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希伯来书》 - 坚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三十二课 - 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一)。。。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经文:来九:11 - 28

主旨:

根据来九:22 节的大原则 -- “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牧者”说,现在基督已经来了,作了已经实现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什么是“已经实现的美好事物”呢?

一、会幕的更美好:天上有更大、更全备的帐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属乎这世界的;这属灵的殿就是耶稣的身体(约二:19-22)。耶稣怎样经过这个属灵的殿?道成肉身的基督在地上行完上帝的旨意,背负世人的罪,钉在十字架,舍身流血,受死、埋葬、复活、升天,这表示人所拆毁的他身体的殿,三日内又建立起来了,整个过程也代表着耶稣经过那殿,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满足了上帝公义的要求,就在上帝的右边坐下。

二、所献之血的更美好:与地上摩西帐幕里的祭司/大祭司用山羊和牛犊的血和母牛犊的灰所能成就的相比,耶稣所献之血就更美好了,它所成就的有二:

A。“血”能洗净我们的心,除去我们的死行,使我们事奉永生的上帝;

B。“血”与“约”息息相关,这血是上帝与我们立约的凭据;作为新约的中保,耶稣保证了我们可以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

1。来九:11 - 14  “11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作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经过那更大、更全备的帐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属乎这世界的。12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13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圣,身体洁净,14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上帝,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上帝吗?”

《新译本》:11但基督已经来了,作了已经实现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他经过更大、更完备的会幕(不是人手所做的,也就是不属于这被造的世界的)。12他不是用山羊和牛犊的血,而是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了至圣所,就得到了永远的救赎。13如果山羊和公牛的血,以及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的人身上,尚且可以使他们成为圣洁,身体洁净,14何况基督的血呢?他藉着永远的灵,把自己无瑕无疵的献给上帝,他的血不是更能洁净我们的良心脱离死行,使我们可以事奉永活的上帝吗?

KJV:11 But Christ being come an high priest of good things to come, by a greater and more perfect tabernacle, not made with hands, that is to say, not of this building; 12 Neither by the blood of goats and calves, but by his own blood he entered in once into the holy place, having obtained eternal redemption for us. 13 For if the blood of bulls and of goats, and the ashes of an heifer sprinkling the unclean, sanctifieth to the purifying of the flesh: 14 How much more shall the blood of Christ, who through the eternal Spirit offered himself without spot to God, purge your conscience from dead works to serve the living God?


上一课(来九:1 - 10),我们看到“牧者”从外到内,说明旧约会幕里的物件,礼拜和条例;然后他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那头一层帐幕作现今的一个表样。。”(来九:9)“表样”的原文是,即福音书里的“比喻”,“牧者”一方面以地上摩西的会幕说明现今新约天上的会幕,另一方面则是比较两者,从相同之处点出不同的地方:

相同的是什么?

不管地上摩西的帐幕(说的更准确一点,也包括所罗门的圣殿),还是天上更大更全备的帐幕,都有献祭物和流血。

不同的是什么?

摩西的会幕里,敬拜的条例(连那饮食和诸般洗濯的规矩)都不过是属肉体的条例,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进入至圣所到上帝面前有诸多限制,如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并且带着血为自己和百姓的过错献上。

现今新约天上的会幕则不同,耶稣已经一次献上自己作为赎罪祭,他的血洗净了我们的良心,除去一切的死行,现在我们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

旧约会幕作“表样”要作到什么时候呢?“牧者”说:“。。命定到振兴的时候为止。”这是什么时候?

我说,这是耶稣基督到来的时候。他来的时候,地上摩西的会幕(还有所罗门的圣殿,希律的圣殿)以及它所代表的一切,都要被新约天上更大更全备的帐幕所取代。

我还在《默想栏》里说:

“This is an illustration for the present time, indicating that the gifts and sacrifices being offered were not able to clear the conscience of the worshiper.”(NIV 来九:9)

“Which was a figure for the time then present, in which were offered both gifts and sacrifices, that could not make him that did the service perfect, as pertaining to the conscience;”(KIV 来九:9)

“那头一层帐幕作现今的一个表样,所献的礼物和祭物,就着良心说,都不能叫礼拜的人得以完全。”(《和合本》来九:9)

“这第一进会幕是现今的时代的预表,其实所献的礼物和祭品,都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新译本》来九:9)

“[那种帐幕原是表样、象徵这现世时期的];按这制度,所供献的礼物和祭物都不能使礼拜的人良知上完全洁净,”(《吕振中译本》)


同一个希腊文 ,不同译本却作不同的翻译。但不管用哪一个字/词,结果都是一样,耶稣在地上不能进入的圣所和至圣所,却要被只有他才能进入的天上更大更全备的帐幕所取代!

