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以斯帖记 - 一个看不见神的世代

第二十一课 - 第七幕(二) - 犹大人反击

 

经文:斯八:1 - 17

主旨: 末底改奉王的名写新谕旨,王准各省各城的犹大人在一日之间,十二月,就是亚达月(Adar),十三日,聚集保护性命,剪除杀戮灭绝那要攻击犹大人的一切仇敌和他们的妻子儿女,夺取他们的财为掠物。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1。斯八:9 - 17  “9三月,就是西弯月(Sivan),二十三日,将王的书记召来,按着末底改(Mordecai)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并犹大人的文字、方言写谕旨,传给那从印度(India)直到古实(Ethiopia)一百二十七省的犹大人和总督(lieutenants)、省长(deputies)、首领(rulers)。10末底改奉亚哈随鲁王(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 486BC-465BC)的名写谕旨,用王的戒指盖印,交给骑御马、圈快马的驿卒,传到各处。11,12谕旨中,王准各省各城的犹大人在一日之间,十二月,就是亚达月(Adar),十三日,聚集保护性命,剪除杀戮灭绝那要攻击犹大人的一切仇敌和他们的妻子儿女,夺取他们的财为掠物。13抄录这谕旨,颁行各省,宣告各族,使犹大人预备等候那日,在仇敌身上报仇。14于是,骑快马的驿卒被王命催促,急忙起行。谕旨也传遍书珊城。15末底改穿着蓝色、白色的朝服,头带大金冠冕,又穿紫色细麻布的外袍,从王面前出来。书珊城(Shushan)的人民都欢呼快乐。16犹大人有光荣,欢喜快乐而得尊贵。17王的谕旨所到的各省各城,犹大人都欢喜快乐,设摆筵宴,以那日为吉日。那国的人民,有许多因惧怕犹大人,就入了犹大籍。”

《新译本》:9那时是三月,就是西弯月,二十三日,王的文士都召了来,照着末底改所吩咐一切有关犹太人的事,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写了谕旨,从印度到古实的一百二十七省,给各省的总督、省长和领袖,也用犹太人的文字和方言写给犹太人。10末底改奉亚哈随鲁王的名写了谕旨,又用王的戒指盖上印;文书由驿使骑上御养的,为国事而用的快马,传送到各处去。11文书上写着:王准许在各城的犹太人,可以聚集起来,保护自己的性命;也可以毁灭、杀尽和灭绝那些敌对犹太人的各族和各省的势力,包括妇孺,并且可以掠夺他们的财产;12一日之间,在十二月,就是亚达月,十三日,在亚哈随鲁王的各省,开始实行。13谕旨的抄本作为御令,颁发到各省,宣告各族,使犹太人准备那日,好在仇敌身上施行报复。14于是,骑上为国事而用的快马的驿使,迫于王命,就急急忙忙的出发,谕旨传遍书珊城。15末底改穿着紫蓝色和白色的朝服,戴着硕大的金冠冕,又披上紫色细麻布的外袍,从王面前出来;书珊城的人都欢呼快乐。16犹太人得到了光彩、欢喜、快乐和尊荣。17在各省各城中,王的命令和谕旨所到之处,犹太人都欢喜快乐,饮宴放假;那地的人民,有许多因为惧怕犹太人,就都自认是犹太人。

