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列王纪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华立王废王(二)

第二十九课 - 犹大王约哈斯,约雅敬在位

(南国:约哈斯 Jehoahaz II 609BC、约雅敬 Jehoiakim 609-598BC)

经文:王下二十三:31 - 二十四:7,代下三十六:1 - 8

主旨: 约西亚死后,约哈斯和约雅敬相继作王,他们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犹大国一再被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攻击和摧毁,都是按耶和华所命的,要将他们从自己面前赶出;犹大众民第一次被尼布甲尼撒掳到巴比伦。

1。王下二十三:31 - 二十四:7  “31约哈斯(Jehoahaz)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三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三个月。他母亲名叫哈慕她(Hamutal),是立拿人(Libnah)耶利米 (Jeremiah)的女儿。32约哈斯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33法老尼哥(Pharaoh-nechoh)将约哈斯锁禁在哈马地(the land of Hamath)的利比拉(Riblah),不许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又罚犹大国银子一百他连得(talents)、金子一他连得。34法老尼哥立约西亚 (Josiah)的儿子以利亚敬(Eliakim)接续他父亲约西亚作王,给他改名叫约雅敬(Jehoiakim),却将约哈斯带到埃及,他就死在那里。35约雅敬将金银给法老,遵着法老的命向国民征取金银,按着各人的力量派定,索要金银,好给法老尼哥。36约雅敬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五岁,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他母亲名叫西布大 (Zebudah),是鲁玛人(Rumah)毗大雅(Pedaiah)的女儿。37约雅敬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1约雅敬(Jehoiakim)年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king of Babylon)上到犹大,约雅敬服事他三年,然后背叛他。2耶和华使迦勒底军(bands of the Chaldees)、亚兰军(bands of the Syrians)、摩押军(bands of the Moabites)和亚扪人的军(bands of the children of Ammon)来攻击约雅敬,毁灭犹大,正如耶和华借他仆人众先知所说的。3这祸临到犹大人,诚然是耶和华所命的,要将他们从自己面前赶出,是因玛拿西(Manasseh)所犯的一切罪,4又因他流无辜人的血,充满了耶路撒冷。耶和华决不肯赦免。5约雅敬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写在犹大列王记上。6约雅敬与他列祖同睡,他儿子约雅斤(Jehoiachin)接续他作王。7埃及王不再从他国中出来,因为巴比伦王将埃及王所管之地,从埃及小河直到幼发拉底河(the river Euphrates)都夺去了。”

代下三十六:1 - 8  “1国民立约西亚(Josiah)的儿子约哈斯(Jehoahaz),在耶路撒冷接续他父作王。 2约哈斯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三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三个月, 3埃及王在耶路撒冷废了他;又罚犹大国银子一百他连得,金子一他连得。 4埃及王尼哥(Necho)立约哈斯的哥哥以利雅敬(Eliakim)作犹大和耶路撒冷的王,改名叫约雅敬(Jehoiakim),又将约哈斯带到埃及去了。 5约雅敬(Jehoiakim)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五岁,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行耶和华他上帝眼中看为恶的事。 6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king of Babylon)上来攻击他,用铜链锁着他,要将他带到巴比伦去(Babylon)。 7尼布甲尼撒又将耶和华殿里的器皿带到巴比伦,放在他神的庙里(注:或作"自己的宫里")。 8约雅敬其余的事和他所行可憎的事,并他一切的行为,都写在以色列和犹大列王记上。他儿子约雅斤( Jehoiachin) 接续他作王。”

犹大王约哈斯(Jehoahaz II 609BC)在位(王国分裂后,犹大国第十六个王):

“约哈斯(Jehoahaz)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三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三个月。他母亲名叫哈慕她(Hamutal),是立拿人(Libnah)耶利米 (Jeremiah)的女儿。”  --  约哈斯是在父亲约西亚(Josiah)战死在战场后(看上一课)接续他作王。约西亚在位的年期是 640-609BC,共三十一年,但儿子约哈斯(Jehoahaz II)在位却只有三个月。

现在我们先温习一下当时的近东情势:

亚述:来到主前七世纪末,亚述帝国的气数已尽。我在上一课提到“约西亚年间,埃及王法老尼哥上到 幼发拉底河攻击亚述王。。”(王下二十三:29)说:

