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希伯来书》 - 坚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三十课 - 耶稣基督 - 更美之约的中保(二)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经文:来八:1 - 13

主旨:

《希伯来书》的“牧者”不是从国度的治理和发展的角度来看新约的更好、更美;对他来说,所谓“更美之约”,指的在新约中,我们有一位永远常存,他祭司的职任是长久不更换,他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上帝的右边坐下(来十:12);借着他的血,给信主的人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来十:19-20),来到施恩座前,“为的是要领受怜悯,得到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在旧约的所有圣约里,我们是看不到这样的一位中保,一位与我们休戚与共的,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在上帝面前,替我们祈求,拯救我们到底的大祭司和中保。 在旧约的所有圣约中,亚当、挪亚、亚伯拉罕、摩西、大卫。。都不能作为上帝与人之间的中保,即使能够,这些“中保”也不过是暂时的,最重要的还是,他们自己软弱,“自身难保”,怎么能成为别人的中保,作别人的代求者?(注:在这段经文里,其实“牧者没有说的太多,这些都是我说的。)

1。来八:1 - 13  “1我们所讲的事,其中第一要紧的,就是我们有这样的大祭司,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2在圣所,就是真帐幕里作执事;这帐幕是主所支的,不是人所支的。3凡大祭司都是为献礼物和祭物设立的,所以这位大祭司也必须有所献的。4他若在地上,必不得为祭司,因为已经有照律法献礼物的祭司。5他们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象,正如摩西将要造帐幕的时候,蒙上帝警戒他,说:‘你要谨慎,做各样的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6如今耶稣所得的职任是更美的,正如他作更美之约的中保;这约原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7那前约若没有瑕疵,就无处寻求后约了。8所以主指责他的百姓说(注:或作"所以主指前约的缺欠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9不象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因为他们不恒心守我的约,我也不理他们。这是主说的。’10主又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11他们不用各人教导自己的乡邻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主,'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12我要宽恕他们的不义,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愆。’13既说新约,就以前约为旧了;但那渐旧渐衰的,就必快归无有了。”

《新译本》:1我们所讲论的重点,就是我们有这样的一位大祭司,他已经坐在众天之上至尊者的宝座右边,2在至圣所和真会幕里供职;这真会幕是主支搭的,不是人支搭的。3所有大祭司都是为了献礼物和祭品而设立的,所以这位大祭司,也必须有所献上的。4如果他在地上,就不会作祭司,因为已经有按照律法献礼物的祭司了。5这些祭司所供奉的职事,不过是天上的事物的副本和影像,就如摩西将要造会幕的时候,上帝曾经警告他说:“你要留心,各样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去作。”6但是现在耶稣得了更尊贵的职分,正好像他是更美的约的中保,这约是凭着更美的应许立的。7如果头一个约没有缺点,就没有寻求另一个约的必要了。8可是上帝指责他们,说:“看哪,主说,日子要到了,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订立新约。9这新约不像从前我拉他们祖先的手,领他们出埃及的日子与他们所立的约。因为他们没有遵守我的约,我就不理会他们。这是主说的。10主说:‘因为在那些日子以后,我要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是这样:我要把我的律法放在他们的心思里面,写在他们的心上。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11他们各人必不用教导自己的邻居,和自己的同胞,说:你要认识主。因为所有的人,从最小到最大的,都必认识我。12我也要宽恕他们的不义,决不再记着他们的罪恶。’”13上帝既然说到新的约,就是把前约当作旧的了;那变成陈旧衰老的,就快要消逝了。

KJV:1 Now of the things which we have spoken this is the sum: We have such an high priest, who is set on the right hand of the throne of the Majesty in the heavens; 2 A minister of the sanctuary, and of the true tabernacle, which the Lord pitched, and not man. 3 For every high priest is ordained to offer gifts and sacrifices: wherefore it is of necessity that this man have somewhat also to offer. 4 For if he were on earth, he should not be a priest, seeing that there are priests that offer gifts according to the law: 5 Who serve unto the example and shadow of heavenly things, as Moses was admonished of God when he was about to make the tabernacle: for, See, saith he, that thou make all things according to the pattern shewed to thee in the mount. 6 But now hath he obtained a more excellent ministry, by how much also he is the mediator of a better covenant, which was established upon better promises. 7 For if that first covenant had been faultless, then should no place have been sought for the second. 8 For finding fault with them, he saith, Behold, the days come, saith the Lord, when I will make a new covenant with the house of Israel and with the house of Judah: 9 Not according to the covenant that I made with their fathers in the day when I took them by the hand to lead them out of the land of Egypt; because they continued not in my covenant, and I regarded them not, saith the Lord. 10 For this is the covenant that I will make with the house of Israel after those days, saith the Lord; I will put my laws into their mind, and write them in their hearts: and I will be to them a God, and they shall be to me a people: 11 And they shall not teach every man his neighbour, and every man his brother, saying, Know the Lord: for all shall know me, from the least to the greatest. 12 For I will be merciful to their unrighteousness, and their sins and their iniquities will I remember no more. 13 In that he saith, A new covenant, he hath made the first old. Now that which decayeth and waxeth old is ready to vanish away.


上一课,我已经和大家查考了来八:1-6 节,主旨是:

一、来八:1 - 2 

这两节经文有承前启后的作用,把上文(从来二:17开始,经四:14-五:10,再由六:20 至七:28)和下文(来八:3 至十:18)所有关于耶稣基督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而立的大祭司,他的超卓性,他的职任,整个传讲的重点,说明清楚:

A。耶稣基督是王,他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从此,等候他仇敌成了他脚凳。”(来十:13)。

B。耶稣基督是在天上的至圣所作大祭司,在真帐幕里作执事,作神人之间的中保。

二、来八:3 - 6

天上的是真帐幕,地上的不过是影儿;耶稣在天上真帐幕里所得的职任比亚伦在地上帐幕的职任更美,更尊贵,所以他能在神与人之间的关系上作一个更好的中间人,也就是“牧者”说的“作更美之约的中保;这约原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

今天,我们要查考来八:7-13节。我们要从第六节说起:


如今耶稣所得的职任是更美的,正如他作更美之约的中保;这约原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  --  我在上一课说:

。。原文在句子之前有一个 but(但是),《和合本》没有翻译,《新译本》则有(“但是现在耶稣得了更尊贵的职分,正好像他是更美的约的中保,这约是凭着更美的应许立的。”)在地上的帐幕只是影儿,在天上的真帐幕才是实体。既然如此,耶稣基督在天上真帐幕的职任,当然比亚伦的祭司在地上帐幕的职任更尊贵,这是不言而喻的。 。。我讲解来七:20-22(“再者,耶稣为祭司,并不是不起誓立的。至于那些祭司,原不是起誓立的,只有耶稣是起誓立的。因为那立他的对他说:‘主起了誓,决不后悔,你是永远为祭司。’既是起誓立的,耶稣就作了更美之约的中保。”)说:

。。。这是“牧者”第一次提出“约”的问题。“约”的原文是 (英文 covenant 或 testament),这是《希伯来书》的另一钥字,共出现 14次,如

来八:8-10  所以主指责他的百姓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不象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因为他们不恒心守我的约,我也不理他们。这是主说的。”主又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来九:4,15-17  有金香炉,有包金的约柜,柜里有盛吗哪的金罐和亚伦发过芽的杖并两块约版。。。为此,他作了新约的中保,既然受死赎了人在前约之时所犯的罪过,便叫蒙召之人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凡有遗命,必须等到留遗命的人死了(注:"遗命"原文与"约"字同)。因为人死了,遗命才有效力;若留遗命的尚在,那遗命还有用处吗?

