不用道成肉身,到世间来,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了!  (完)


现在我们继续查考今天这段经文。

尼十三:10-14  “10我见利未人所当得的分,无人供给他们,甚至供职的利未人与歌唱的俱各奔回自己的田地去了。11我就斥责官长说:‘为何离弃上帝的殿呢?’我便招聚利未人,使他们照旧供职。12犹大众人就把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送入库房。13我派祭司示利米雅(Shelemiah)、文士撒督(Zadok)和利未人毗大雅(Pedaiah)作库官管理库房,副官是哈难(Hanan)。哈难(Hanan)是撒刻(Zaccur)的儿子,撒刻(Zaccur)是玛他尼(Mattaniah)的儿子。这些人都是忠信的,他们的职分是将所供给的分给他们的弟兄。14我的上帝啊,求你因这事记念我,不要涂抹我为上帝的殿与其中的礼节所行的善。”

“10我见利未人所当得的分,无人供给他们,甚至供职的利未人与歌唱的俱各奔回自己的田地去了。11我就斥责官长说:‘为何离弃上帝的殿呢?’我便招聚利未人,使他们照旧供职。” --  尼希米离开的这十二年,耶路撒冷好像被“打回原形”,各人只顾自己的事;有关上帝殿的一切事不是被抛诸脑后,就是变得是次要的。犹太人完全忘记了当年先知哈该给他们的责备和劝勉(该一:1-15):(参《以斯拉记》第十六课

1大利乌王(Darius the king 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 ,公元前522-前486年)第二年六月初一日(约 521BC 六月初一日),耶和华的话借先知哈该,向犹大省长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和约撒答的儿子大祭司约书亚说:
2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这百姓说:‘建造耶和华殿的时候尚未来到。’
3那时耶和华的话临到先知哈该说:
4“这殿仍然荒凉,你们自己还住天花板的房屋吗?
5现在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要省察自己的行为
6你们撒的种多,收的却少;你们吃,却不得饱;喝,却不得足;穿衣服,却不得暖;得工钱的,将工钱装在破漏的囊中。”
7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要省察自己的行为。
8你们要上山取木料建造这殿,我就因此喜乐,且得荣耀。”这是耶和华说的。
9“你们盼望多得,所得的却少;你们收到家中,我就吹去。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的殿荒凉,你们各人却顾自己的房屋。”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10“所以为你们的缘故,天就不降甘露,地也不出土产。
11我命干旱临到地土、山冈、五谷、新酒和油,并地上的出产、人民、牲畜,以及人手一切劳碌得来的。”
12那时,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和约撒答的儿子大祭司约书亚,并剩下的百姓,都听从耶和华他们上帝的话,和先知哈该奉耶和华他们上帝差来所说的话;百姓也在耶和华面前存敬畏的心。
13耶和华的使者哈该奉耶和华差遣对百姓说:“耶和华说:我与你们同在。”
14耶和华激动犹大省长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和约撒答的儿子大祭司约书亚,并剩下之百姓的心,他们就来为万军之耶和华他们上帝的殿做工。
15这是在大利乌王第二年六月二十四日。