KJV:9 Then were the king's scribes called at that time in the third month, that is, the month Sivan, on the three and twentieth day thereof; and it was written according to all that Mordecai commanded unto the Jews, and to the lieutenants, and the deputies and rulers of the provinces which are from India unto Ethiopia, an hundred twenty and seven provinces, unto every province according to the writing thereof, and unto every people after their language, and to the Jews according to their writing, and according to their language. 10 And he wrote in the king Ahasuerus' name, and sealed it with the king's ring, and sent letters by posts on horseback, and riders on mules, camels, and young dromedaries: 11 Wherein the king granted the Jews which were in every city to gather themselves together, and to stand for their life, to destroy, to slay, and to cause to perish, all the power of the people and province that would assault them, both little ones and women, and to take the spoil of them for a prey, 12 Upon one day in all the provinces of king Ahasuerus, namely, upon the thirteenth day of the twelfth month, which is the month Adar. 13 The copy of the writing for a commandment to be given in every province was published unto all people, and that the Jews should be ready against that day to avenge themselves on their enemies. 14 So the posts that rode upon mules and camels went out, being hastened and pressed on by the king's commandment. And the decree was given at Shushan the palace. 15 And Mordecai went out from the presence of the king in royal apparel of blue and white, and with a great crown of gold, and with a garment of fine linen and purple: and the city of Shushan rejoiced and was glad. 16 The Jews had light, and gladness, and joy, and honour. 17 And in every province, and in every city, whithersoever the king's commandment and his decree came, the Jews had joy and gladness, a feast and a good day. And many of the people of the land became Jews; for the fear of the Jews fell upon them.

上一课,我们看到恶人哈曼死后,以斯帖求王除掉哈曼害犹大人的恶谋;王说因奉王名所写、用王戒指盖印的谕旨,人都不能废除,所以要另颁一个谕旨给犹大人,准各省各城的犹大人聚集保护性命,剪除杀戮灭绝他们的一切仇敌。接下来就是写谕旨了。

“三月,就是西弯月(Sivan),二十三日,将王的书记召来,按着末底改(Mordecai)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并犹大人的文字、方言写谕旨,传给那从印度(India)直到古实(Ethiopia)一百二十七省的犹大人和总督(lieutenants)、省长(deputies)、首领(rulers)。末底改奉亚哈随鲁王(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 486BC-465BC)的名写谕旨,用王的戒指盖印,交给骑御马、圈快马的驿卒,传到各处。”  --  这是亚哈随鲁在位第十二年西弯月(474BC,三月,阳历五/六月,请参考第六课)的二十三日。 波斯帝国的幅员辽阔,有关其行省组织、官衔、快捷地把王令传递等事项,我在以前都解释了,大家可以参考以下几课:

第三课 “用各族方言写的王令”

第五课 “波斯邮袋里的发现”

第七课 “波斯行省,总督(lieutenants)、省长(deputies)、首领(rulers)。。”

第八课 “波斯皇家大道”

谕旨中,王准各省各城的犹大人在一日之间,十二月,就是亚达月(Adar),十三日,聚集保护性命,剪除杀戮灭绝那要攻击犹大人的一切仇敌他们的妻子儿女,夺取他们的财为掠物。 抄录这谕旨,颁行各省,宣告各族,使犹大人预备等候那日,在仇敌身上报仇。于是,骑快马的驿卒被王命催促,急忙起行。谕旨也传遍书珊城。”  --  这是谕旨的内容。我要解释两点:

A。翻译的问题:请大家看原文第十一节:

《和合本》:11,12谕旨中,王准各省各城的犹大人在一日之间,十二月,就是亚达月(Adar),十三日,聚集保护性命,剪除杀戮灭绝那要攻击犹大人的一切仇敌和他们的妻子儿女,夺取他们的财为掠物。

《新译本》:11文书上写着:王准许在各城的犹太人,可以聚集起来,保护自己的性命;也可以毁灭、杀尽和灭绝那些敌对犹太人的各族和各省的势力,包括妇孺,并且可以掠夺他们的财产;12一日之间,在十二月,就是亚达月,十三日,在亚哈随鲁王的各省,开始实行。

《吕振中译本》:11,12文书中王准一省一省的犹大人在一日之间、在十二月、就是亚达月(即∶公历二三月之间)、十三日、都可以聚集,站起来保护自己的性命,将任何族任何省分要攻击他们、的一切军兵、连小孩和妇女、全都消灭、屠杀灭尽,并且夺取他们的资财作为掠物。

《KJV》:11 Wherein the king granted the Jews which were in every city to gather themselves together, and to stand for their life, to destroy, to slay, and to cause to perish, all the power of the people and province that would assault them, both little ones and women, and to take the spoil of them for a prey, 12 Upon one day in all the provinces of king Ahasuerus, namely, upon the thirteenth day of the twelfth month, which is the month Adar.