“(约西亚亲眼看到)在 612BC 五月,巴比伦王那波帕拉萨尔(Nabopolassar 630至605BC)和米底亚联军围攻尼尼微,三个月后,由于他们筑坝拦,河水涌入冲破一道围墙,尼尼微陷落,城被烧毁,人被屠杀或被放逐。巴比伦和米底亚瓜分从亚述所掠夺的一切,其中那波帕拉萨尔(630至605BC)分取了亚述帝国的西半壁河山,即两河流域南部、叙利亚、巴勒斯坦及腓尼基,创建迦勒底王国,也叫新巴比伦帝国(Neo-Babylonia,612-539BC)。 虽然亚述尔(Ashur)和尼尼微(Nineveh)双双沦陷,亚述新王 Ashur-uballit II(612-609BC)在哈兰(Harran)建立‘流亡政府’,他得到埃及法老(尼哥 Necho,约主前610-595年)的支持。609BC 八月,当亚述王率军在迦基米设(Carchemish,这是一个扼守幼发拉底河主要的渡口,是往返叙利亚-米所波大米-Anatolia 的商队必经之地)聚集,等候埃及法老尼哥(Necho)的援兵时,那波帕拉萨尔(630至605BC)已经年老力衰,不能亲自率兵应战。他任命儿子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为出征大将军,又差遣使者去见犹大王约西亚(Josiah,640-609),叫他出兵助一臂之力。约西亚与法老尼哥两军相遇在米吉多(Megiddo),代下三十五:20-24 和王下二十三:29-30 记载了这场战役。(约西亚死在这场战役

由于埃及军在米吉多被拖延,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挥军直取哈兰,首先击败亚述新王 Ashur-uballit II(612-609BC),接下来在迦基米设(Carchemish)的一场决定性的战役(605BC)把埃及大军彻底击溃(耶四十六章)。从此亚述帝国完全被消灭,埃及势力退出叙利亚,巴比伦的势力扩充到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完)

现在我把布赖特(John Bright)著,萧维元译的《以色列史》(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04年)所提供的更详尽的资料抄录在这里给大家参考:

亚述的覆亡  --  亚述王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9-627BC?)的晚年事迹,我们不大知道。似乎是他在制服了一切敌人之后,便有时间从事于升平时代的工作,其中以建立一大图书馆为最得人称道。他收集了古巴比伦一切神话与史诗的抄本,包括巴比伦的创世与洪水故事在内,把它们保存在这图书馆中。一百多年前考古学家对这个图书馆的发现,引起了学术界空前的哄动。但当他死时(在主前627年),亚述的末期也快到了。亚述的庞大结构,基本震动,摇摆,并倾覆了。不过二十年左右,亚述便消灭了。

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9-627BC?)死后,他的两个儿子相继为王:亚述埃地依兰尼(Asshur-etil-ilani,627-624BC?)和辛沙依士坤(Sim-shar-ishkum,624?-612BC) ,前者在位不久便暴毙了。这两个儿子都不适于对付这个局面,也许,任何人也不能胜任,因为亚述已经陷于绝境了。它到主前 626的一切事件都是模糊的。希罗多德(I,102)提及玛代攻击尼尼微,却失败了,她的王弗罗底(Phraortes)也战死了。这事是否在这个时期发生,抑或早一点,学者们在争论中。但希罗多德又说(I,104-106)这个时候的西古提人,在西部亚洲恣意横行,远达埃及边境一带,这话却不可轻易接受。虽然有些学者接受它,并根据它去解释(先知)西番雅和年青的耶利米所传的神谕,这却是没有什么客观事实支持的。不过,玛代人在弗罗底之子西阿克萨里(Cyaxares,约625-585BC)的领导下,很快就准备一切去攻打亚述了。同时,巴比伦人在新巴比伦帝国的创立者迦勒底王子那波帕拉萨尔(Nabopolassar,626-605BC)的领导下,再度从事于独立战争。主前 626BC 十月,那波帕拉萨尔在巴比伦附近战胜了亚述,并夺取当地的王权。亚述人多次的努力,也不能把他打倒。