来十:16,29  主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他们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写在他们心上,又要放在他们的里面。。何况人践踏上帝的儿子,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你们想,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

他在这里只“摸”一下“约”的问题,说耶稣基督是更美之约的中保(有“更美之约”,当然有旧的“约”了),他要在第八章才阐析这个主题。  (完)

现在我要详细地讲解“约”的议题。

2。我请大家先观看 IIIM 神学教育资源中心的视频课程《旧约的国度、圣约和正典》系列的《第三课--圣约》(全长一小时三十分钟),并且附上讲义,方便大家的学习。 (课程讲师:理查德 L·伯瑞特博士,Richard L Pratt, Jr,founder and President of Third Millennium Ministries)


点击播放

(或土豆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RI-e-MfOXS4/

《旧约的国度、圣约和正典》系列(第三课 圣约)


提纲(括号内的数字是该段视频开始播放的分秒数)


I. 引言 (0:28)

II. 国度和圣约 (2:42)

A. 考古发现 (3:59)
B. 圣经见解 (9:36)


III. 圣约的历史 (17:05)

A. 普世性之约 (19:15)

1. 亚当 (20:25)
2. 挪亚 (24:09)

B. 国家性之约 (27:06)

1. 亚伯拉罕 (27:58)
2. 摩西 (30:14)
3. 大卫 (32:52)

C. 新约 (35:00)


IV. 圣约的动态 (39:17)

A. 普世性之约 (42:17)

1. 亚当 (42:57)
2. 挪亚 (44:49)

B. 国家性之约 (47:44)

1. 亚伯拉罕 (48:32)
2. 摩西 (51:57)
3. 大卫 (54:04)

C. 新约 (55:55)


V. 圣约的子民 (1:2:01)

A. 人类的分类 (1:2:48)

1. 圣约之内的人 (1:4:15)
2. 包含在约内和排除在约外的人 (1:9:08)

B. 动态的应用 (1:12:41)

1. 排除在约外的非信徒 (1:14:15)
2. 包含在约内的非信徒 (1:17:11)
3. 包含在约内的信徒 (1:21:57)


VI. 结论 (1:28:52)

复习问题

应用问题



I. 引言

整本旧约讲的是有关神的国度、神透过建立一系列的盟约来治理他的国度、透过旧约来解释并应用圣约,以引导神子民的人生(也包括我们现今的人生)。我们将从四个部分来探讨神的圣约:

一、神的国度和神的圣约之间的基本关系;

二、圣约的历史发展;

三、圣约中的人生动态;

四、圣约中的子民。


II. 国度和圣约

“圣约”的概念可说很接近旧约信仰的中心。旧约中圣约的重要性从很多方面表现出来,比如,在旧约中常常翻译成“盟约”(希伯来文:berit )的词出现大约287次。 这一个词的突出地位常常产生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神的圣约怎样涉及到神的国度?这两个极其重要的圣经概念之间有什么样内在的联系?我们要从两方面思考这个问题:第一,最近的考古发现提供了理解圣经盟约的基本特点的背景;第二,这些发现怎样帮助我们了解神的国和神的约之间内在的圣经联系。


A. 考古发现

很多有关古代以色列周围国家的文化和文明的发现,帮助我们更多的体察圣经圣约的突出特点。

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发现,就是一组文献的出土,这些文献是宗主国和附庸(诸侯)国的条约。“宗主国”一词和拉丁文的“该撒(Caesar)”、俄文的“沙皇(Czar)”、德文的“皇帝(Kaiser)”都是同一个字根,简单的意思就是“皇帝”。至于“附庸(诸侯)国(Vassel)”一词的意思是“臣仆、从仆”,也就是“皇帝的臣仆”。一个宗主国和附庸国的条约是一个大国王(宗主国)和一个小国王或国家间所达成的国际协定。在这些条约内,小的国王和国家是大的国王的臣仆。

圣经中的古代世界是一个王国的世界,这个政治现实在古代近东地区占主导地位,以致影响人们生活中几乎每一件事情的思维方式;若是认及到王国的形成过程、维系方式、以及治理方法,情况就更加如此。古代世界,一些强大的国王,像埃及法老、赫人有势力的国君、以及亚述的帝王,往往会透过占领或吞并临近弱小的国家和城邦来扩张他们的王国,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国际关系都用一模一样的方式来处理,但是,大多数这样的关系都要透过宗主国和附庸国的条约来形成和处理;这个条约是国王设计来治理他们的各诸侯的。

要明白这些君王治理的特色,我们先来描述一个典型的宗主国和附庸国间条约的内容。几乎毫无例外,这些古代条约的范本都遵循三个有规可循的模式。

第一,条约的开始就会强调国王向他的附庸国所显示出王的慈爱和善良。在条约起初的导言里,国王把自己看成是配受赞美的荣耀君王。历史上有一个时期,导言后面还紧接着一个有关历史的序言,在序言里,国王会历数他为子民所作的许多历史功绩。

第二,条约的第二个部分主要集中在要求附庸国的忠心上面,条约清楚地说明附庸国需要顺服的方面,详细列出规则条令,解释附庸国怎样按照期望要求生活在宗主王国里面。

第三,条约的第三部分强调附庸国忠心以及不忠心所导致的后果。 条约应许忠心的仆人将来会得到祝福和报偿;条约也威吓不忠心的仆人,要从他们的国王受到种种的咒诅和惩罚。

宗主国和附庸国条约的这三个主要特点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楚明白旧约中圣约的性质,以及他们如何与神的国相关联。


B. 圣经见解

有了宗主国和附庸国条约的概念,现在看看它能怎样帮助我们了解圣约和国度的关系。首先从广义上讲,“约”或者 berit 这个概念描述了很多种关系。它指出朋友之间、夫妻之间、政治领袖之间、部落之间以及国家之间的关系。在旧约中,这些关系统称为立约的关系,因为这种立约以相互的职责和期望把人们彼此正式束缚起来。但是这种关系繁杂不同,他们的盟约在很多方面也不一样。不仅如此,圣经有时把这些不同的盟约关系 与神和他百姓之间的关系相比较。比如,我们与神的关系被描写成婚姻的关系、家庭结合的关系、以及朋友的关系。因此,从不同种类的盟约,我们可以对我们自己和神有很多的了解。现在我们专注的不是广义范围内的类比,而是狭义的旧约中一个特别类型的盟约,就是神的圣约。这些圣约是神自己和他的百姓所立的约。 旧约中,神总共立了六个主要的圣约,即神分别与亚当、挪亚、亚伯拉罕、摩西、大卫和基督所立的约。我们主要的兴趣在于理解这些圣约的特点以及他们怎样和神的国联系起来。在六个中,我们会以其中的一个,即与摩西所立的约为例,简要地来看宗主国和附庸国的条例如何帮助我们理解旧约中圣约的特点。神与摩西所立的这个盟约尤其符合我们的目的,因为神在这个约里比旧约中其他的约向我们彰显更多的内容。

当我们看神与摩西所立的约,非常明显,其结构和古代近东宗主国和附庸国条约的结构极为类似,它包含了宗主国和附庸国条约中相同的三个结构成分,这种相似性可以从根本上帮助我们理解神的圣约,也就是神作为大君王  --  即以色列的大君王,来治理他国度的方式。请看这段经文,这是神透过摩西以这种方式和以色列立约:

出十九:4-6

“‘4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们都看见了,且看见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5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6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这些话你要告诉以色列人。”

这几节经文的场景是神和以色列立约时的情景,当时以色列人在去应许之地的路途中,聚集在西奈山下。这些极其相近地反映了宗主国和附庸国条约的三个主要结构:陈明王的慈爱善良;要求附庸国效忠;以及忠心和不忠心所带来的后果。极为有趣的是,在出十九:4-6 中介绍的摩西之约,也同样有这三个利害关系。

首先,神提醒以色列百姓,他曾恩慈地把他们从埃及为奴之地带领出来,以此彰显他的慈爱。正如他在出十九:4 说的,“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们都看见了,且看见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和古代近东地区的国王一样,神提醒以色列百姓记着他曾经是他们的王,他曾经行了大事,把他们从埃及地拯救出来。而且,正是在神对他的百姓慈爱的境况下,神与他们立约。

第二,神要人们对他忠心。再看出十九:5  “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和古代近东地区的宗主国一样,神要求他的人类臣仆忠心。虽然摩西之约是基于神的怜悯,而不是人的行为,但是神仍然要他的仆人们忠心,摩西的律法清楚的说明了表示他们忠心的多种方式,神期望人们遵守圣约的规定。

第三,摩西之约也设定了神的百姓忠心和不忠心的后果。出十九:5-6  “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这些话你要告诉以色列人。”和古代近东的国王一样,神很清楚地说明,如果百姓忠心,他们就会受到大大的祝福,这个祝福是极宝贵财产,就是祭司的国度。暗含的意思就是,如果他们不忠心,他们不但没有这些很大的祝福,反而会受到咒诅。

因此,我们看到宗主国和附庸国条约的三个结构模式,也出现在神与摩西的立约中:就像宗主国宣称对他们的附庸国有慈爱那样,当神和以色列立约时,他首先建立对他们的慈爱;接下来提出神期望人类对他要忠心;然后,立约又具体提到如果人们对神忠心的话,会受到祝福,反之,将受到咒诅的后果。摩西之约反映了宗主国和附庸国条约的这些组成部分,这个事实证明了当神和他的百姓立约时,从基本的标准上,神向以色列显示了他是他们的大君王,是他们的国王,而且,他要他的子民知道他们是他的臣仆。旧约中的圣约从根本上讲,是神安排的。神的国和圣约密不可分,因为圣约是神统管神国的方式。这些约是神国的行政治理,要带领神的国向最终扩展到地极的这一方向发展。