《NIV》:11 The king's edict granted the Jews in every city the right to assemble and protect themselves; to destroy, kill and annihilate any armed force of any nationality or province that might attack them and their women and children; and to plunder the property of their enemies. 12 The day appointed for the Jews to do this in all the provinces of King Xerxes was the thirteenth day of the twelfth month, the month of Adar.

《NASB》:11 In them the king granted the Jews who were in each and every city the right to assemble and to defend their lives, to destroy, to kill and to annihilate the entire army of any people or province which might attack them, including children and women, and to plunder their spoil, 12 on one day in all the provinces of King Ahasuerus, the thirteenth day of the twelfth month (that is, the month Adar).

如果大家仔细比较以上这些版本的翻译,就会注意到《NIV》的翻译有点隐晦,译者将“妻子儿女”(their women and children)作为“攻击”这个动词的复合直接受词(compound direct object)的一部分,因此将谕旨译作准许犹大人灭绝那“要攻击他们(犹大人)和他们妻子儿女的一切仇敌”,而不是如其他译本作“剪除杀戮灭绝那要攻击犹大人的一切仇敌和他们的妻子儿女”。 很少圣经学者支持《NIV》的译法。《NIV》这样解读原文很可能是认为上帝的子民不应当这样杀害无辜的妇孺。对于抄写《希伯来文圣经》的文士,或者当日的犹大人和以后的犹太人,这样的谕旨不会牵涉任何道德的问题。理由很简单:在五经里,上帝曾吩咐以色列人“。。夺了他(西宏)的一切城邑,将有人烟的各城,连女人带孩子,尽都毁灭,没有留下一个。。。。耶和华我们的上帝也将巴珊王噩和他的众民都交在我们手中,我们杀了他们,没有留下一个。那时,我们夺了他所有的城,共有六十座,没有一座城不被我们所夺。这为亚珥歌伯的全境,就是巴珊地噩王的国。这些城都有坚固的高墙,有门有闩;此外还有许多无城墙的乡村。我们将这些都毁灭了,象从前待希实本王西宏一样,把有人烟的各城,连女人带孩子,尽都毁灭。惟有一切牲畜和城中的财物,都取为自己的掠物。”( 申二:34,三:3-7) 撒母耳也曾对扫罗说:“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在路上亚玛力人怎样待他们,怎样抵挡他们,我都没忘。现在你要去击打亚玛力人,灭尽他们所有的,不可怜惜他们,将男女、孩童、吃奶的,并牛、羊、骆驼和驴尽行杀死。”(撒上十五:3)既然有先例,犹大人对这样的谕旨就不会大惊小怪。

所以,我们不接纳《NIV》的译法,我们认为末底改奉王的名所写的谕旨,是要犹大人在亚达月(Adar),即十二月的十三日,剪除杀戮灭绝那要攻击犹大人的一切仇敌和他们的妻子儿女,夺取他们的财为掠物。

后来犹大人有杀戮敌人的妻子儿女,掠夺他们的财物吗?

斯九:6 说:“在书珊城,犹大人杀灭了五百人。”

斯九:8-10 说:“又杀十个(犹大人仇敌哈曼的儿子)。犹大人却没有下手夺取财物。”

斯九:15 说:“书珊的犹大人又聚集在书珊,杀了三百人,却没有下手夺取财物。”

斯九:16 说:“在王各省其余的犹大人,也都聚集保护性命,杀了恨他们的人七万五千,却没有下手夺取财物。。。”

从以上的记载,我们不知道所杀的究竟是否包括妇孺,只知道犹大人没有掠夺敌人的财物。

以现代人的观点,这样的杀戮敌人和他们的妻子儿女是不能接受的。过去我已经和大家探讨报复的问题,但报复是有底线的,譬如国际战争法,有限制作战手段和方法的法律规定,也有人道保护的规则。前者如禁止使用细菌武器和化学武器,后者规定了大量给予平民居民和战争受难者以直接保护的规则,如严格区分平民与武装部队、战斗员与非战斗员、战斗员与战争受难者;不得以平民和民用物体为攻击对象,也不得攻击已丧失战斗能力的战争受难者;对战俘和平民应予以人道待遇,尊重其人身尊严和个人权利,不对其施以诸如杀害、虐待、酷刑及肢体伤害等暴力行为。。。《以斯帖记》时代的犹大人没有受《国际战争法》的约束,我们就不能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他们的报复行为。


B。犹大人的“仇敌”指的是谁?