此后的几年间,亚述反要为自己的生存而对巴比伦人和玛代人作殊死的斗争。在这个生死关头当中,她竟与埃及结盟起来,真是叫人感到惊奇。很明显地,森美忒库 (或译作萨迈提库斯二世 ,Psammetichus 约主前595-589年,继承尼哥二世的法老)知道亚述再也不能威胁他,又怕那个玛代巴比伦的轴心对他可能有更大的危险,就认为势力已告削弱的亚述大可以用来做缓冲。或者,他看出这是一个机会,可以用自己的援助,去换取亚述准许他拥有埃及自古以来在巴勒斯坦与叙利亚的势力范围。埃及的军队果然于主前 616年及时抵达米所波大米去援助亚述来截击 那波帕拉萨尔(Nabopolassar,626-605BC),后者却早已远上到幼发拉底河而把亚述严重击败了。可是,现在玛代人却开始担任决定性的角色。经过了各种的调遣,玛代人西阿克萨里(Cyaxares,约625-585BC)终于在主前 614年把亚述帝国的古都攻陷。那波帕拉萨尔(Nabopolassar,626-605BC)抵达现场太迟,无法参加,便与他正式订立条约。两年后(612BC),盟军进攻尼尼微本城,围城三个月,便把它攻陷,并彻底毁灭它;辛沙依士坤 (Sim-shar-ishkum,624?-612BC)阵亡。亚述的残余部队,在亚述乌巴列二世(Asshur-uballit II 612-609BC)的领导下,向西退到哈兰去,希望得到埃及的支持,竭力保存抵抗的力量。但在610BC 时,巴比伦和他的盟友攻取了哈兰,于是亚述乌巴列连同残余部队又渡过幼发拉底河投入埃及人的军中来。克服哈兰的尝试(609BC)又惨败了,而亚述也就完了。(完)

埃及:(请参考《列王记上(二)第二课--埃及》)从大卫王开始至王国分裂后的列王时期,埃及帝国是处在所谓第三中间期(第二十一 -- 二十五王朝,约主前1089-664年),这是国家四分五裂,权力分散的衰落时期。 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9-627BC?)为了维护帝国统治,664BC(或662BC) 他远征埃及,将埃及底比斯(Thebes)夷为平地,结束了努比亚人在埃及的统治,也开始了最后一个由埃及人统治的第二十六王朝(舍易斯王朝,Saite period,约主前664-525年)。第二十六王朝维系了大约一百五十年,这是一段繁荣的时期。舍易斯的国王希望使埃及再次强大起来,他们完成了很多建筑,并一度向东拓展。其中一个就是上文所提及的尼哥二世。尼哥二世(Necho,约主前610-595年)与亚述的最后一个王乌巴列二世(Ashur-uballit II 612-609BC)联手竭力抵抗巴比伦,但不成功。在迦基米设(或迦基米施 Carchemish,代下三十五:20)的一场决定性的战役(605BC),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把埃及大军彻底击溃(耶四十六章)。继承尼哥作法老的是森美忒库二世(或译作萨迈提库斯二世 ,Psammetichus 约主前595-589年)和合弗拉(或译作阿普瑞斯 Apries,约主前589-570年),他们仍然死心不惜,在西方组成了一个抵抗巴比伦霸权的联盟,成员包括了亚扪、摩押、推罗、西顿,图谋在巴勒斯坦占一立足之地。 自从亚述灭了北国以色列后,犹大皇室从希西家(Hezekiah 715-687/686BC)开始,兴起一个强而有力的亲埃及派参谋,相信埃及能够帮助他们摆脱东方宗主亚述和巴比伦的掌握(参赛三十一:1-3,三十六:6)。 惟有约西亚 (Josiah,640-609)反其道而行,他没有接纳这些参谋的建议,还出兵助亚述一臂之力,抵御法老尼哥的军队,两军相遇在米吉多(Megiddo),约西亚饮恨沙场,这是我们在上一课已经查考的(代下三十五:20-24 和王下二十三:29-30)。约西亚以后的犹大王,不顾许多先知(特别是耶利米)的劝告,个个都效忠埃及对抗巴比伦。从约哈斯(Jehoahaz II 609BC)开始,不到 23年,南国犹大就被巴比伦所灭。埃及呢?主前 525年,波斯人打败了舍易斯的末代国王萨迈提库斯三世(约主前526-525年)。此后他们通过一名总督或是地方官员,统治埃及大约 120年。但埃及人始终没有停止对波斯统治者的反抗,在主前 404年,他们设法暂时摆脱了波斯的统治,但只持续了约 60年光景,便在主前332年,希腊马其顿王亚历山大帝侵入埃及,灭波斯王朝,结束了延续3000年之久的法老时代。