III. 圣约的历史

神的国度在向其目标,即扩张到全地发展时,经历了很多不同的阶段或时代。在神国度的每一个阶段或时期,神设立不同的圣约,来着重处理国度中不同时期人们面临和遭遇到的特殊问题。 我们要从三个主要的阶段来探讨这个历史问题:一、普世性的约;二、国家性的约;三、新约。上文已经说了神与人立了六个主要的圣约,即神分别与亚当、挪亚、亚伯拉罕、摩西、大卫、基督立约。我们要把这六个约分成三个组。我们要讲到在太古历史中,神与亚当、挪亚所立的普遍性的约;神拣选以色列国作为他的特殊子民时与亚伯拉罕、摩西和大卫所立的国家性的约;神国的新约阶段,神在基督里所立的新约。


A. 普世性之约


神与亚当和挪亚所立的约是“普遍”性的约,是因为这些约是神和所有人类之间的约。在太古历史时期,当设立这些约的时候,神还没有认定以色列作为他的特殊选民。与此相反,亚当和挪亚代表了各个族群和不同国家中的每一个人,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将会影响到他们之后所有的人类。这些普遍性的圣约,满足了太古时期神国度治理和运作的需要。正是在这个时期,神建立了他国度的最基本性的次序和安排,来支配和管理着神与整个人类至始至终 的关系。

我们将按时间顺序来考查这些普世性的约,从亚当之约开始,再转到挪亚之约。

1.亚当

亚当是上帝创造的第一个人,因此,当我们说亚当之约时,我们指的是能想到的人类最早的历史阶段。一点也不奇怪,我们发现圣经关于亚当之约的教导,集中在人类生活的几个最基本的方面。亚当之约出现在《创世记》前三章神创造世界的记载之中。有些基督徒不同意神与亚当有正式立约,他们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约”这个词在《创世记》的前三章并没有出现;有的还争论说在这几章中没有发现圣约的基本轮廓。然而,有三点证据强有力地显示了神的的确确与人类的代表亚当有立约的关系。

首先,我们要在下文看到的,圣约的基本成分都确实出现在《创世记》的第一至第三章。神的慈爱,人类忠心的要求,以及忠心和不忠心带来的后果都出现在这些章节里面。

神与亚当立约的第二个证据是在《何西阿书》六章7节,“他们却如亚当背约,在境内向我行事诡诈。”这节经文把以色列的罪和亚当在伊甸园所犯的罪相比较,提到他们两者都违背了神的盟约,以色列背约正如亚当在伊甸园背约一样。

神与亚当立约的第三个证据在《创世记》六章18节,上帝对挪亚这样说,“我却要与你立约,你同你的妻与儿子、儿妇,都要进入方舟。”这节经文是圣经中第一次正式使用“约”这个词。这节经文很重要,因为翻译成“我要。。立”这个词语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含义“开始或重新设立一个约”,而是“重申、确认”一个已经存在的约。挪亚之约的出现是确认前面已经存在的盟约,即神与亚当所立之约。

无论我们称神对亚当的安排是不是一个“盟约”,很显然,神和亚当建立了一个严肃的关系,而亚当代表了整个人类。这个与亚当的安排或盟约的焦点是建立了神与人类关系最基本的形态。由于这个原因,我们可以称之为“根基之约”。这个盟约中,神为人类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设立了基本的生存模式。亚当和夏娃被指定作为神尊贵祭司的形象,要把神的国扩展到地极。但是他们被诱惑,他们失败了。他们遭受了悖逆的痛苦,但是神却仍旧给他们希望。简而言之,亚当之约设置了长久以来人类和神之间关系的范畴,设立了我们在他国度中的使命基础。

2.挪亚

第二个普遍性的约,就是神与挪亚立的约,此约也是建立在神国度的太古阶段,涉及到一些全人类都要面临的最根本问题。神与挪亚的约记载在《创世记》的两章经文里面,即《创世记》第六和第九章。创六:18 说:“我却要与你立约,你同你的妻与儿子、儿妇,都要进入方舟。”正如上文提到的,挪亚之约不是一个自成全新的约,它实际上是一个确认的约,也就是说,是对神与亚当之约或安排的进一步完善。与挪亚立约强调的重点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在洪水之后,神在实质上确立了这个约。创九:9-11 说:“我与你们和你们的后裔立约,并与你们这里的一切活物,就是飞鸟、牲畜、走兽,凡从方舟里出来的活物立约。我与你们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神与挪亚所立的约,以某种重要的方式,影响了从那个时候起一切的活物。挪亚之约的设立确定了创造次序的稳定性,由于这个原因,此约可称为“稳定之约”。当挪亚和他的家离开方舟时,神知道人类严重的罪的倾向性,而且表明了实现其国度目的的长期计划。创八:21-22 说:“耶和华闻那馨香之气,就心里说:‘我不再因人的缘故咒诅地(人从小时心里怀着恶念),也不再按着我才行的,灭各种的活物了。地还存留的时候,稼穑、寒暑、冬夏、昼夜就永不停息了。’”为了保证这个计划,神与挪亚立约,应许自然要保持稳定,以便人类能够在堕落的世界中繁衍下去。这个普世的约,和与亚当所立的约一样,建立了人类生存的基本结构,适应于任何地方、任何时候和任何民族。


B. 国家性之约


当神的国从太古时代进入到神特别注重以色列的时期,神设立三个民族或国家性的盟约。 我们称这些盟约为“国家性的约”,是因为他们主要涉及的是作为神特别的选民以色列人。我们将以时代顺序来看这些国家性的约,从亚伯拉罕开始,接着到摩西,最后是大卫。


1. 亚伯拉罕

因为第一个国家性的约是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所以亚伯拉罕就被称为全以色列之父,《创世记》第15章和17章清楚地提到了亚伯拉罕之约。 第一次提到神与亚伯拉罕立约出现在创十五:18-21  “当那日,耶和华与亚伯兰立约说:‘我已赐给你的后裔,从埃及河直到幼发拉底大河之地,就是基尼人、基尼洗人、甲摩尼人、赫人、比利洗人、利乏音人、亚摩利人、迦南人、革迦撒人、耶布斯人之地。’”这里所说的“立约”,字面意思就是“签约”,是表示开始一个盟约的正常方式。接着,几年之后,神详细阐明了他与这位族长的盟约,创十七:1-2 说:“亚伯兰年九十九岁的时候,耶和华向他显现,对他说:‘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我就与你立约,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这段经文,神“确认”或者“建造”以前他在十五章与亚伯拉罕所立之约。这个词和创六:18 所用的词是一样的,当时,神向挪亚确认他先前与亚当所立的约。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很重要,因为它将以色列民族跟地上很多别的民族分别出来,成为神特别的器皿,要把神在天上的国带到整个地上。这 个过程的第一步就是为这个民族设立一个异像,神应许亚伯拉罕有众多的后裔,以及可以建立国家的土地,以此来建立神的国。因着这个原因,亚伯拉罕之约可以称之为“应许之约”。就如创十五:18  说:“当那日,耶和华与亚伯兰立约说:‘我已赐给你的后裔,从埃及河直到幼发拉底大河之地。。’”而且创十七:2 说:“我就与你立约,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这些圣约的应许,为以色列人作为神国中子民的全部盼望,设立了一个永远的异像。


2. 摩西

以色列人迁到埃及,遭受奴役之苦后,神带领他们进入国家之约的第二个阶段,就是与摩西所立之约。与摩西所立之约和亚伯拉罕之约紧密相连,从许多方面,它增进了亚伯拉罕之约,摩西没有把他自己看成是前所未有的,相反,摩西常常提到亚伯拉罕之约,是他在国度中所有工作的基础。出三十二:13 ,摩西代表民族这样恳求神,说:“求你记念你的仆人亚伯拉罕、以撒、以色列,你曾指着自己起誓说:‘我必使你们的后裔象天上的星那样多,并且我所应许的这全地,必给你们的后裔,他们要永远承受为业。'”这个约不是一个取代亚伯拉罕之约的全新之约,相反,它是建立在神与亚伯拉罕所立之约的基础之上,与之融洽一致,相得益彰。神透过摩西与以色列人所立的圣约,主要记载在《出埃及记》第十九至二十四章,当神在西奈山下聚集以色列十二个支派,使他们形成一个国家,一个政治上一体的子民。虽然摩西之前,神的百姓也有规章制度,但是,和任何一个新兴的国家一样,那个时候,以色列所需要的东西,其中一个主要的就是一套律法系统,一套规章制度来治理国家的生活。因此,神赐给以色列人十条诫命和约书来指导整个国家,由于这个原因,和摩西所立之约可以称之为“律法之约”。实际上,摩西之约十分强调律法,以致当以色列民同意参与这个圣约时,他们的承诺是以对神律法承诺的形式出现。出十九:7-8 说:“摩西去召了民间的长老来,将耶和华所吩咐他的话,都在他们面前陈明。百姓都同声回答说:‘凡耶和华所说的,我们都要遵行。’摩西就将百姓的话回复耶和华。”因此,我们看到神与以色列人的第二个盟约是与摩西所立的盟约,这个盟约是一个强调律法的盟约。
 