地上的会幕再宏伟壮观,也不过是 illustration,是 figure,是表样,是预表;但耶稣基督才是 reality,是实体!(完)


今天,我们要查考“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实体来到后有什么不同呢?


2。来九:11 - 14  “11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作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经过那更大、更全备的帐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属乎这世界的。12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13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圣,身体洁净,14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上帝,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上帝吗?”

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作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经过那更大、更全备的帐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属乎这世界的。”  --  《新译本》作“但基督已经来了,作了已经实现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原文是:

究竟基督的来到是“作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和合本》),还是“作了已经实现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新译本》)?看下图:大部分的希腊抄本(如 a A D。。)都作 (将来的美事, the good things that are to come),少数抄本(如 B D*。。)作 (已经实现的美事, the good things that have come)。虽然如此,大部分圣经学者还是认为“已经实现的美事”比较可取。


来九:11 的异文

新约教授 Prof Archibald Thomas Robertson (1863-1934)在 “Word Pictures in the New Testament Vol 5,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谈到这节经文,说:“It is a nice question which is the true text. Both aspects are true, for Christ is High Priest of good things that have already come as well as of the glorious future of hope....)我也支持他的说法。在这个课程,我用《新译本》的“但基督已经来了,作了已经实现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

耶稣基督作了什么“?就是上一课(来九:1-10)所谈的,旧约摩西帐幕和所代表的整个祭祀制度,现在因耶稣基督的到来,前者是影子,后者是实体,影子被实体完全取代;影子所不能做的,如不能使敬拜的人良心得到完全,坦然无惧地进入至圣所,现在因耶稣已经一次献上自己作为赎罪祭,他的血洗净了我们的良心,除去一切的死行,就是实体“已经实现的美好事物”。你看“牧者”怎样说这些“美好事物”:
 

A。会幕的更美好:“经过那更大、更全备的帐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属乎这世界的。”  --  耶稣在地上从来没有进入圣所和至圣所,其实地上再大再宏伟的圣所也容不下他,正如所罗门说的:“上帝果真住在地上吗?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你居住的,何况我所建的这殿呢?”(王上八:27)徒七:48-50 “其实,至高者并不住人手所造的,就如先知所言:‘主说: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脚凳,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这一切不都是我手所造的吗?'”这里司提反是引用先知以赛亚的话:“耶和华如此说:‘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脚凳。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赛六十六:1)当主耶稣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犹太人便说:‘这殿是四十六年才造成的,你三日内就再建立起来吗?’但耶稣这话,是以他的身体为殿。所以到他从死里复活以后,门徒就想起他说过这话,便信了圣经和耶稣所说的。”(约二:19-22,可十四:58),意味着新的殿不是人手所造的,也不是属乎这世界的,而是天上的非物质的,更大、更全备的殿,就是耶稣的身体! (来九:24 称天上的殿为“天堂”,“因为基督并不是进了人手所造的圣所(这不过是真圣所的影象),乃是进了天堂,如今为我们显在上帝面前。”)耶稣怎样经过这个属灵的殿?道成肉身的基督在地上行完上帝的旨意,背负世人的罪,钉在十字架,舍身流血,受死、埋葬、复活、升天,这表示人所拆毁的他身体的殿,三日内又建立起来了,整个过程也代表着耶稣经过那殿,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满足了上帝公义的要求,就在上帝的右边坐下。这是大祭司耶稣所作的“已经实现的美好事物”。 地上的帐幕/圣殿可以被一把火烧掉,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巴比伦大军把所罗门的圣殿烧毁;罗马大军把希律的殿烧毁),但天上的殿是永远长存。

B。所献之血的更美好:“牧者”把地上摩西帐幕里的祭司/大祭司用山羊和牛犊的血和母牛犊的灰 所能成就的,与耶稣的血所成就的相比较,证明后者的血更美好。他说:大祭司耶稣“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圣,身体洁净,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上帝,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上帝吗?”  -- 