亚甲人哈曼是犹大人敌人的首脑,这是毋庸置疑的。波斯帝国内的其他亚甲族人必然是犹大人的仇敌,这是我们可以肯定的。亚甲族的人数有七万五千人吗?(斯九:16)我们不知道。斯九:16 说:“他们(犹大人)的人。。”我们可以推测这些人未必全部是亚甲族人。他们是谁呢? 从《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我们看到“恨”犹大人,与他们为敌,阻扰他们重建圣殿和城墙的,大有人在。请参考以下的经文:

拉四:1-16

1犹大和便雅悯的敌人,听说被掳归回的人为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建造殿宇,
2就去见所罗巴伯和以色列的族长,对他们说:“请容我们与你们一同建造,因为我们寻求你们的上帝,与你们一样。自从亚述王以撒哈顿带我们上这地以来,我们常祭祀上帝。”
3但所罗巴伯、耶书亚和其余以色列的族长对他们说:“我们建造上帝的殿与你们无干,我们自己为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协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塞鲁士所吩咐的。”
4那地的民就在犹大人建造的时候,使他们的手发软,扰乱他们。
5从波斯王塞鲁士年间,直到波斯王大利乌登基的时候,贿买谋士,要败坏他们的谋算。
6在亚哈随鲁才登基的时候,上本控告犹大和耶路撒冷的居民。
7亚达薛西年间,比施兰、米特利达、他别和他们的同党,上本奏告波斯王亚达薛西,本章是用亚兰文字、亚兰方言;
8省长利宏、书记伸帅要控告耶路撒冷人,也上本奏告亚达薛西王。
9省长利宏、书记伸帅和同党的底拿人、亚法萨提迦人、他毘拉人、亚法撒人、亚基卫人、巴比伦人、书珊迦人、底亥人、以拦人,
10和尊大的亚斯那巴所迁移、安置在撒玛利亚城并大河西一带地方的人等,
11上奏亚达薛西王说:“河西的臣民云云。
12王该知道,从王那里上到我们这里的犹大人,已经到耶路撒冷重建这反叛恶劣的城,筑立根基,建造城墙。
13如今王该知道,他们若建造这城,城墙完毕,就不再与王进贡、交课、纳税,终久王必受亏损。
14我们既食御盐,不忍见王吃亏,因此奏告于王。
15请王考察先王的实录,必在其上查知这城是反叛的城,与列王和各省有害。自古以来,其中常有悖逆的事,因此这城曾被拆毁。
16我们谨奏王知,这城若再建造,城墙完毕,河西之地王就无分了。”

拉五:3-17

3当时,河西的总督达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他们的同党来问说:“谁降旨让你们建造这殿,修成这墙呢?”
4我们便告诉他们,建造这殿的人叫什么名字。
5上帝的眼目看顾犹大的长老,以致总督等没有叫他们停工,直到这事奏告大利乌,得着他的回谕。
6河西的总督达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他们的同党,就是住河西的亚法萨迦人,上本奏告大利乌王。
7本上写着说:“愿大利乌王诸事平安!
8王该知道,我们往犹大省去,到了至大上帝的殿,这殿是用大石建造的,梁木插入墙内,工作甚速,他们手下亨通。
9我们就问那些长老说:‘谁降旨让你们建造这殿、修成这墙呢?'
10又问他们的名字,要记录他们首领的名字,奏告于王。
11他们回答说:’我们是天地之上帝的仆人,重建前多年所建造的殿,就是以色列的一位大君王建造修成的。
12只因我们列祖惹天上的上帝发怒,神把他们交在迦勒底人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手中,他就拆毁这殿,又将百姓掳到巴比伦。
13然而巴比伦王塞鲁士元年,他降旨允准建造上帝的这殿。
14上帝殿中的金银、器皿,就是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的殿中掠去带到巴比伦庙里的,塞鲁士王从巴比伦庙里取出来,交给派为省长的,名叫设巴萨,
15对他说:可以将这些器皿带去,放在耶路撒冷的殿中,在原处建造上帝的殿。
16于是,这设巴萨来建立耶路撒冷上帝殿的根基。这殿从那时直到如今,尚未造成。'”
17现在王若以为美,请察巴比伦王的府库,看塞鲁士王降旨,允准在耶路撒冷建造上帝的殿没有。王的心意如何,请降旨晓谕我们。