3. 大卫

来到大卫时期,以色列已经成为一个完全成熟的王国。大卫之约也是一个国家性的约,因此它和前面的摩西之约息息相关。所罗门在代下六:16 说得很清楚,“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啊,你所应许你仆人我父大卫的话说:‘你的子孙若谨慎自己的行为,遵守我的律法,象你在我面前所行的一样,就不断人坐以色列的国位。’现在求你应验这话。”神对大卫的应许依赖于对摩西律法的信实,大卫之约建立在以前神与以色列人所立之约的基础之上。虽然我们无法确切知道具体在什么时间神与大卫立了此约,但是诗篇89篇这段经文清楚地说明了大卫之约的内容。诗八十九:3-4 讲述神对大卫的应许: “我与我所拣选的人立了约,向我的仆人大卫起了誓。我要建立你的后裔,直到永远;要建立你的宝座,直到万代。”这段经文指出大卫之约主要集中在以色列的王权上;更精确的说,这个约应许大卫他的后裔要永远坐在以色列的王位上。当大卫成为神百姓的君王之后,他通过把以色列变为一个王朝来祝福他的国家,也就是说,他带领他们进入国度发展的更高一层,为保障国家将来的祝福,神应许稳固的永久王位继承方式,即设立一个王朝。所以,我们可以把大卫的约称之为以色列的“王权之约”。


C. 新约

既然我们对普遍性的约和国家性的约有了一定的基本了解,现在我们可以看一看贯穿神国度最后一个阶段的盟约:即新约。除了我们已经看到的五个圣约之外,旧约的先知提到神国度的最后阶段,将会有一个新约,他们宣称这个新约比以前任何一个盟约都伟大。圣经中很多地方都提到了这个新约,但是《耶利米书》三十一章和《以西结书》三十七章是两处很重要的经文。耶三十一:31 这样提到“新约”:“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先知以西结在几个场合下都提到这一相同盟约是永久的平安之约,如结三十七:26  “并且我要与他们立平安的约,作为永约。我也要将他们安置在本地,使他们的人数增多,又在他们中间设立我的圣所,直到永远。”所有的基督徒都知道,当保罗提醒哥林多人耶稣在最后的晚餐时所说的话,“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林前十一:25)他很清楚地表明这个永远的、平安的新约在基督里面实现了。神透过在基督里的新约来治理神国的最后阶段,我们称之为新约时代。这个新约的设立是为了在这个阶段治理神的百姓,而这个时期是神要完成在太古时期所建立的,又透过以色列国而增进的国度目标。由于这个原因,最好把它看作“成全之约”。这个成全之约是为了治理那些结束被掳,将国扩展到地极的神的百姓而设立的约。新约是神的承诺,他要将他的子民变为被饶恕和被救赎的族类,能够全力服事神,而永不失败。耶三十一:31-34  这样描述这种变化,“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不象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我虽作他们的丈夫,他们却背了我的约。’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这是耶和华说的。”

就如上文看到的一样,神国度最后阶段的来临分三个时期。它的开始时期(奠基)是透过基督在地上的事工以及使徒的工作;它的发展时期(延续)就是我们现在的时间;它的完成时期只有在基督再来,成就一切事情之时。牢记新约国度的这三个时期,对于理解神如何建立新约非常重要。从很多方面,新约的结果也来自三个阶段。新约的转换从基督的第一次来开始生效,新约的发展则是要跨越整个基督教会的历史。然而,只有当基督再来时,新约最终的实现才会发生。当那一天来临时,新约将是神整个所有圣约历史的完全实现。从而神在亚当之约、挪亚之约、亚伯拉罕之约、摩西之约、和大卫之约治理中的终极目的,就在新约里完全的达成。

 

IV. 圣约的动态

每一个约是怎样协调支配神与人之间的互动?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指出重要的一点,就是有一些经文是直接地涉及到神正式进入与人类立约或者确认盟约关系的那个时刻,因而这些经文对每一个盟约分别强调不同的重点,但是在这些不同重点的背后,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有关圣约人生的动态。

亚当之约强调在世界开始之初需要建立一个特定的基本模式;挪亚之约强调自然的稳定性;亚伯拉罕之约着重神的应许;摩西之约强调神的律法;大卫之约凸显了大卫王朝是神特别拣选的王室;而新约则是强调圆满实现。但是,这些着重点不是对圣约人生的综合描述,而只是提到了这些圣约特定的突出部分。为了看到一个较为全面的、圣约里动态的人生画面,我们必须认识到圣约中的人生,包含了远比这些着重点更多的要素。

亚当和神立约的关系,不能简单地说它仅仅涉及了一些基础;挪亚时期,人类和神之间的互动不仅仅只包含了自然的稳定;亚伯拉罕时期,与神的关系也超越了应许之外的很多事情;神在摩西时代的治理也不仅仅局限在神律法的范畴;大卫时期,神和他百姓之间的关系,也不是仅仅参照大卫的王朝;新约中,与神有约的人生远比约的成就这个重点要更为复杂。在我们探讨圣约的人生时,我们会了解到,所有的圣约都遵循相同的基本安排,就是我们已经看到的古代宗主国和附庸国条约的三个模式的结构。神圣约中的人生动态常常包含了神的慈爱善良,对人类忠心的要求,以及人忠心和不忠心所带来的后果。

为了解明旧约中圣约的动态,我们要看看这三个因素在旧约的每一个圣约怎样出现。

A. 普遍性的圣约

太古历史时期,神与亚当建立了基础之约,与挪亚建立了自然稳定之约,但是这些圣约之下的人生则包含了更大范围之内的东西,可以归纳在神的慈爱,人类的忠心,和人类忠心及不忠心所产生后果这三个条款之下。

我们简单看一下,在初始时期的每一个约里都是这样:首先是亚当之约,接着是挪亚之约。

1. 亚当

神的慈爱:即使在人类第一个男人和女人犯罪之前,神已向他们施行了很多慈爱。他为人类预备了这个世界,使之从混沌状态变为次序井然。神为亚当和夏娃创造了一个壮观辉煌的伊甸园,让 他们居住,赐给他们各种各样的特权,这些慈爱的举动为神与人类第一个立约的方式做了铺垫。

人类的忠心:亚当之约也要求人类忠诚守信,除了要求亚当和夏娃以神的形象来服事之外,神用分别善恶树来试验他们的忠心。神在创二:16-17 吩咐说:“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亚当时期,在圣约下的人生,神要求人类要忠心是无可否认的。

导致的后果:亚当和夏娃的忠心和不忠心都会产生一定的后果。神告诉亚当和夏娃,如果他们不忠心而吃了禁果,他们的后果就是要遭到咒祖。就像神在创二:17 告诉他们的:“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其暗含的意思是,如果亚当和夏娃通过了这个试验,他们就会得到大大的祝福,就是他们可以服事神,扩展神的国度。因此神与亚当之约的关系,也包含了因忠心和不忠心而带来的后果。所有适合于亚当和夏娃的情形,同样适合于他们的后裔,和神一起的人生继续包含了神的慈爱、人类的忠心以及带来的后果。


2. 挪亚

除了亚当的盟约之外,在这三个圣约动态上,神也涉及到挪亚及其后裔。

神的慈爱善良:首先,神的慈爱预备了挪亚之约的方式。当神按照其公义的审判,决定要毁灭人类的时候,他也定意要救挪亚及其全家。创六:8 这样说:“惟有挪亚在耶和华眼前蒙恩。”神向挪亚和他的全家施行了极大的慈爱。