来十二:24 “并新约的中保耶稣,以及所洒的血。这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血”会说话,你说奇妙吗?创四章记载世界上第一起谋杀事件,该隐杀弟弟亚伯,耶和华对他说: “你做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创四:10-11)该隐杀了弟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上帝替亚伯伸冤,咒诅该隐。亚伯的血说话,只为亚伯一人伸冤。但我们众人得赎“。。脱去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一:18-19)难怪《希伯来书》的“牧者”说,“这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

山羊和牛犊的血(the blood of goats and calves)和母牛犊的灰(the ashes of an heifer)所能成就的是什么?献赎罪祭或燔祭也好,立亚伦和他子孙作祭司也好,祭司都要把所宰的祭牲的血或洒/弹在幔子,或抹在祭坛/香坛的四角上,或倒在会幕门口、燔祭坛的脚。。(主要记载在出二十九章和利未记一至九章)血有洁净和成圣的功用,但只是一个外在的象征 性的礼仪(诗五十:13 “我岂吃公牛的肉呢?我岂喝山羊的血呢?”)。

 


四角的祭坛
(The first horned animal altar ever unearthed in ancient Israel was excavated by Professor Yohanan Aharoni at Tell Beer-Sheva 别是巴(1969 to 1976). The exacavator dates the altar from the 8th century B.C. and possibly earlier. Altars with horns at each of their four corners are mentioned frequently in the Bible (Lev. 4:7, 18, 25; Ex. 29:12, 30:2; 38:2; 1 Kings 1:50; 2:28, etc.). Indeed the horns are the holiest part of the altar. The expiatory blood of the sacrifice was sprinkled seven times on the horns. (BAR 01:01,1975)

 

有关母牛犊的灰,这是记载在《民数记》第十九章,用来调做除污秽的水,作除罪用,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外在的象征性的礼仪。(民十九:1-22)

1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
2“耶和华命定律法中的一条律例乃是这样说: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一只没有残疾、未曾负轭、纯红的母牛牵到你这里来,
3交给祭司以利亚撒,他必牵到营外,人就把牛宰在他面前。
4祭司以利亚撒要用指头蘸这牛的血,向会幕前面弹七次。
5人要在他眼前把这母牛焚烧,牛的皮、肉、血、粪都要焚烧。
6祭司要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都丢在烧牛的火中。
7祭司必不洁净到晚上,要洗衣服,用水洗身,然后可以进营;
8烧牛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也要洗衣服,用水洗身。
9必有一个洁净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营外洁净的地方,为以色列会众调做除污秽的水。这本是除罪的。
10收起母牛灰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要洗衣服。这要给以色列人和寄居在他们中间的外人,作为永远的定例。
11摸了人死尸的,就必七天不洁净。
12那人到第三天,要用这除污秽的水洁净自己,第七天就洁净了。他若在第三天不洁净自己,第七天就不洁净了。
13凡摸了人死尸、不洁净自己的,就玷污了耶和华的帐幕,这人必从以色列中剪除,因为那除污秽的水没有洒在他身上,他就为不洁净,污秽还在他身上。
14人死在帐棚里的条例乃是这样:凡进那帐棚的和一切在帐棚里的,都必七天不洁净。
15凡敞口的器皿,就是没有扎上盖的,也是不洁净。
16无论何人在田野里摸了被刀杀的,或是尸首,或是人的骨头,或是坟墓,就要七天不洁净。
17要为这不洁净的人拿些烧成的除罪灰放在器皿里,倒上活水。
18必当有一个洁净的人拿牛膝草蘸在这水中,把水洒在帐棚上,和一切器皿并帐棚内的众人身上,又洒在摸了骨头,或摸了被杀的,或摸了自死的,或摸了坟墓的那人身上。
19第三天和第七天,洁净的人要洒水在不洁净的人身上,第七天就使他成为洁净。那人要洗衣服,用水洗澡,到晚上就洁净了。
20但那污秽而不洁净自己的,要将他从会中剪除,因为他玷污了耶和华的圣所。除污秽的水没有洒在他身上,他是不洁净的。
21这要给你们作为永远的定例。并且那洒除污秽水的人要洗衣服。凡摸除污秽水的,必不洁净到晚上。
22不洁净人所摸的一切物就不洁净;摸了这物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