巴比伦:(请参考《列王纪上(二)第五课--巴比伦》)希西家在位的时候(大约在 701BC 或稍后的时间),巴比伦王巴拉但的儿子比罗达·巴拉但派使者送书信和礼物来见他(王下二十:12),目的是想与犹大,还有非利士人的亚实基伦,以革伦等地组织抗亚述的大联盟。这是我们在第二十六课已经查考的。 从犹大王约哈斯(Jehoahaz II 609BC)开始(即王下二十三:31 和代下三十六章),我们再也看不到亚述的名字,因为亚述已经灭亡。代之而起的是巴比伦,最重要的一个人物就是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他是新巴比伦帝国最伟大的君王。在他统治时期,新巴比伦达到了它的全盛时期,犹大人有三次被掳到巴比伦(605BC,597BC,586BC),犹大国最终也亡在他的手中(586BC)。他去世之后不到25年,巴比伦被波斯征服(539BC)。除了《列王纪》,我们在圣经其他书卷也看到尼布甲尼撒的名字,不单是历史书,还有先知的预言书(特别是《耶利米书》和《但以理书》,共 90次。

波斯帝国:《列王纪》没有提到波斯的名字,但《历代志下》第三十六章的结尾则提到“波斯王古列(或塞鲁士,Cyrus II 559-529BC)元年,耶和华为要应验借耶利米口所说的话,就激动波斯王塞鲁士的心,使他下诏通告全国说。。。”(代下三十六:23)我要在查考《以斯拉记》的时候才和大家详细地解释有关波斯帝国的历史。

约西亚(Josiah,640-609BC)有多少个儿子?

代上三:15-16 说:“约西亚的长子是约哈难(Johanan),次子是约雅敬(Jehoiakim),三子是西底家(Zedekiah),四子是沙龙(Shallum)。约雅敬(Jehoiakim)的儿子是耶哥尼雅(Jeconiah)和西底家(Zedekiah)。”圣经学者的看法是:约哈难(Johanan)大概是早死,约西亚剩下三个儿子,二子约雅敬(Jehoiakim),三子是西底家(Zedekiah),四子是沙龙(Shallum,也就是约哈斯 Jehoahaz II ,耶二十二:11说的“沙龙”)

现在我用图表显示这些人的关系:
 

 

约西亚(Josiah 640-609BC)
(王下二十二:1,代下三十四:1)

 
------------------------
|
|
-----------------------------
|
-------------------------
|

约哈斯(Jehoahaz II 609BC)(沙龙 Shallum)
(王下二十三:31,代下三十六:1)

约雅敬(Jehoiakim 609-598BC)(以利亚敬 Eliakim)
(王下二十三:34,代下三十六:4)

西底家(Zedekiah 597-586BC)
(王下二十四:17,代下三十六:10)

  |
----------------------------
|

-----------------|

 

约雅斤(Jehoiachin 598-597BC)(耶哥尼雅 Jeconiah 代上三:16)
(王下二十四:6,代下三十六:9)(或哥尼雅 Coniah,耶二十二:24)

代下三十六:10:“过了一年,尼布甲尼撒差遣人将约雅斤和耶和华殿里各样宝贵的器皿带到巴比伦,就立约雅斤的叔叔(注:原文作"兄")西底家作犹大和耶路撒冷的王。”

代上三:16 “约雅敬的儿子是耶哥尼雅和西底家。”(耶哥尼雅即约雅斤)

   


注:西底家有两个:一个是约雅斤的叔叔;一个是约雅斤的“兄”。由于西底家登基的时候年 21岁(王下二十四:18),所以极有可能他是约雅斤的“兄”而不是“叔叔”。

 