“我见利未人所当得的分,无人供给他们,甚至供职的利未人与歌唱的俱各奔回自己的田地去了。” --  什么是“利未人当得的分”?这是记载在民十八:20-32。

20耶和华对亚伦说:“你在以色列人的境内不可有产业,在他们中间也不可有分。我就是你的分,是你的产业。
21凡以色列中出产的十分之一,我已赐给利未的子孙为业,因他们所办的是会幕的事,所以赐给他们为酬他们的劳。
22从今以后,以色列人不可挨近会幕,免得他们担罪而死。
23惟独利未人要办会幕的事,担当罪孽,这要作你们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他们在以色列人中不可有产业,
24因为以色列人中出产的十分之一,就是献给耶和华为举祭的,我已赐给利未人为业。所以我对他们说:‘在以色列人中不可有产业。’”
25耶和华吩咐摩西说:
26“你晓谕利未人说:‘你们从以色列人中所取的十分之一,就是我给你们为业的,要再从那十分之一中取十分之一,作为举祭献给耶和华。
27这举祭要算为你们场上的谷,又如满酒榨的酒。
28这样,你们从以色列人中所得的十分之一,也要作举祭献给耶和华;从这十分之一中,将所献给耶和华的举祭归给祭司亚伦。
29奉给你们的一切礼物,要从其中将至好的,就是分别为圣的,献给耶和华为举祭。’
30所以你要对利未人说:‘你们从其中将至好的举起,这就算为你们场上的粮,又如酒榨的酒。
31你们和你们家属随处可以吃,这原是你们的赏赐,是酬你们在会幕里办事的劳。
32你们从其中将至好的举起,就不至因这物担罪。你们不可亵渎以色列人的圣物,免得死亡。’”

利未人是被上帝拣选在圣殿负责有关祭祀礼仪的事。由于他们比较熟悉律法,所以常常要公开朗读律法及教导人民认识律法(如代下十七:7-9,尼八:7-9)。但他们没有产业,耶和华就是他们的产业。“凡以色列中出产的十分之一,我已赐给利未的子孙为业,因他们所办的是会幕的事,所以赐给他们为酬他们的劳。”这是律法里规定的。

在《尼希米记》第十章,回归的犹太人在上帝面前认罪后,他们立下誓约,写在册上,然后首领、利未人和祭司都在约书上郑重盖印。誓约上就清楚说明(尼十:37-39):

。。并将初熟之麦子所磨的面和举祭、各样树上初熟的果子、新酒与油奉给祭司,收在我们上帝殿的库房里,把我们地上所产的十分之一奉给利未人,因利未人在我们一切城邑的土产中,当取十分之一。利未人取十分之一的时候,亚伦的子孙中,当有一个祭司与利未人同在。利未人也当从十分之一中,取十分之一,奉到我们上帝殿的屋子里,收在库房中。以色列人和利未人要将五谷、新酒和油为举祭,奉到收存圣所器皿的屋子里,就是供职的祭司、守门的、歌唱的所住的屋子。

在第十二章的奉献城墙仪式上,尼希米再次以安排祭司和利未人所当得的份作为大典的结束(尼十二:43-44)。

。。那日,众人献大祭而欢乐,因为上帝使他们大大欢乐,连妇女带孩童也都欢乐,甚至耶路撒冷中的欢声听到远处。当日派人管理库房,将举祭、初熟之物和所取的十分之一,就是按各城田地,照律法所定归给祭司和利未人的分,都收在里头。犹大人因祭司和利未人供职,就欢乐了。


现在才隔了十二年,犹太人什么都忘了,他们只顾自己的事,不顾上帝的事。结果怎样?

“甚至供职的利未人与歌唱的俱各奔回自己的田地去了。” --  利未人都被“裁员”回家乡耕田去了!


今天,我们也不要只顾自己的事,忽略了上帝之仆人的需要。新约的教导是很清楚的。

林前九:4-14 保罗说:

4难道我们没有权柄靠福音吃喝吗?
5难道我们没有权柄娶信主的姊妹为妻,带着一同往来,仿佛其余的使徒和主的弟兄,并矶法一样吗?
6独有我与巴拿巴没有权柄不做工吗?
7有谁当兵自备粮饷呢?有谁栽葡萄园不吃园里的果子呢?有谁牧养牛羊不吃牛羊的奶呢?
8我说这话,岂是照人的意见?律法不也是这样说吗?
9就如摩西的律法记着说:“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牠的咀。”难道上帝所挂念的是牛吗?
10不全是为我们说的吗?分明是为我们说的。因为耕种的当存着指望去耕种;打场的也当存得粮的指望去打场。
11我们若把属灵的种子撒在你们中间,就是从你们收割奉养肉身之物,这还算大事吗?
12若别人在你们身上有这权柄,何况我们呢?然而,我们没有用过这权柄,倒凡事忍受,免得基督的福音被阻隔。
13你们岂不知为圣事劳碌的,就吃殿中的物吗?伺候祭坛的,就分领坛上的物吗?
14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