耶稣的血所成就的又是什么?“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圣,身体洁净,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上帝,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上帝吗?”  --  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所能成就的只是外在肉身的洁净和成圣,但耶稣的血却“能洗净你们的心(或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这是实质性的内在洁净和成圣。“只一次进入圣所” --  我在第二十八课解释来七:27 “他不像那些大祭司,每日必须先为自己的罪,后为百姓的罪献祭,因为他只一次将自己献上,就把这事成全了。”说:

这是“牧者”第一次告诉会众,大祭司耶稣基督献上的“祭物”是什么?不是牛、羊,而是他自己!“只一次”,原文 (once for all)和“一次”,原文 (once)将在以后的经文一再出现,如来九:12,28,十:10,14。这是为了强调大祭司耶稣基督所献上的祭物(自己)一次过成全了我们的救恩。(完)

上文(来九:8-9 “圣灵用此指明,头一层帐幕仍存的时候,进入至圣所的路还未显明。那头一层帐幕作现今的一个表样,所献的礼物和祭物,就着良心说,都不能叫礼拜的人得以完全。”)“牧者”说摩西帐幕的敬拜和条例,就着良心说,不能叫礼拜的人得以完全,现在他说耶稣的血却“能洗净你们的心(或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叫礼拜的人得以完全。

“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上帝,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上帝吗?”  --  原文是:

基督借着“永远的灵”  --  “永远的灵”只出现在圣经一次。“永远的灵”(KJV,NIV 都作 the eternal Spirit 大写) 指的是圣灵吗?“永远的灵”与“基督的灵”(罗八:9,彼前一:11;腓一:19 作“耶稣基督的灵”;徒十六:7作“耶稣的灵”;林后三:18 用“主的灵”)有分别吗?一般解经家都把“基督的灵”等同圣灵;只有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基督才能住在我们里面(罗八:9-10)。 至于“永远的灵”,赛四十二章预言耶稣第一次来的时候说,“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扶持、所拣选、心里所喜悦的。我已将我的灵赐给他,他必将公理传给外邦。他不喧嚷,不扬声,也不使街上听见他的声音。。。。”(赛四十二:1-2)耶稣宣告他在地上的使命时,引用赛六十一:1 “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因为耶和华用膏膏我。。。”当基督道成肉身在地上的时候, 此灵充充满满在他身上,他是借着这灵,即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上帝”,正如来五:7-10 说的,“基督在肉体的时候既大声哀哭,流泪祷告,恳求那能救他免死的主,就因他的虔诚蒙了应允。他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他既得以完全,就为凡顺从他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并蒙上帝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称他为大祭司。”,还有来四:15,“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这位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成为永远大祭司的耶稣,像旧约祭司献上没有残疾的祭牲,他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上帝。

耶稣流的血所成就的是“能洗净你们的心,除去你们的死行”,目的是“使你们事奉那永生上帝”。耶稣舍身流血地将自己献给上帝,“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三:16)我们出死入生,保罗劝勉我们,“所以弟兄们,我以上帝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上帝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上帝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十二:1-2)所有祭牲献上之前都要被杀,但借着耶稣的血,上帝没有要求我们作“死祭”,而是“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来事奉他。

 

3。来九:15 - 22  “15为此,他作了新约的中保,既然受死赎了人在前约之时所犯的罪过,便叫蒙召之人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16凡有遗命,必须等到留遗命的人死了(注:"遗命"原文与"约"字同)。17因为人死了,遗命才有效力;若留遗命的尚在,那遗命还有用处吗?18所以,前约也不是不用血立的。19因为摩西当日照着律法将各样诫命传给众百姓,就拿朱红色绒和牛膝草,把牛犊、山羊的血和水洒在书上,又洒在众百姓身上,说:20‘这血就是上帝与你们立约的凭据。’21他又照样把血洒在帐幕和各样器皿上。22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新译本》:15因此,他作了新约的中保,藉着他的死,使人在前约之下的过犯得到救赎,就叫那些蒙召的人,得着永远基业的应许。16凡有遗嘱(“遗嘱”或译:“约”,与17节同),必须证实立遗嘱的人死了;17因为人死了,遗嘱才能确立,立遗嘱的人还活着的时候,遗嘱决不生效。18因此,前约并不是没有用血立的:19当日摩西按照律法,向所有人民宣布了各样的诫命,就拿牛犊(好些抄本在此有“和山羊”)的血和水,用朱红色的羊毛与牛膝草,洒在律法书上和人民身上,20说:“这就是上帝规定你们立约的血。”21他照样把血洒在会幕和各样应用的器皿上。22按着律法,几乎所有都是用血洁净的,如果没有流血,就没有赦免。