人的忠心顺服:神要求挪亚对神忠心。神吩咐挪亚建造方舟,聚集动物。创六:18-19 告诉我们与挪亚立约和挪亚的责任的关联是何等的接近,这段经文说:“我却要与你立约,你同你的妻与儿子、儿妇,都要进入方舟。凡有血肉的活物,每样两个,一公一母,你要带进方舟,好在你那里保全生命。”挪亚有责任和他的家人一起进入方舟,把动物也带进方舟,保存他们的性命。甚至在洪水之后,神重申挪亚的责任,就是要作为神的形象来完成人类的使命。还有其他的事情,神在创九:7 说:“你们要生养众多,在地上昌盛繁茂。”挪亚之约的重点在神对自然稳定的应许上,这并没有排除挪亚以及其所代表的人类对神的忠心。

导致的后果:挪亚时代,也存在人类忠心和不忠心所带来的后果。挪亚自己对神很忠心,因此,神喜悦他在洪水之后给神的献祭,祝福他,给他一个稳定的世界。 就像创八:20-21 所说的,“挪亚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拿各类洁净的牲畜、飞鸟献在坛上为燔祭。耶和华闻那馨香之气,就心里说:‘我不再因人的缘故咒诅地(人从小时心里怀着恶念),也不再按着我才行的,灭各种的活物了。’”但是神也清楚地表明,如果违背神就会遭受咒诅的严厉后果。比如,在创九:6  神说:“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圣约中人生的三个动态也继续适用于挪亚整个的后裔。

 

B. 国家性之约

所有在太古时期的普遍性之约中显示的真理,也同样适用在神与以色列所立的国家性之约中。亚伯拉罕之约的重点强调的是应许;摩西之约则强调律法;大卫之约的重点是大卫家永远的王位,这三个约都遵循宗主国和附庸国条约的模式。上帝的慈爱,人类的忠心以及人忠心与否导致的后果,这些动态要素都出现在这三个圣约的不同阶段中。再一次,我们要按他们出现的次序逐个看一看这些圣约:

1. 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之约强调对以色列的后裔和土地的应许,但是这个时期,约的三个动态都依然运作。

神的慈爱善良:神向亚伯拉罕彰显极大的慈爱,比如,在最初呼召亚伯拉罕的时候,也就是在与神立约的很多年前,神就向亚伯拉罕显明极大的慈爱,神在创十二:2 这样说:“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亚伯拉罕整个的人生中,神向亚伯拉罕大施怜悯,赦免其罪,称他为义,在患难中保护他。

人的忠心顺服:神也要求这位族长忠心,比如,即使在神最初呼召的时候,也要求亚伯拉罕遵守。创十二:1 我们看到神这样吩咐他:“。。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上帝要求亚伯拉罕离开他的本地和父家,到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地方。创十七:1-2 在神与亚伯拉罕确认他的约时,怎样提醒亚伯拉罕要忠心:“亚伯兰年九十九岁的时候,耶和华向他显现,对他说:‘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我就与你立约,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尽管很多基督徒看不到这一点,但是,亚伯拉罕与神的立约关系不全部都是应许;和旧约其他全部的圣约一样,神要求亚伯拉罕忠心顺服。

导致的后果: 亚伯拉罕的忠心或者不忠心会有不同的结果,这一点,神说的非常清楚。创十七:1-2,神要求亚伯拉罕要忠心,尤其注意第二节祝福的结果,“。。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我就与你立约,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神明确地说亚伯拉罕后裔的繁盛是忠心的结果。相应的,神也说,不忠心将带来严重的咒诅,创十七:10-14  “你们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礼,这就是我与你,并你的后裔所立的约,是你们所当遵守的。你们都要受割礼(注:原文作"割阳皮"。14、23、24、25节同),这是我与你们立约的证据。你们世世代代的男子,无论是家里生的,是在你后裔之外用银子从外人买的,生下来第八日,都要受割礼。你家里生的和你用银子买的,都必须受割礼。这样,我的约就立在你们肉体上,作永远的约。但不受割礼的男子,必从民中剪除,因他背了我的约。”神要求割礼作为承诺对盟约忠心的记号,以致以色列男人当中任何人不受割礼,就要遭受从神的民中被剪除得咒诅,被排除在圣约人生的祝福之外。

这三个盟约动态密切相连地出现于亚伯拉罕的约中,而且从亚伯拉罕到下一个摩西之约之间,继续掌控、治理着神子民的人生。


2. 摩西

与摩西所立之约的重点是神的律法,因为设立这个约的时候,正是神要将以色列从部落民族变为一个统一的国家。 但是,如果认为在摩西之约下的人生没有其他的圣约所包含的动态,那就大错特错了。为了证明所有约的动态都出现在摩西之约里面,让我们简单看一下这个约的核心,就是十条诫命。十诫中,在引入神的律法之前的序言里面,神的慈爱就清晰可见。

神的慈爱善良:出二十:2  “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曾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神与摩西的约不是行为之约,而是怜悯和恩典之约。

人的忠心顺服:虽然如此,十条诫命说得很清楚,神要求他的子民要忠心,就像出二十:3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第一条诫命  --  神的恩典支持而且导致忠心的要求。 神的恩典和人的忠心并不冲突;相反,它支持而且导致忠心的要求。

导致的后果:除此之外,出二十:4-6 提到忠心或不忠心而产生的后果, “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做什么形象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出现在十诫的动态,从摩西时代一直延展到大卫之约时的所有人生。


3. 大卫

神与以色列民族所立的最后一个盟约,就是大卫之约,强调了神要建立大卫的后裔成为治理以色列的永久王朝。然而,当我们从大的画面来看时,很显然,以色列王权的恩赐也来自神的慈爱、人类的忠心及其后果这样的环境中。

神的慈爱善良:诗篇八十九:3-4 这样论及神与大卫的约:“我与我所拣选的人立了约,向我的仆人大卫起了誓。我要建立你的后裔,直到永远;要建立你的宝座,直到万代。”这些经文反映了神向大卫所显示的慈爱。他拣选大卫,建立大卫及其子孙成为治理以色列的永久王朝。

人的忠心顺服:但是神要求大卫和他的子孙忠心,他们被要求遵守神的律法。

导致的后果:神也警告他们由于不忠心所产生的严重后果。诗八十九:30-32 这样说:“倘若他的子孙离弃我的律法,不照我的典章行,背弃我的律例,不遵守我的诫命,我就要用杖责罚他们的过犯,用鞭责罚他们的罪孽。”如果大卫的子孙离弃了神的律法,他们会受到严厉惩罚,另外一方面,如果大卫的子孙忠心于神,他们就会受到大大的祝福。

我们读以色列的历史,从大卫时代直到旧约结束时期,显而易见,这些约的动态依然是盟约人生中的特点。因此,三个约的动态都出现在旧约时期以色列的每一个圣约里面。


C. 新约


把普遍性之约和国家性之约里面的人生动态存在心里,我们已经准备好转到新约,就是成全之约。透过旧约的诸约来治理运作而逐步发展的神的国度,因着耶稣基督亲自设立新约的事工而达它的高潮。虽然如此,就像在其他圣约里面那样,基本圣经盟约的动态在基督的新约里面也是显而易见的。

神的慈爱善良:首先,新约中包含了神的慈爱。当神设立新约时,神应许向被掳的子民大施恩慈。像耶三十一:34 说的,“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新约以这种以及其他很多方式清楚地显示神的仁慈。

人的忠心顺服:同时,人类的忠心也是新约的一个因素。神没有答应除去他的律法,也没有要求人们不去遵守。相反,他要求人们的忠心。但是神也在耶三十一:33 应许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这节经文教导我们神会给他的子民一颗喜爱律法的心,这样,人们可以从心底里顺服他。

导致的后果: 最后,忠心的结果也是显然的,像耶三十一:33说的,“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这个结构提供了一种 确据,神要带给他的子民极大的祝福,因为他们要遵守盟约的职责。

我们必须时常记住,遵循神的国在基督里末后世代的模式,新约是通过三个阶段来产生其果效的。新约的奠基阶段是在耶稣的第一次降临和使徒们的事工中;新约的延续贯穿在整个教会历史中,透过基督在教会里掌权,以多种方式开花结果;新约的成全是在神国的成就阶段,当耶稣基督在荣耀中二次降临时,到达其完全的地步。


国度的奠基:新约的奠基是因为基督完成了他在地上的事工。 基督忠心于所有盟约的要求,从他出生起,他从来没有违背过他天上的父,不仅如此,因为基督替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做了赎罪祭,他的义就算在所有在基督里有得救信心的人身上。基督一次的献祭是如此的完全,不需要重复。来十:12-14  “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从此等候他仇敌成了他的脚凳。因为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因为这个赎罪祭,新约就开始了。就像来九:12-15 说,“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圣,身体洁净,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神吗?为此,他作了新约的中保,既然受死赎了人在前约之时所犯的罪过,便叫蒙召之人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神进入历史,通过差遣他的儿子遵守神律法的每一部份,并以自己献上当作完全无瑕疵的赎罪祭,来设立新约。基督的赎罪祭为那些在基督里有得救信心的人,带来永久的赦免。