尼二:9-10,19

9王派了军长和马兵护送我。我到了河西的省长那里,将王的诏书交给他们。
10和伦人参巴拉,并为奴的亚扪人多比雅,听见有人来为以色列人求好处,就甚恼怒。

19但和伦人参巴拉,并为奴的亚扪人多比雅和阿拉伯人基善听见就嗤笑我们,藐视我们说:“你们做什么呢?要背叛王吗?”

尼四:7-8

7参巴拉、多比雅、阿拉伯人、亚扪人、亚实突人听见修造耶路撒冷城墙,着手进行堵塞破裂的地方,就甚发怒。
8大家同谋要来攻击耶路撒冷,使城内扰乱。。

尼六:1,14-16

1参巴拉、多比雅、阿拉伯人基善和我们其余的仇敌,听见我已经修完了城墙,其中没有破裂之处(那时我还没有安门扇)。

14我的上帝啊!多比雅、参巴拉、女先知挪亚底和其余的先知,要叫我惧怕,求你记念他们所行的这些事。
15以禄月二十五日,城墙修完了,共修了五十二天。
16我们一切仇敌,四围的外邦人,听见了便惧怕,愁眉不展,因为见这工作完成,是出乎我们的上帝。


总之,当时敌对犹大人的,不仅是世仇亚甲族人,还有林林种种的外邦人。

现在我要问大家,为什么犹大人/犹太人那么“乞人憎”(广东话,意思“令人讨厌”)?

(1)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穆斯林(回教徒)之间彼此憎恨是众所皆知。但我们不要因此就一竹竿打翻全船人。首先,要明白不是所有的阿拉伯人都是穆斯林(回教徒),也不是所有的回教徒都是阿拉伯人。尽管大多数阿拉伯人都是回教徒,但也有许多不是回教徒的阿拉伯人。而且,非阿拉伯人回教徒(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这样的地区)的人数多于阿拉伯人回教徒。其次,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是所有的阿拉伯人都憎恨犹太人,不是所有的回教徒都憎恨犹太人,更不是所有的犹太人都憎恨阿拉伯人和回教徒。我们必须小心不要一成不变地看人。然而总的来说,阿拉伯人和回教徒对犹太人有嫌恶和不信任,反之亦然。

如果圣经对这种仇恨有清晰的解释的话,那要追溯到亚伯拉罕。犹太人是亚伯拉罕的儿子以撒的后代。阿拉伯人是亚伯拉罕的儿子以实玛利的后代。以实玛利是使女的儿子(创世纪16:1-16),以撒是神应许亚伯拉罕的儿子,他要继承亚伯拉罕的产业(创二十一:1-3),显然在这两个儿子之间会有一些仇恨。撒拉看到以实玛利戏笑以撒,就跟亚伯拉罕说逐出夏甲和以实玛利(创二十一:11-21)。这很可能导致了以实玛利在内心对以撒的更多蔑视。一个天使甚至对夏甲语言以实玛利“他的手要攻打人,人的手也要攻打他。他必住在众兄弟的东边”(创十六:11-12)。

伊斯兰教,其中大多数阿拉伯人是信徒,使这种仇恨加深。对于犹太人,古兰经里有矛盾的教导。一方面它教育回教徒对待犹太人要像亲兄弟,另一方面要求回教徒打击那些拒绝信仰伊斯兰教的犹太人。古兰经也引起了一个争端:亚伯拉罕的哪一个儿子是神真正应许的。希伯来文圣经中说是以撒。古兰经说是以实玛利。古兰经教导以实玛利是亚伯拉罕要献祭给主的,而不是以撒(与创世纪22章矛盾)。这个关于谁是上帝应许的儿子的争论对今天的这种敌对状态有很大影响。