KJV:15 And for this cause he is the mediator of the new testament, that by means of death, for the redemption of the transgressions that were under the first testament, they which are called might receive the promise of eternal inheritance. 16 For where a testament is, there must also of necessity be the death of the testator. 17 For a testament is of force after men are dead: otherwise it is of no strength at all while the testator liveth. 18 Whereupon neither the first testament was dedicated without blood. 19 For when Moses had spoken every precept to all the people according to the law, he took the blood of calves and of goats, with water, and scarlet wool, and hyssop, and sprinkled both the book, and all the people, 20 Saying, This is the blood of the testament which God hath enjoined unto you. 21 Moreover he sprinkled with blood both the tabernacle, and all the vessels of the ministry. 22 And almost all things are by the law purged with blood; and without shedding of blood is no remission.


耶稣的血还成就了什么?

 “血”和“立约”是息息相关;不管旧约还是新约,它们都是用血立的。

首先,“牧者”举出一个人人皆知的事实。“凡有遗命,必须等到留遗命的人死了(注:"遗命"原文与"约"字同)。因为人死了,遗命才有效力;若留遗命的尚在,那遗命还有用处吗?”“遗命”就是“遗嘱”(《新译本》的翻译),译自原文的 (英文 testament,will)。“遗嘱”是人生前立的,死后就生效,是无条件的守约,永远不会更改。“旧约”和“新约”是“遗嘱”吗?

“旧约”Covenant (希伯来文 berit)是上帝与他的子民立的盟约(如西乃之约),是双方在不平等地位上所立的。上帝如宗主国(suzerain),以色列如附庸国(vassal),宗主国对附庸国是有条件的守约,还可以改的,如亚伯拉罕之约后,还有摩西之约,大卫之约等。立约的时候有什么仪式吗?有。“所以,前约也不是不用血立的。因为摩西当日照着律法将各样诫命传给众百姓,就拿朱红色绒和牛膝草,把牛犊、山羊的血和水洒在书上,又洒在众百姓身上,说:‘这血就是上帝与你们立约的凭据。’”(出二十四:8  “摩西将血洒在百姓身上,说:‘你看!这是立约的血,是耶和华按这一切话与你们立约的凭据。’”“牧者”所加插的资料“拿朱红色绒和牛膝草,把牛犊、山羊的血和水洒在书上”,我们不知道它的出处。) (有关圣约的教导,可参考第三十课 里的 IIIM 神学教育资源中心的视频课程《旧约的国度、圣约和正典》系列的《第三课--圣约》)
 

“新约”又如何?它更像“遗嘱”(testament),是基督耶稣与他的子民立的约。

太二十六:26-29  “他们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福,就擘开递给门徒,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都喝这个,因为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但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

可十四:22-25 “他们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了福,就擘开递给他们,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他们都喝了。耶稣说:‘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的。我实在告诉你们: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上帝的国里喝新的那日子。’”

路二十二:15-20  “耶稣对他们说:‘我很愿意在受害以先和你们吃这逾越节的筵席。我告诉你们:我不再吃这筵席,直到成就在上帝的国里。’耶稣接过杯来,祝谢了,说:‘你们拿这个,大家分着喝。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等上帝的国来到。’又拿起饼来,祝谢了,就擘开,递给他们,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也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约,是为你们流出来的。。。’”

就像遗嘱,耶稣基督流血死后,“新约”就开始生效,决不更改。与“旧约”不同的是,旧约是用牛羊的血所立的,是可以更改,难怪“牧者”说“新约”是更美的约,而基督耶稣是这个更美之约的中保(来七:22 “既是起誓立的,耶稣就作了更美之约的中保。”来八:6  “如今耶稣所得的职任是更美的,正如他作更美之约的中保;这约原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