国度的延续: 尽管基督第一次降临的救赎工作非常重要,但是新约的伟大救恩也依赖于基督在新约中,持续作中保的工作。日复一日,基督在天上父神的宝座前替他的百姓代求。来七:24-25  “这位既是永远常存的,他祭司的职任就长久不更换。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因为基督作王且替我们代求,我们可以确信基督将带领所有在他里面有信心的人,度过我们现在面临的试探和困难。

国度的成全:最后,因为耶稣已经替我们付了罪债,而且继续替我们代求,我们可以确信将来有一天耶稣会第二次降临,完成新约里面所有的应许。来九:28  “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当那一天到来时,每一个相信基督的人,将在神永远的新天新地的国度里面,得到完全的圣洁和永远的生命。

因此,当我们读到关于圣经里的盟约时,记着每个圣约阶段都有其与众不同的重点,这是非常明智的。但是我们也同时必须牢记,与神有约的人生包含比这些重点更多的要素。神圣约里人生的每个阶段都包含了全范围的约的动态。


V. 圣约的子民

谁是神约中的子民?哪些人包含在神的约重,哪些人不包含在里面?这些不同的人怎样涉及到神圣约的动态?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需要涉及两个方面:第一,我们将探讨人类不同的分类;第二,我们将要看一看约的动态对这些不同人群的应用。


A. 人类的分类

很遗憾,我们生活在一个对圣约的子民非常模糊不清的时代。极大程度上,福音派基督徒认为在世界上有两种人:信徒和非信徒,得救和没有得救的。其实,这种基本分类一点没有错,圣经也很多次这样说。但是这样会产生问题,因为很多福音派把信徒和在神的圣约里有份的人划等号,而把非信徒和在神的圣约之外的人等同起来。按照这种想法,这世上只有两种人,任何得救的人都是在圣约里面的人,任何没有得救的人就是在圣约之外的人。但是,当我们仔细察看圣约中的子民时,很快就显明地发现这种简单的二分法,没有办法充分地描述人类状态。为了找到一个比较适当的方式来考虑人的分类,我们着眼于两个问题:第一,圣约之内人的分类;第二,那些包含在圣约之内的人和那些排出在圣约之外的人之间的分类。

1. 圣约之内的人

第一点,我们注意到,圣经中每一个圣约都出现重要的人的分类。旧约中每一个盟约中都同时包含了信徒和非信徒。 在亚当之约和挪亚之约中,这点不难发现。他们严格地被称为普遍性的约,是因为所有的人,不管信徒或者非信徒,都因这些圣约而与神有关联。亚当之约中设立的基本原则,同时适用于那些有得救信心的人和那些没有得救信心的人。挪亚之约中神对自然稳定的应许,同时适用于信徒和非信徒。因此,在太古历史时期,在世界上有两种人:在神的约中的真信徒和同样也在神的约中的非信徒。亚伯拉罕、摩西、大卫的国家之约也具有类似情况,每个盟约同时都包含了信徒和非信徒。旧约里面很清楚,经过这么多世纪,证明大多数的以色列人不是信徒,尽管他们也在神的约里。整个国家作为圣约中的百姓,只有一些是真信徒,从他们的罪中永远得救。因此,以色列的国家之约包含了信徒和非信徒。这样看来,神与以色列所立的国家之约中的百姓,和神与亚当、挪亚所立的普遍性之约中的百姓非常相似。现在,当我们考虑到关于新约的约 中之民时,会出现另外一个复杂因素。新约中的应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约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真信徒。耶三十一:34 说:“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新约的盼望在于神的百姓要完全地从罪中得赎。每个人都要认识耶和华,毫无例外。但是,这是新约的最终目的,同时,我们还必须再次记得,新约时期,神国的完成需要三个阶段:在耶稣基督的第一次降临时奠基;在现今的教会中延续;在基督第二次荣耀降临时圆满完成。换句话说,新约的盼望不是在耶稣基督第一次降临时,就突然完全彻底地完成。其结果是,在基督再次降临,带来完全的救恩之前,新约中同时存在信徒和非信徒。一方面,新约中的人包含了经历基督里得救信心的男女,不论犹太人还是外邦人,他们是基督的宝血买赎回来的真信徒,而且永永远远的因信称义。另外一方面,新约中的人也包含了犹太人和外邦人中的假信徒,虽然他们没有得救的信心,但是他们却经历了一定的新约祝福。约壹二:19 说:“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他们出去显明都不是属我们的。”使徒在这里写到有关离开基督信仰的人,他说,从一种意义上讲,他们是“属于我们的”,也就是说,他们是基督教会的一部分。但是,他又说,因为离开信仰,他们很明显是“不属于我们的”。也就是说,他们不是真信徒。那么,约翰怎么知道这个呢?像他说的,如果他们真的属于我们,他们应该与我们同在。也就是说,他们应该持守信仰到底。我们都知道,教会的花名册中包含了从罪中得救的人和没有得救的人。没有人宣称在新约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真正得救的人,即使我们不能常常分辨他们,但是新约明确地教导我们,在基督第二次降临之前,教会,也就是新约的团体,同时包含了真信徒和假信徒。


2. 包含在约内和排除在约外的人

第二点,我们也必须认识到,在特定圣约之内的人和在特定圣约之外的人之间具有的重要分别。我们知道,每个人都包含在与亚当和挪亚立的普遍性的约里面。没有人排除在这些约所建立的根基原则和自然稳定之外。但是神一旦拣选了以色列人作为他特殊的子民,人类的情形也就发生了变化。随着以色列民被拣选作为神的圣约之民,就增加了复杂性。我们已经知道,亚伯拉罕、摩西、和大卫之约中同时包含了信徒和非信徒,但是这些盟约是与一群人所立的,这群人包括以色列人和少数归入以色列的外邦人,这意味着,在极大程度上,外邦民族被排除在这些约之外。准确地讲,所有的人,包括外邦人都是普遍性之约中的人,但是外邦人却不包括在以色列的国家之约以内。弗二:12 ,保罗这样描述以弗所的没有信主之前的外邦人,“那时,你们与基督无关,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在以色列国家性约外面的人,没有神,也没有盼望。因此,当神给以色列国家性之约时,实际上 ,世界上有三种人:

那些在神的以色列圣约之内的真信徒;

那些在神的以色列圣约之内的假信徒;

那些在神的以色列圣约之外的人。

新约中也具有相同的三种情况。我们已经看到的,耶稣基督在荣耀里第二次降临之前,新约中同时包含信徒和非信徒。但是,除了新约中这两种人之外,我们也必须加上第三类,拒绝福音的男男女女,就是那些宣称他们不是基督徒的人,那些不属于教会的人。他们被排除在信仰之约以外。而在旧约国家性之约期间,那些在圣约之外的人基本上是外邦人,现在,耶稣基督已经来了,那些在新约之外的人既有犹太人,也有外邦人,他们都不属于基督,或者他的教会。

因此,我们了解,根据和圣约的关系,圣经以多种方式把人分类。普遍性的约包含了所有的人,信徒和非信徒;国家性的约把大部分的外邦人排除在外,但是,也包含了以色列中信徒和非信徒;直到耶稣基督再来洁净他的教会之前,新约把没有基督信仰的犹太人和外邦人排除在外,但是同时也包含了犹太人和外邦人中的信徒和非信徒。


B. 动态的应用

我们既然已经明白了,人类根据与圣约的关系分成不同的类别,我们就转到另外一个问题:这些约的动态  --  神的慈爱,人的忠心,人类忠心和不忠心而导致的后果  --  是如何应用到这些不同类别的人身上?