然而,以撒和以实玛利之间留存的历史苦根不是今天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仇恨的全部解释。事实上,中东历史的几千年中,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大致和平共处,互不计较。仇恨的主要原因产生于近代。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联合国将以色列的一部分土地划给了犹太人,当时那里居住的主要是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大部分阿拉伯人强烈抗议以色列占有那片领土。阿拉伯国家联合起来攻打以色列,试图将他们从那块土地上赶出去 --  但是他们被以色列彻底打败。自那以后,以色列与其阿拉伯邻国之间存在着极大的敌意。如果你看地图,以色列只有一小片银色领土,被比它大很多的阿拉伯国家如约旦、叙利亚、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和埃及所包围。。。。(抄录自《gotquestions?org》)

(2)基督徒和犹太人之间也有恩恩怨怨。我在《情牵以色列四千年》一文中说:

。。。主后70年。。罗马将军提多(Titus Flavius Vespasianua)率军血腥镇压了犹太人的起义,攻陷了耶路撒冷,烧毁了第二圣殿,屠杀了无数的犹太人,将圣殿的装饰物作为战利品带回罗马。主后132年,因为罗马帝国要在耶路撒冷城的废墟上建立一座罗马城市,触怒了犹太教公会;犹太人举行了最后一次大起义,招来了暴君哈德良(Publius Aelius Hadrianus 76-138年)血洗巴勒斯坦,彻底摧毁了耶路撒冷。犹太人从此失去了祖国,开始了近两千年的被奴役、被歧视、被迫害的世界性大流散历史。 这时,整个基督徒团体也发生了剧变,在一些教父的教导和著作当中,充斥了攻击犹太人的激烈言论和煽动情绪,他们将耶稣的死归咎于整个犹太民族,「反犹太主义的种子」深深埋下 在当时基督徒的心中,开始了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分道扬镳。。。。

。。主后70年至630年,犹太人主要聚居在巴勒斯坦、巴比伦和亚历山大等地,这时期称为拉比时期。由于圣殿被毁,圣城已化为焦土,每个犹太人心灵都留下了极深的创伤。为了使犹太人在国破之后仍然保有一致的信仰和民族特性,法利赛人成为犹太族群的权威人士和精神领袖,被称为拉比;他们建立耶希瓦(Yeshivah),就是犹太经学院,它汇集了大批犹太学者,成为在缺少国家独立正常条件下,犹太人维持和发展民族文化和宗教传统的中心。犹太教的口传律法集《塔木德》(Talmud)也在这个时期完成,它成为日后犹太人行事为人的准则。由于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在313年颁布米兰诏书,宣布承认基督教为合法且自由的宗教,基督教地位由此得到提升,而「毁谤」犹太人是鬼附的思想,也开始进入社会各阶层。

。。公元630年至17世纪中叶,这是伊斯兰教建立和扩张的年代。巴勒斯坦等西亚地区的大多数犹太人因经济生活、宗教信仰、法律地位和社会活动受到穆斯林统治者的种种限制,就离开故土,移居欧洲。 但犹太人在这里也没有好日子过,因为他们被视为基督的杀手,为魔鬼的同伴,所以成为屠杀的对象。公元十一世纪末,欧洲正处于十字军发展初期,犹太人受到前所未有的残酷迫害,西欧的犹太人不是被抢掠、谋杀,就是被迫改信基督教或逃亡。1179年,基督教会在第三届拉特兰会议(Lateran Council)上作出禁止基督教徒与犹太人交往的规定。1215年,第四届拉特兰会议上又颁布了许多敌视犹太人的法令,并规定犹太人必须穿特别的外衣,佩戴特别的徽章。自此,犹太人成为受难极重的牺牲者,聚居地经常受洗劫,居民被集体屠杀,并周期性地被驱逐出欧洲各国。 十四世纪初,西班牙掀起了迫害犹太人运动,他们建立了宗教裁判所,对犹太人进行公开宣判,从鞭挞直到活活烧死,共有四十万人受审,三万人被处以极刑。这股反犹浪潮几乎席卷整个欧洲。但话又说回来,犹太人越是受逼迫,他们就越在自己的信仰与传统中找到安慰与力量;杰出的犹太神学家 纷纷兴起,如萨阿迪亚,墨西·迈蒙尼得(Moses Maimonides, 1135-1204年),梅厄·本·巴鲁赫(Me'ir ben Baruch 1220-1293年)等,这些学者为社群提供多方面的帮助,给予他们信心和引导。