“为此,他作了新约的中保,既然受死赎了人在前约之时所犯的罪过,便叫蒙召之人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  --  有关“中保”的解释,请大家先参考第二十九课。耶稣为我们舍身流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 作为新约的中保,他还保证了我们可以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产业”的原文是 ,就是弗一:14 和 18 的“基业”,“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直等到上帝之民被赎,使他的荣耀得着称赞。”弗一:18 “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还有弗五:5 的“分”, “因为你们确实地知道,无论是淫乱的,是污秽的,是有贪心的,在基督和上帝的国里都是无的。有贪心的,就与拜偶象的一样。”什么是“基业”?请参考《以弗所书》第八课。 (:“既然受死赎了人在前约之时所犯的罪过”-- 像一句括号内的句子,告诉读者前约(旧约)的“义人”怎样得到救恩的问题。旧约的“义人”是那些忠于耶和华,不跪拜偶像,公义和正直的人。这些人也不能因山羊的血得以完全;他们的救恩需要等到耶稣在十字架上的舍身流血,从死里复活,才得以成全。他们是来十二:23 天上的“被成全之义人的灵魂”。)


“他又照样把血洒在帐幕和各样器皿上。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  “牧者”已经说耶稣的“血”所成就的有二:

A。“血”能洗净我们的心,除去我们的死行,使我们事奉永生的上帝;

B。“血”与“约”息息相关,这血是上帝与我们立约的凭据;作为新约的中保,耶稣保证了我们可以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

与地上摩西帐幕里的祭司/大祭司用山羊和牛犊的血和母牛犊的灰所能成就的相比,耶稣所献之血就更美好了。

来九:22 “。。。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上文 11-21节所讨论的都是奠基在这一个大原则上。


“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作了已经实现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来九:11)--  “牧者”把已经实现的美好事物都说完了,那么“如今”又怎样?“将来”又怎样?

我们下一课再见。


4。小结:(来九:11 - 22)

根据来九:22 节的大原则 -- “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牧者”说,现在基督已经来了,作了已经实现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什么是“已经实现的美好事物”呢?

一、会幕的更美好:天上有更大、更全备的帐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属乎这世界的;这属灵的殿就是耶稣的身体(约二:19-22)。耶稣怎样经过这个属灵的殿?道成肉身的基督在地上行完上帝的旨意,背负世人的罪,钉在十字架,舍身流血,受死、埋葬、复活、升天,这表示人所拆毁的他身体的殿,三日内又建立起来了,整个过程也代表着耶稣经过那殿,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满足了上帝公义的要求,就在上帝的右边坐下。

二、所献之血的更美好:与地上摩西帐幕里的祭司/大祭司用山羊和牛犊的血和母牛犊的灰所能成就的相比,耶稣所献之血就更美好了,它所成就的有二:

A。“血”能洗净我们的心,除去我们的死行,使我们事奉永生的上帝;

B。“血”与“约”息息相关,这血是上帝与我们立约的凭据;作为新约的中保,耶稣保证了我们可以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
 

默想:

唾手可得
 

“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来九:12,22)

“。。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一:7)

    不久前我去捐血,带着生命的血液从我的血管流出之际,有位护士递给我一张卡片让我阅读。卡片上列出各类血型所占的百分比,其中几类如下:

0型  --  阳性 37.4%

A型  --  阳性 35.7%

A型  --  阴性 6.3%

B型  --  阴性 1.5%

    最少见的是AB  --  阴性血型,167人当中只有 1 人,也就是千分之六的人是这种血型。接下来,这张卡片有一句引人注目的话:「最稀有的血型,是在你需要时却找不到的血型。」

    有一种血液极其珍贵,并且只要你愿意接受,血源一直充沛。约翰壹书 1章7节说:「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这血就是基督的死,他流出自己的宝血,为我们的罪付上赎价,满足了圣洁上帝的要求(希伯来书9章12、22节)。所以,无论何人,现在若凭着信心向上帝呼求、认罪悔改并析求赦免,他祈求救恩的祷告必蒙应允。

    我深深地感谢耶稣,因他愿意死在十字架上,为我倾流宝血,让我需要时能得蒙赦罪之恩。你有同感吗?

    基督宝血源源不绝,

    洗净我们所有罪孽;

    但须每天支取力量,

    使我们内心保纯洁。

    耶稣洗净我们的罪,并将救恩赐予我们。

(取自《灵命日粮》2006年3月17日,作者:David C Egner)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与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