当我们读旧约,试图理解经文的原意,并且设法应用到我们今天的人生时,重要的是,我们要记得的,旧约时代最初读旧约的以色列人和我们今天读旧约的基督徒,都面临一个相似的三种类别的人:

那些圣约外的人;

圣约里面的非信徒;

圣约里面的真信徒。

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希望明白约的动态如何应用到生活在旧约时代的人们,然后把原意的不同层面和我们联系起来,我们就必须经常想到这三种人。

1. 排除在约外的非信徒

首先我们需要考虑那些不包括在以色列国家之约和新约之内的非信徒。

虽然这些非信徒实际上是失落的人,他们的确与亚当和挪亚之约有份,因而他们的人生也受到所有三个圣约动态的影响。

神的慈爱善良:所有的非信徒都经历了神向所有人施的恩慈。正如耶稣在太五:44-48 说的,“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什么赏赐呢?就是税吏不也是这样行吗?你们若单请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么长处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这样行吗?所以你们要完全,象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我们经常称这些祝福为“普遍恩典”,因为这些不是拯救的怜悯,而是向所有人施发的恩典。

人类的忠心顺服:即使在国家之约和新约外面的非信徒也有义务向他们的造物主忠心。 很多在圣约之外的非信徒至少对神的启示给以色列和教会的特殊启示有一定的了解,这些了解要求他们有责任忠心。但是,除此之外,即使那些对旧约和新约教导没有任何知识的人,也应透过普通启示或自然启示,基本了解他们有责任服事上帝。正像保罗在罗一:20 说的,“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因此,即使在以色列之约和新约之外的非信徒,也有一个最基本的责任敬拜服事他们的造物主。

导致的后果: 在国家之约和新约外面的非信徒也经历他们行为所带来的后果,有些时候,当非基督徒按真理行事为人时,神会给予他们暂时的祝福。即使这些非信徒活在智慧中的话,也有益处。另外一些时候,对于他们的恶行,神给予暂时的惩罚。尽管盟约之外的人有这些混合的经历,当基督再来时,这些不信的人得不到从神来永远的祝福,他们要接受神永远的审判。

无论是处在当初以色列国家之约以外的非信徒,还是现在新约以外的非信徒,都以这些方式经历着普遍性盟约的动态。


2. 包含在约内的非信徒

第二,我们需要考虑那些包括在以色列国家之约合新约之内的非信徒。他们也经历了圣约的三个动态:

神的慈爱善良:神对在以色列国家之约和新约中的非信徒比在这些圣约之外的非信徒彰显更大的慈爱和怜悯。 不错,他们没有得到得救的恩典,因为他们不是真正的信徒。然而,在旧约时,与以色列有份会有极大的优势。就像在新约中,如果与教会有份会有极大的优势一样。当使徒保罗描述不信的以色列人的好处时,谈到这种参与神特殊盟约的优势,罗九:4 这样说:“他们是以色列人,那儿子的名分、荣耀、诸约、律法、礼仪、应许,都是他们的。”神对以色列国家之约合新约中的非信徒比在这些圣约之外的非信徒彰显更大的怜悯。旧约中,不信的犹太人从埃及被救出来,他们在西奈山接受神的律法,他 们没占领应许之地,他们在大卫及其子孙的统治下受到祝福。同样,新约教会的非信徒受真信徒的牧养照顾,他们在讲道中听到神的话,他们分享圣灵的工作,以此或其他方式,在特殊圣约团体中的非信徒得到极大的从上帝而来的恩慈。

人类的忠心顺服:这些在以色列国家之约和新约中非信徒,因为在约重而受到这些益处,相应地,他们也要求更高的忠心。他们对神的旨意的知识比在圣约之外的非信徒了解得更多,所以,他们也被要求更多的顺服和服事。 正如耶稣在路十二:48  说的,“惟有那不知道的,做了当受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那些听到神话语真理的人,那些知道神道路的人,有责任对神更加忠心。

导致的后果: 这些人也经历忠心和不忠心所带来的后果。一方面,他们在今生会受到强化的祝福或者惩罚,也就是,受到很多不同类型的短暂祝福或咒诅。但是,另外一方面,当基督再来时,在神的圣约里面的非信徒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永久的咒诅,永久的审判。 因为他们不相信神在基督里面的应许,他们仍然失落在罪中,落入永久的惩罚。这是《希伯来书》的作者这样警告新约里对非信徒的永久性审判,来十:28-29  “人干犯摩西的律法,凭两三个见证人尚且不得怜恤而死;何况人践踏神的儿子,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你们想,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注意,这些人是被“约的血”“成圣”的,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是得救的。他们只是被分别为圣,他们只是在神的约里面而已。当这些人违背神时,他们常常不同程度的这样做。只有一个结果,就是神永远的审判,这个审判是为神的仇敌所预备的。这个审判是更加严厉的,因为他们得到的恩慈也是巨大的。

因此,我们看到神的慈爱、人的忠心、及其后果,这些约的动态对于在国家性之约和新约之内的非信徒而言会更为强化。但是,最终的结果,如果这些非信徒不悔改,没有得救的信心,他们就会遭受神永远的审判。


3. 包含在约内的信徒

第三,我们需要考虑那些包含在以色列国家之约和新约之内的真信徒。

神的慈爱善良: 这些人是神奇妙救赎的子民,在基督里注定有不可夺去的永生。在他们身上,有神完全不能测度的慈爱,包括罪得赦免,与神永远的同在,正如保罗在罗八:1-2 说的,“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

人类的忠心顺服: 这同时,当我们在神的律法里面不被定罪时,我们也被要求忠心顺服神,感谢神在基督里为我们所成就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罗八:7 ,保罗继续拿信徒和非信徒相比较,他说:“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相对应,爱神的就是顺服他的律法,因此,罗八:12-13 ,保罗加上这些话。“弟兄们,这样看来,我们并不是欠肉体的债,去顺从肉体活着。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话句话说,信徒有责任和非信徒生活不一样,也就是说,他们有责任顺服神的律法,这样做不是为了挣得救恩,而是为了尊崇神。像旧约中的以色列人,基督徒需遵守圣经的原则规定,来检验证明他们的信心,旧约中真正的信徒被要求遵守摩西的律法,以此试验他们的信心,就如摩西在申八:2 告诉百姓的,“你也要记念耶和华你的神在旷野引导你这四十年,是要苦炼你、试验你,要知道你心内如何,肯守他的诫命不肯。”新约中的基督徒也要求同样的试验,保罗在林后十三:5 告诉哥林多人,“你们总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没有,也要自己试验。岂不知,你们若不是可弃绝的,就有耶稣基督在你们心里吗?”基督是完全顺服神的儿子,他的义归于我们,使我们确信有永远的救恩。然而,在我们平常的生活中,我们要证明神已经给了我们的救恩,保罗在腓二:12鼓励腓立比人说,“这样看来,我亲爱的弟兄,你们既是常顺服的,不但我在你们那里,就是我如今不在你们那里,更是顺服的,就当恐惧战兢,做成你们得救的工夫。”

导致的后果:旧约和新约中真的信徒要体验他们忠心或不忠心而带来的后果。一方面,真信徒会经历神暂时的祝福和惩罚,最小程度上,我们被赋予圣灵的祝福,除此之外,神常常甚至给他的子民肉身上的祝福,但是,反过来也是一样的,《希伯来书》的作者解释神透过管教来训练他的真子民,来十二:6 写道,“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此时此刻,尽管这些现今的人生有这些混合经历,但是最终,圣约中的非信徒和圣约中的真正信徒将有很大的不同,那些有得救信心的人只有,也只能有一个结果。当基督在荣耀中再次降临时,只有真信徒将经历神永久的祝福。当基督在荣耀中再次降临时,只有真信徒将经历神永久的祝福。就像我们在启二十一:7 读到的,“得胜的,必承受这些为业。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儿子。”

 

VI. 结论

旧约的每一段经文都在警告、鼓励最初的读者去思想他们与圣约关系的状况,我们今天也必须这样作。 旧约随处都呼召那些在以色列之约外面的非信徒,要他们自己归向神,进入神的圣约里面,否则就要受到神永远的审判。今天,旧约也同样呼召那些在新约之外的人。最初,旧约呼召那些在以色列国家之约里面不信的人,现在也同样呼召那些在新约之内不信的人,凭信心接受神在基督里面的救恩应许,否则就要面临永远严厉的审判,因为他们违背了与神的盟约关系。旧约曾经呼召旧约时代的以色列中真正的信徒,现在也呼召在新约里面真正的信徒,要他们记得神向他们所施的怜悯,要他们忠心活在神面前来证明他们的信心,并要他们不断盼望在神的国度完成时,新天新地中永远的生命。

当我们记得如何将圣约的动态应用到这些不同种类的人群时,我们就能明白应该怎样把旧约应用到我们的人生和我们周围其他人的人生里。我们今天读旧约时,我们要询问每一段经文如何呼吁圣约之外的非信徒,进入神的新约里面。我们也要询问每一段经文如何呼求新约之内不信的人,使他们朝着在基督里有得救信心的方向迈进。我们也要寻求每一段经文,如何呼召新约里面真正的信徒要继续不断地增强他们的信心,在基督的新约里忠心感恩。

本课,我们介绍了有关圣约的圣经教导。我们已经了解到,神透过盟约的安排治理他的国度;旧约中的每一个圣约分别强调了神的国,在不同历史时期所要求的特殊事情;我们已经探讨了与神在圣约关系里的动态,并明白这些约的动态如何应用到过去和现在的不同人群的人生中。圣约构成了旧约中的以色列信仰人生的结构和动态,同样,他们也构成了我们今天人生信仰的结构和动态。

复习问题

1. 最近有什么考古发现能帮助我们了解圣约?