“约哈斯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法老尼哥(Pharaoh-nechoh)将约哈斯锁禁在哈马地(the land of Hamath)的利比拉(Riblah),不许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又罚犹大国银子一百他连得(talents)、金子一他连得。法老尼哥立约西亚 (Josiah)的儿子以利亚敬(Eliakim)接续他父亲约西亚作王,给他改名叫约雅敬(Jehoiakim),却将约哈斯带到埃及,他就死在那里。”  --  上文已经说过,主前 612年尼尼微沦陷后,亚述新王 Ashur-uballit II(612-609BC)在哈兰(Harran)建立‘流亡政府’。埃及法老(尼哥 Necho,约主前610-595年)为了在巴勒斯坦占有一席位,当然支持亚述新王对抗巴比伦。主前 609年,亚述王率军在迦基米施(Carchemish,这是一个扼守幼发拉底河主要的渡口,是往返叙利亚-米所波大米-Anatolia 的商队必经之地)聚集,等候埃及法老尼哥(Necho)的援兵时,巴比伦那波帕拉萨尔(630至605BC)已经年老力衰,不能亲自率兵应战。他任命儿子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为出征大将军,又差遣使者去见犹大王约西亚(Josiah,640-609),叫他出兵助一臂之力。约西亚在米吉多(Megiddo)抵御法老尼哥的军队时丧命,这是我们在上一课已经查考的(代下三十五:20-24 和王下二十三:29-30)。法老尼哥虽然不能把亚述挽救过来,但至少把巴勒斯坦与叙利亚地区暂时收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从 609BC 至605BC,巴比伦在那波帕拉萨尔(630至605BC)和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的领导下,在亚美尼亚(Armenia)一带用兵,想要在驻守幼发拉底河之西的埃及军面前,保持自己右翼的安全。所以在这几年,埃及和巴比伦双方的冲突只限于渡河袭击对方,打成平手。我们要等到 605BC 在迦基米施(Carchemish,代下三十五:20)的一场决定性的战役,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把埃及大军彻底击溃(耶四十六章)后,埃及的势力才退出巴勒斯坦和叙利亚地区。所以,我们对约哈斯(Jehoahaz II 609BC)的受法老尼哥(Necho 约主前610-595年)所控制,一点也不用惊奇。约哈斯作王才三个月,就被法老尼哥锁禁在哈马地(the land of Hamath)的利比拉(Riblah)。利比拉在哪里?(请看图)它位于今日亚叙中部,奥伦提斯河的南岸,哈马之南约 90公里,是古代的一个军事重镇(605BC 尼布甲尼撒击溃法老尼哥后,就把这城作为统治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总部)。不但如此,法老尼哥还罚犹大国银子一百他连得(talents)、金子一他连得(一他连得约三十公斤;看来犹大的国库已经很空虚,要罚更多也没有可能了)。“法老尼哥立约西亚 (Josiah)的儿子以利亚敬(Eliakim)接续他父亲约西亚作王,给他改名叫约雅敬(Jehoiakim),却将约哈斯带到埃及,他就死在那里。”圣经给约哈斯的评语是“(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他是 一个一事无成的犹大王。

先知耶利米这样说约哈斯:(耶二十二:10-12)

10不要为死人哭号,不要为他悲伤,却要为离家出外的人大大哭号,因为他不得再回来,也不得再见他的本国。
11因为耶和华论到从这地方出去的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沙龙(注:列王下23章30节名"约哈斯"),就是接续他父亲约西亚作王的,这样说:“他必不得再回到这里来,
12却要死在被掳去的地方,必不得再见这地。”
 


犹大王约雅敬(Jehoiakim 609-598BC)在位(王国分裂后,犹大国第十七个王):