提前五:17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


“11我就斥责官长说:‘为何离弃上帝的殿呢?’我便招聚利未人,使他们照旧供职。12犹大众人就把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送入库房。13我派祭司示利米雅(Shelemiah)、文士撒督(Zadok)和利未人毗大雅(Pedaiah)作库官管理库房,副官是哈难(Hanan)。哈难(Hanan)是撒刻(Zaccur)的儿子,撒刻(Zaccur)是玛他尼(Mattaniah)的儿子。这些人都是忠信的,他们的职分是将所供给的分给他们的弟兄。” --  尼希米是一个敬畏上帝的人,他知道犹太人只顾自己的事,忽略了上帝之仆人的需用,他立刻采取行动。他斥责官长说:“为何离弃上帝的殿呢?”然后便招聚利未人,使他们照旧供职;并且吩咐犹大众人重新把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送入库房。这些都是律法规定,作为利未人的敬奉。大家还记得我在第十课怎么说吗?

。。。不管是哪一个时代,最危险的敌人也许并非外敌,而是来自内部。 正当修建城墙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候,尼希米听到百姓们的诉苦,说犹太贵胄和官长欺凌和高利剥削他们。尼希米在处理这内部问题上严格公正,他绝不讲情面。贵胄和官长,跟老百姓完全一样,该受责备时他就责备。所以当他清楚知道整个状况后,他就立刻采取行动解决问题,绝不拖延。(尼五:1-19)(完)

更重要的是,“他派祭司示利米雅(Shelemiah)、文士撒督(Zadok)和利未人毗大雅(Pedaiah)作库官管理库房,副官是哈难(Hanan)。哈难(Hanan)是撒刻(Zaccur)的儿子,撒刻(Zaccur)是玛他尼(Mattaniah)的儿子。这些人都是忠信的,他们的职分是将所供给的分给他们的弟兄。”还记得过去谁管理库房吗?就是与亚扪人多比雅结亲的祭司以利亚实。他把库房让给亲家作为房子用。尼希米知道后,“就把多比雅的一切家具从屋里都拋出去,吩咐人洁净这屋子,遂将上帝殿的器皿和素祭乳香又搬进去。”(尼十三:4-9)我猜想利未人之所以被“裁员”,除了是因为犹太人只顾自己的事,也可能是因为圣殿的库房不能再作为收存五谷、新酒和油,所以犹太人便停止献上这些东西。

现在尼希米拣选了不只一个人管理库房,而是几个“忠信”(忠心可信赖)的人 --  祭司示利米雅(Shelemiah)、文士撒督(Zadok)和利未人毗大雅(Pedaiah),共同管理。大家注意到吗?现在利未人也在管理层里,自己人当然不会忽略自己人的需要。


“14我的上帝啊,求你因这事记念我,不要涂抹我为上帝的殿与其中的礼节所行的善。” --  尼希米在他这本回忆录里记载了很多自己的祷告祈求。过去我曾说,尼希米是一个活在祷告中的人,或者说他的祷告就像呼吸一般的自然,没有任何造作;在面对每一个困境,他就必定先“祷告我们的上帝”。第一个祷告是在尼一:5-11(禁食祷告);然后是他的默祷(尼二:4);接下来有尼四:4-5,五:19,六:14。现在第十三章,我们再次看到尼西米的祷告,有尼十三:14,22,29 和 31。

尼十三:14 我的上帝啊,求你因这事记念我,不要涂抹我为上帝的殿与其中的礼节所行的善。

尼十三:22 我吩咐利未人洁净自己,来守城门,使安息日为圣。我的上帝啊,求你因这事记念我,照你的大慈爱怜恤我。

尼十三;29 我的上帝啊,求你记念他们的罪,因为他们玷污了祭司的职任,违背你与祭司利未人所立的约。

尼十三:31 我又派百姓按定期献柴和初熟的土产。我的上帝啊,求你记念我,施恩与我。

这些都是短小精悍的默祷。


“我的上帝啊,求你因这事记念我,不要涂抹我为上帝的殿与其中的礼节所行的善。” --  旧约圣经有提到“记念册”,在玛三:16 “那时,敬畏耶和华的彼此谈论,耶和华侧耳而听,且有记念册在他面前,记录那敬畏耶和华、思念他名的人。”尼希米祷告上帝,求他记念自己为上帝的殿,和其中的礼节所行的善,指的就是这几课提到的改革圣殿管理的事项:洁净库房和恢复利未人的职事和供给他们的需用。