2. 最近考古发现能提供我们有关圣约什么样的洞见?

3. 普遍性的圣约是如何移动神国度目标向前发展的?

4. 国家性的圣约是如何移动神国度目标向前发展的?

5. 新约是如何移动神国度目标向前发展的?

6. 圣约的动态是怎样在普遍性的圣约中表现出来?

7. 圣约的动态是怎样在以色列国家性圣约中表现出来?

8. 圣约的动态是怎样在新约中表现出来?

9. 请描述所有圣约中对人的分类。

10. 圣约的动态是如何应用在这些不同群体的人身上的?



应用问题


1. 圣约中的三个中心特征是如何决定你与神的个人关系?这三个特征在哪些方面突出你与神的关系的重要方面?

2. 在本课的学习中,我们知道所有的圣约是基于神的恩典和怜悯。了解这圣约中最根本的部分为什么对明白在约中我们有需要忠心的要求,忠心或不忠心而带来的后果很重要?

3. 所有圣约都包含祝福与咒诅两种后果。在现代社会中从哪些方面来看这个动态正在工作?在你的教会里?在你自己的生活中?

4. 明白世界上的人分三类会如何影响你看教会中的其他会友?会如何影响你看教会的会友制度?会对你对受洗和圣餐的理解有任何影响吗?

5. 在这节课的学习中你得到的最重要的洞见是什么?为什么?
 

3。有了以上关于上帝圣约的背景资料,现在我们正式查考这段经文时(来八:6-13节),肯定会比较得心应手了。

6 如今耶稣所得的职任是更美的,正如他作更美之约的中保;这约原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来八:6)  --  IIIM 神学教育资源中心的视频课程《上帝的圣约》,主要是从治理神国的角度来看圣约,探讨了神的国度从太古时代,扩展到全地,向着其终极目标推进时,神在历史上每一个阶段所设立的不同圣约所扮演的角色。当一个个旧约中的圣约相继因人的不忠与不顺服,导致了约被破坏,于是神国进入了现今的新约阶段,即神在基督里所立的新约。这约不是突然立的,乃是先知们早已预言,上帝早已应许;不是用牛羊的血所立,乃是用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宝血所立,证明上帝的信实可靠。这是上帝与人立的最后一个约,在基督第二次降临,完成新约里面所有的应许时,国度就圆满成全。当那一天到来时,每一个相信基督的人,将在上帝永远的新天新地的国度里面,得到完全的圣洁和永远的生命,如来九:28 说的, “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这样的新约当然比过去旧约里所有圣约更美、更好,这是不言而喻。

但《希伯来书》的“牧者”不是从国度的治理和发展的角度来看新约的更好、更美,他是从耶稣基督,作为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而立的大祭司,他比照着亚伦的等次而立的祭司的职任更尊贵,更超卓,说明耶稣基督能在神与人之间的关系上作一个更好的中间人,他在天上的真帐幕里事奉,作执事,也就是“牧者”说的“作更美之约的中保”。所谓“更美之约”,指的在新约中,我们有一位永远常存,他祭司的职任是长久不更换,他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上帝的右边坐下(来十:12);借着他的血,给信主的人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来十:19-20),来到施恩座前,“为的是要领受怜悯,得到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在旧约的所有圣约里,我们是看不到这样的一位中保,一位与我们休戚与共的,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在上帝面前,替我们祈求,拯救我们到底的大祭司和中保。 在旧约的所有圣约中,亚当、挪亚、亚伯拉罕、摩西、大卫。。都不能作为上帝与人之间的中保,即使能够,这些“中保”也不过是暂时的,最重要的还是,他们自己软弱,“自身难保”,怎么能成为别人的中保,作别人的代求者?对《希伯来书》这种还“吃奶”的会众(来五:11-14),他们会觉得这种“神学信息”是“干粮”,枯燥乏味,接受不了吗?正好相反,当他们活在水深火热,四面楚歌的时候,这样的信息才是最能鼓励和安慰他们,单单仰望基督,忍耐到底,不可弃绝主的道。

“7 那前约若没有瑕疵,就无处寻求后约了。8所以主指责他的百姓说(注:或作"所以主指前约的缺欠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9不像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因为他们不恒心守我的约,我也不理他们。这是主说的。’10主又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11他们不用各人教导自己的乡邻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主,'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12我要宽恕他们的不义,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愆。’13既说新约,就以前约为旧了;但那渐旧渐衰的,就必快归无有了。”  -- 

大家还要我解释这段经文吗?不是几乎可以说不解自明了吗?

“牧者”引用了《耶利米书》三十一章31-34节 说明新约并非突然跳出来的;上帝早已应许一个更美的约,即新约,将要取代旧的圣约:

耶三十一:31-34

31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32不像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我虽作他们的丈夫,他们却背了我的约。”这是耶和华说的。

33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34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这是耶和华说的。

理由是:

“那前约若没有瑕疵,就无处寻求后约了。。。既说新约,就以前约为旧了;但那渐旧渐衰的,就必快归无有了。”(7,13节)  --  “牧者”没有说的太多,我在上文已经把他没说的都说了。


4。小结:(来八:6-13)

《希伯来书》的“牧者”不是从国度的治理和发展的角度来看新约的更好、更美;对他来说,所谓“更美之约”,指的在新约中,我们有一位永远常存,他祭司的职任是长久不更换,他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上帝的右边坐下(来十:12);借着他的血,给信主的人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来十:19-20),来到施恩座前,“为的是要领受怜悯,得到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在旧约的所有圣约里,我们是看不到这样的一位中保,一位与我们休戚与共的,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在上帝面前,替我们祈求,拯救我们到底的大祭司和中保。 在旧约的所有圣约中,亚当、挪亚、亚伯拉罕、摩西、大卫。。都不能作为上帝与人之间的中保,即使能够,这些“中保”也不过是暂时的,最重要的还是,他们自己软弱,“自身难保”,怎么能成为别人的中保,作别人的代求者?(注:在这段经文里,其实“牧者没有说的太多,这些都是我说的。)


默想:

“同蒙天召的圣洁弟兄啊,你们应当思想我们所认为使者、为大祭司的耶稣。”(来三:1)

有这样一位“更美之约的中保”耶稣基督,我们怎么可以弃绝主的道,像那个在《留言簿》里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基督教背道者”,基督教什么。。什么的。。。?  ( http://www.pcchong.com/999seekgbook/show.asp?id=2097


愿我为你烧尽
Let me burn out for Thee, O Lord


点击播放(mp4 格式,全长约 3.30分钟)

(词曲:Bessie F Hatcher)

(演唱者:陈容 Armando Chin Yong,世界著名声乐家;2011年2月2日,因急性心脏
病而逝世,享年53岁。)

歌词:

1。父阿!普世陷溺罪中,但多少人肯留意,许多信徒说是属你,却把救灵置不理,主我缺乏救灵热诚。

领回你迷失羔羊,愿尽力传播,鼓起爱心,使人人听主福音。

2。主阿!我们何等自私,我们又何等冷酷,任凭世人绝望丧失,救世福音不传播,常常不肯尽我责任,

不肯尽力去救人,漠视你眼泪,伤痛怜悯,漠视你流血的心。

3。主阿!我愿为你烧尽,烧尽成灰为主,别让一生生锈腐蚀,空手失败见天父,主阿用我!

用我一切吸引我更亲近你,直到我摸到,你爱世人的心,甘愿烧尽为我主。

4。主阿!求你拿我碎我!直到我向你屈服,双眼注视爱主十架各各他山宝血流,重新呼召我跟随你,

一切愿为你丢弃,愿爱火燃起。关怀罪人,不甘见他们永死,

5。父阿!我心深觉惭愧跪主前流泪痛悔,赦免我曾忘记誓言,救人事工向后退,我今重新向主应征,

斩段一切的缠累,愿一生为主,爱主事主,传播主救人宏恩。

6。主阿!我愿为你烧尽,烧尽成灰为主,别让一生生锈腐蚀,空手失败见天父,主阿用我!

用我一切吸引我更亲近你,直到我摸到,你爱世人的心,甘愿烧尽为我主。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与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