“法老尼哥立约西亚 (Josiah)的儿子以利亚敬(Eliakim)接续他父亲约西亚作王,给他改名叫约雅敬(Jehoiakim),却将约哈斯带到埃及,他就死在那里。约雅敬将金银给法老,遵着法老的命向国民征取金银,按着各人的力量派定,索要金银,好给法老尼哥。约雅敬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五岁,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他母亲名叫西布大 (Zebudah),是鲁玛人(Rumah)毗大雅(Pedaiah)的女儿。约雅敬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  --  法老尼哥(Necho 约主前610-595年)立约雅敬(Jehoiakim 609-598BC)作王,后者当然完全受法老控制。在 605BC 埃及退出巴勒斯坦之前,约雅敬要给法老纳贡。现在国库空虚,钱从何来?当然要“向国民征取金银,按着各人的力量派定,索要金银。。”按布赖特著《以色列史》(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04年)的记载,约雅敬是一个不适宜统治的小暴君。他在登位之初,就不以父亲的宫殿为满足,竟浪费金钱大兴土木,而且使用了强迫的劳役去完成一座新的宫殿。可见他对自己的臣民,是多么的不负责任和不尊重。现在,约西亚时代的一切改革已经被弃之一旁,众民离弃耶和华,从新跪拜异教的偶像和假神, 他们甚至把国家的不幸归咎于约西亚的改革(耶四十四:17-18 “我们定要成就我们口中所出的一切话,向天后烧香、浇奠祭,按着我们与我们列祖、君王、首领在犹大的城邑中和耶路撒冷的街市上素常所行的一样;因为那时我们吃饱饭、享福乐,并不见灾祸。自从我们停止向天后烧香、浇奠祭,我们倒缺乏一切,又因刀剑饥荒灭绝。”)但另一方面,他们却迷信一套官方神学,认为圣殿、圣城和国家在耶和华与大卫所立的约中,是永远坚定,直到永远(撒下七:12-13,16),所以他们把先知耶利米的警戒完全置之不理,甚至还逼迫他,要置他于死地。

先知耶利米这样说约雅敬:(耶二十二:13-19)

13那行不义盖房、行不公造楼、白白使用人的手工不给工价的,有祸了!
14他说:“我要为自己盖广大的房、宽敞的楼,为自己开窗户。”这楼房的护墙板是香柏木的,楼房是丹色油漆的。
15“难道你作王是在乎造香柏木楼房争胜吗?你的父亲岂不是也吃、也喝,也施行公平和公义吗?那时他得了福乐。
16他为困苦和穷乏人伸冤,那时就得了福乐!认识我不在乎此吗?”这是耶和华说的。
17“惟有你的眼和你的心专顾贪婪,流无辜人的血,行欺压和强暴。”
18所以,耶和华论到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如此说:“人必不为他举哀说:‘哀哉!我的哥哥’;或说:‘哀哉!我的姐姐’;也不为他举哀说:‘哀哉!我的主’;或说:‘哀哉!我主的荣华。'
19他被埋葬,好象埋驴一样,要拉出去扔在耶路撒冷的城门之外。
 

“约雅敬(Jehoiakim)年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king of Babylon)上到犹大,约雅敬服事他三年,然后背叛他。耶和华使迦勒底军(bands of the Chaldees)、亚兰军(bands of the Syrians)、摩押军(bands of the Moabites)和亚扪人的军(bands of the children of Ammon)来攻击约雅敬,毁灭犹大,正如耶和华借他仆人众先知所说的。这祸临到犹大人,诚然是耶和华所命的,要将他们从自己面前赶出,是因玛拿西(Manasseh)所犯的一切罪,又因他流无辜人的血,充满了耶路撒冷。耶和华决不肯赦免。”  --  605BC 法老尼哥的军队被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击溃后,埃及的势力退出巴勒斯坦。尼布甲尼撒的军队在 605BC 稍后的时间,已经在非利士的平原出现,攻陷并毁灭了亚实基伦(耶四十七:5-7),扫荡了整个非利士,并且上到犹大全地,犹大再次成为米所波大米一个帝国的藩属。就在那一年,他掳去犹大第一批人士,包括但以理和其他人士(参但一:1-6) :

1犹大王约雅敬在位第三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来到耶路撒冷,将城围困。
2主将犹大王约雅敬,并神殿中器皿的几份交付他手,他就把这器皿带到示拿地,收入他神的庙里,放在他神的库中。
3王吩咐太监长亚施毘拿从以色列人的宗室和贵冑中带进几个人来,
4就是年少没有残疾、相貌俊美、通达各样学问、知识聪明俱备、足能侍立在王宫里的,要教他们迦勒底的文字言语。
5王派定将自己所用的膳和所饮的酒,每日赐他们一份,养他们三年。满了三年,好叫他们在王面前侍立。
6他们中间有犹大族的人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亚撒利雅。