。。。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中世纪的“基督教”其实就是“天主教”,所以后来有所谓教皇约翰保罗二世(Pope John Paul II)在公元2000年为过去的“错误”和对犹太人怀有的敌意,公开向犹太人道歉。16世纪的宗教改革后,基督新教又是怎样对待犹太人呢?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年)在《犹太人和他们的谎言》(On the Jews and their Lies)一书,他把犹太人称为“毒液”、“盗贼”、“令人作呕的害虫”(poisonous envenomed worms)他倡议焚毁犹太人的学校和会堂,把犹太人转移到“格托”(Ghetto)里面,没收犹太人的“亵渎”书籍,禁止拉比教导死亡和痛苦的问题,鼓励没收犹太人的财产,用作宣扬基督教的经费。”他还说:“Jerusalem was destroyed over 1400 years ago, and at that time we Christians were harassed and persecuted by the Jews throughout the world ... So we are even at fault for not avenging all this innocent blood of our Lord and of the Christians which they shed for 300 years after the destruction of Jerusalem ... We are at fault in not slaying them.”“我们错就错在没把他们彻底铲除”- 这是出自马丁路德的嘴啊!我们不知道何以马丁路德如此痛恨犹太人,以后纳粹德国就是引用他的话作《最后决议》(The Final Solution)-- 消灭犹太人。庆幸的是,基督新教(包括路德宗)并没有延续马丁路德的教导和做法,犹太人对他们是“。。我弟兄、我骨肉之亲”(罗九:3)。。(完)

(3)一些阿拉伯人/穆斯林(回教徒)和一些基督徒“憎恨”犹太人,我们可以理解。但为什么波斯时代的外邦人也憎恨犹大人呢? 理由很简单,因为犹太人自以为是上帝的子民,迦南地是上帝赐给他们的地业;在大卫/所罗门王朝扩张领土,国威辉煌,富甲一方的时候,更把这种民族优越感和民族主义的情绪推至巅峰;他们视外邦人为“狗”,不能分享上帝子民的权益。这样的心态当然激起周边的民族国家仇视他们的民族情绪。就算南北两国灭亡后,他们在被掳之地仍然尊崇独一上帝的信仰,与周边民族的多神信仰,生活风俗习惯格格不入,完全不能融入当地人的社会里,所以难怪他们被外邦人憎恨了。

总之,哪里有犹太人,那里就有他们的敌人。


现在我要问:我们作为基督徒,我们的仇敌是谁?

魔鬼撒但肯定是我们的仇敌;邪灵和“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弗六:12)肯定也是我们的仇敌。这些都是灵界里的仇敌。

谁是我们地上的仇敌呢?主耶稣告诉门徒“。。不抵挡你们的,就是帮助你们的。”(路九:50)抵挡我们的是敌人吗?异端邪教。。各种外教。。强权政府。。是我们的仇敌吗?

主耶稣说:“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五:43-44,路六:27,35)爱邻舍已经很难(路十:25-37),我们要怎样爱仇敌呢?