今天的查考就停在这里。我们下一课再见。


默想:

在查考《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课程里,我已经好几次说(如《以斯拉记》第二十八课),从被掳之地归回的犹太人,他们的灵命状况(复兴 - 衰退 - 悔改 - 复兴)类似《士师记》里以色列人所落入的恶性循环的圈子,就是行恶、奴役、呼救、拯救和太平。

尼希米处身在这样的大环境里,要作任何更新或改革其实是很不容易。就像撒母耳,我在《撒母耳记》的课程里(第十一课第十二课)这样说:

。。。在以色列的历史舞台上,撒母耳扮演的究竟是什么角色呢?我们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该做的他不能做,不该做的他反而要做。”

什么是他“该做的他不能做”?他清楚知道,以色列是属于上帝,上帝是以色列的王,这样的神权政体才是上帝所喜悦的。作为士师,他认为应该这样来治理以色列,但以色列的长老和民众却要他立一个王治理他们,像列国一样(撒上八:5)。

什么是他“不该做的他反而要做”?当以色列人坚决要他立一个王治理他们的时候,他非常困惑,因为这不是上帝所喜悦。但当上帝命令他按众人的意思选立一个王时,他更加大惑不解,明明知道这不是上帝的旨意,偏偏上帝要他违背自己的旨意而行,撒母耳的内心很挣扎。他不该膏立扫罗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他不该膏立大卫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

他既知道什么才是上帝所喜悦的,但偏偏上帝反其道而行,他怎么办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他顺从上帝的命令,不按自己的意思行。

。。当一个领导人落到如此地步的时候,你是否觉得他很可悲?如果我是撒母耳,干脆就向上帝提呈辞职信,一走了之。但撒母耳不是。

他首先膏立了扫罗为王,当扫罗被上帝弃绝后,他又遵命膏立了大卫。在这种艰难的环境里,他成为一个代祷者,终日为王,为人民祈祷,直到他离世为止。这样看来,撒母耳是一个悲剧人物吗?

。。他成为一个过渡的人物,亲自监督,把“神权政治”和“士师秉政”的制度顺利地转到“王治制度”。从这一点,我们才真正地认识撒母耳这个领袖。圣经学者爱瓦德(Ewald)说:

“撒母耳是人类历史上少数的伟大人物之一,这些伟人都是处身于危险困难的时代,以他们品格的力量,和无与伦比的精力,结束了从前一个优越的传统 -- 起初,这样作有违他们自己的心意,但是他们体会到其必要性,就全心全力投注其中,不惜自己受苦,遭人迫害,最终建立了一个更理想的系统。”

我不同意爱瓦德(Ewald)说的“王治制度”是“一个更理想的系统。”但绝对同意他说的,撒母耳是违背他自己的心意,结束了从前一个优越的传统(神权政治),全心全力地 完成上帝交付给他的重任。(完)


尼希米看到这些犹太人冥顽不灵,一再犯罪,他大可以回到王那里述职后,就不再返回,在皇宫享清福。

但他心怀祖国,他是上帝的仆人,要把自己的一生完全献给主,所以“过了多日,我向王告假。我来到耶路撒冷。。”(尼十三:6)

尼希米全然委身于上帝,绝不因犹太人陷在恶性循环的灵命状态(复兴 - 衰退 - 悔改 - 复兴)而灰心。

我再说一次:

让我们效法尼西米和保罗这些主的仆人,不看人,只定睛在基督身上,一生事奉主!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提后四:7-8)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