这是犹大众民第一次被尼布甲尼撒掳到巴比伦(605BC)。

约雅敬臣服犹大王尼布甲尼撒三年,“然后背叛他。耶和华使迦勒底军(bands of the Chaldees)、亚兰军(bands of the Syrians)、摩押军(bands of the Moabites)和亚扪人的军(bands of the children of Ammon)来攻击约雅敬,毁灭犹大。。”还“用铜链锁着他,要将他带到巴比伦去(Babylon)。尼布甲尼撒又将耶和华殿里的器皿带到巴比伦,放在他神的庙里(注:或作"自己的宫里")。”不过稍后将约雅敬释放回国。

在 601BC 年底,尼布甲尼撒再次出兵攻打埃及,在边境附近与尼哥军队发生阵地战,双方伤亡惨重。尼布甲尼撒回国用了整年(600BC) 的时间重组军队的时候,约雅敬乘机背叛他。尼布甲尼撒在 598BC 十二月,再度西征,席卷巴勒斯坦;但就在这个月,约雅敬被人谋杀致死(耶二十二:18-19,三十六:30)。于是尼布甲尼撒另立约雅敬的儿子约雅斤(Jehoiachin)接续他作王。“埃及王不再从他国中出来,因为巴比伦王将埃及王所管之地,从埃及小河直到幼发拉底河(the river Euphrates)都夺去了。”(王下二十四:7)

约雅敬(Jehoiakim)在位共十一年,从 609BC 至 598BC。圣经给约雅敬的评语是:“约雅敬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至于犹大国一再被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攻击和摧毁,圣经说:“正如耶和华借他仆人众先知所说的。这祸临到犹大人,诚然是耶和华所命的,要将他们从自己面前赶出,是因玛拿西(Manasseh 687/686-642BC)所犯的一切罪,又因他流无辜人的血,充满了耶路撒冷。耶和华决不肯赦免。”还记得圣经怎样说玛拿西吗?(第二十七课

王下二十一:11-15 “耶和华借他仆人众先知说:‘因犹大王玛拿西行这些可憎的恶事,比先前亚摩利人(Amorites)所行的更甚,使犹大人拜他的偶像,陷在罪里。所以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说:我必降祸与耶路撒冷和犹大,叫一切听见的人无不耳鸣。我必用量撒玛利亚(Samaria)的准绳和亚哈家(Ahab,875/874-853BC)的线铊拉在耶路撒冷上,必擦净耶路撒冷,如人擦盘,将盘倒扣。我必弃掉所余剩的子民(注:原文作"产业"),把他们交在仇敌手中,使他们成为一切仇敌掳掠之物。是因他们自从列祖出埃及直到如今,常行我眼中看为恶的事,惹动我的怒气。”

约西亚的改革只是让犹大苟延残喘,犯罪作恶的毒瘤已经蔓延至犹大身体的每个角落。时候已到,上帝要弃掉与他立约的子民,把他们交在仇敌的手中。

“约雅敬与他列祖同睡,他儿子约雅斤(Jehoiachin)接续他作王。”  --  十八岁的约雅斤接续约雅敬作王。我们下一课再查考。


默想:

犹大人究竟犯了什么弥天大罪,上帝要将他们从自己面前赶出?请听耶和华怎么说:(耶十六:10-13)

10你(耶利米)将这一切的话指示这百姓,他们问你说:‘耶和华为什么说,要降这大灾祸攻击我们呢?我们有什么罪孽呢?我们向耶和华我们的上帝犯了什么罪呢?'
11你就对他们说,耶和华说:‘因为你们列祖离弃我,随从别神,事奉敬拜,不遵守我的律法。
12而且你们行恶比你们列祖更甚;因为各人随从自己顽梗的恶心行事,甚至不听从我。
13所以我必将你们从这地赶出,直赶到你们和你们列祖素不认识的地,你们在那里必昼夜事奉别神,因为我必不向你们施恩。'

耶一:2-3  “犹大王亚们的儿子约西亚在位十三年,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从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在位的时候,直到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西底家在位的末年,就是十一年五月间耶路撒冷人被掳的时候,耶和华的话也常临到耶利米。”

耶利米是 被上帝差遣作那世代的先知(628BC-585BC)。他是一个怎么样的先知呢?请听耶和华怎样吩咐耶利米:(耶十六:1-9)