这两个问题,我留给大家在课堂上讨论__________________


“末底改穿着蓝色、白色的朝服,头带大金冠冕,又穿紫色细麻布的外袍,从王面前出来。书珊城(Shushan)的人民都欢呼快乐。犹大人有光荣,欢喜快乐而得尊贵。王的谕旨所到的各省各城,犹大人都欢喜快乐,设摆筵宴,以那日为吉日。那国的人民,有许多因惧怕犹大人,就入了犹大籍。” --  上次末底改被王赐他尊荣,穿朝服和骑戴冠的御马,走遍城里的街市,是因为末底改曾破坏杀害王的阴谋;这次王赐末底改尊荣是抬举他,使他高升,有如上次抬举哈曼,使他高升一样(斯三:1)。我们要在斯十:3 才知道末底改被高升成为亚哈随鲁王的宰相。犹大人看到谕旨,知道先前灭族的谕旨不但被取代,现在还可以在仇敌身上报仇,当然喜出望外。他们“设摆筵宴,以那日为吉日”。

“那国的人民,有许多因惧怕犹大人,就入了犹大籍。”  --  因畏惧而入籍,不表示真诚归向上帝,就像有的人为求出入平安,盼子、祈雨、望财、求学、去病,事事顺利。。而信耶稣;有的人为求心灵和精神有份寄托,道德觉醒,做一个好人,而信耶稣;有的人为了渴求宗教带来的深邃经验,追求特别的灵恩,感情得到宣泄,人性里行神迹奇事的欲望得到满足,自以为过着丰盛的生命,而信耶稣;有的人为了迎合潮流,追求时髦的信仰,而信耶稣。。。林林总总。。这些人都不是敬畏上帝,诚心归向上帝。


下一课,我们要看犹大人怎样执行新的谕旨,在仇敌身上报仇。


默想:

上帝在整本旧约一直向他子民的敌人宣布圣战,如灭绝迦南七族,灭绝亚玛力人(包括他们的妇孺)等。我们要怎样理解这种圣战呢?

卡莲·乔布斯(Karen H Jobes)在她的《以斯帖记》(译者:谭爱珍,国际释经应用系列之一,汉语圣经协会出版,2007年)对圣战有精辟的讲解。我把那一段抄录在此供大家参考:

圣战的概念及圣战的终结

    这段经文(斯八:11-12)在现代读者的心中或会引起一个道德问题,但对于当日的读者、甚至作者自己,不以为然,因为他们明白圣战的概念和做法。对于理解圣战的道德问题,鲍德温(Joyce G Baldwin, Esther: An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Tyndale Old Testament Commentaries))提出一个重要元素,就是新旧约的对比,她认为谕旨准许犹太人杀死仇敌的妻儿,将这种做法“与新约比较”,突显旧约的做法野蛮。为什么在旧约里用暴力报复的事比比皆是,但在新约主耶稣却教导我们要爱我们的仇敌如同自己(太五:44;路六:27、35)?我们要如何理解这两个相反的理念呢?

    以色列的弥赛亚,耶稣基督的死亡,是终止圣战的惟一基础;圣灵充满,是我们爱仇敌如同自己的惟一力量。神的子民要向那些行恶的人报复所牵涉的一切仇恨,现在已因为耶稣的受苦和受死而全部被清偿。他已付了罪的工价,承受了罪的报应。我们自己得罪别人的报应,以及别人得罪我们的报应,都已因为耶稣钉身在十字架而全部被清偿。我们只有明白,耶稣已经付了罪的工价,才能够饶恕别人的罪,正如主饶恕了我们的罪一样。因着耶稣在十字架上打了圣战的最后一仗,人类历史上真正的圣战即已告终。

    所以,现代一些仍然接受圣战(阿拉伯文是 jihad)概念的国家,就是那些拒绝接受耶稣基督的福音及其道德理念的国家。据朗曼(Tremper Longman 旧约教授)解释,在圣经历史之中,圣战由开始直至耶稣将它改变,共有五个阶段:

(1)神为以色列争战

(2)神攻击以色列

(3)神给人未来复和的盼望

(4)耶稣基督成了神的战士,结束了地上的圣战

(5)基督再来,消灭一切行恶的人

    以斯帖记里面令解经家感到不安的野蛮行径,以及这些行为与耶稣在新约的教导的关系,必须透过圣战及耶稣在救赎历史之中的角色去理解。。。(完)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