1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耶利米)说:
2‘你在这地方不可娶妻生儿养女。’
3因为论到在这地方所生的儿女,又论到在这国中生养他们的父母,耶和华如此说:
4‘他们必死得甚苦,无人哀哭,必不得葬埋;必在地上象粪土,必被刀剑和饥荒灭绝;他们的尸首必给空中的飞鸟和地上的野兽作食物。’
5耶和华如此说:‘不要进入丧家,不要去哀哭,也不要为他们悲伤,因我已将我的平安、慈爱、怜悯从这百姓夺去了。’这是耶和华说的。
6‘连大带小,都必在这地死亡,不得葬埋。人必不为他们哀哭,不用刀划身,也不使头光秃。
7他们有丧事,人必不为他们擘饼,因死人安慰他们。他们丧父丧母,人也不给他们一杯酒安慰他们。
8你不可进入宴乐的家,与他们同坐吃喝。
9因为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说:你们还活着的日子在你们眼前,我必使欢喜和快乐的声音、新郎和新妇的声音从这地方止息了。

耶和华要耶利米过孤独的生活。

还有,耶利米蒙选召的时候,耶和华这样对他说:(耶一:7-19)

7耶和华对我说:“。。因为我差遣你到谁那里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说什么话,你都要说。
8你不要惧怕他们,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
9于是耶和华伸手按我的口,对我说:“我已将当说的话传给你。
10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国之上,为要施行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
11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耶利米,你看见什么?”我说:“我看见一根杏树枝。”
12耶和华对我说:“你看得不错;因为我留意保守我的话,使得成就。”
13耶和华的话第二次临到我说:“你看见什么?”我说:“我看见一个烧开的锅,从北而倾。”
14耶和华对我说:“必有灾祸从北方发出,临到这地的一切居民。”
15耶和华说:“看哪!我要召北方列国的众族,他们要来,各安座位在耶路撒冷的城门口,周围攻击城墙,又要攻击犹大的一切城邑。
16至于这民的一切恶,就是离弃我,向别神烧香,跪拜自己手所造的,我要发出我的判语攻击他们。
17所以你当束腰,起来将我所吩咐你的一切话告诉他们。不要因他们惊惶,免得我使你在他们面前惊惶。
18看哪!我今日使你成为坚城、铁柱、铜墙,与全地和犹大的君王、首领、祭司,并地上的众民反对。
19他们要攻击你,却不能胜你,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和华要耶利米在一个邪恶淫乱,离经背道的世代里勇敢地传讲上帝的话语。耶利米不是宫廷受雇的先知,他也刻意跟王室及其他权贵保持距离;他也看清约西亚所推行的不过是从上而下命令式的改革,一旦约西亚离世,整个国家就会打回原形。他在圣殿的讲道(耶七:2-15),触怒全国上下的人,因为他力斥民间迷信崇邪,罔顾公义,“欺压寄居的和孤儿寡妇,流无辜之人的血”(耶七:5-6);又斥责祭司与先知,说他们使圣殿和圣城“为地上万国所咒诅”(耶二十六:6)。他又不畏强权,公然斥责约雅敬和众首领,指出“巴比伦王必要来毁灭这地。。”(耶三十六:29),约雅敬“他的尸首必被抛弃。。”(耶三十六:30)。。。总之,耶利米惹怒全国上下,令人憎恶,大家都想把他置于死地,连他的弟兄和父家也出卖他(耶二:9-10,十二:6)。他有属灵的洞见,看清当时的政治形势,知道巴比伦是上帝手中,用来惩罚犹大的杖,所以当西底家召各国使节共商反叛巴比伦的时候(耶二十七:3),他力劝西底家继续效忠巴比伦,“要把你的颈项放在巴比伦王的轭下,服事他和他的百姓,便得存活”(耶二十七:12),人便视他为卖国贼。亡国后,当剩下的民害怕巴比伦人会报仇,想下到埃及寻求庇护的时候,耶利米极力指出不应再犯这样愚蠢的错误(耶四十二:9-22),可惜没人听,结果自己也被胁持,一同下到埃及。( 有经外文献说他在埃及给犹太人用石头打死。)

在今天这个世代,上帝所选召的传道人又是怎样的人呢?请大家在课堂上讨论。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