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以斯帖记 - 一个看不见神的世代

第十三课 - 第二幕(二) - 哈曼阴谋除灭犹大人

经文:斯三:7 - 15

主旨:以斯帖被立为王后的第五年正月(474BC),人在哈曼面前掣普珥(Pur),就是掣签,择定了十二月,就是亚达月 的十三日,全然剪除,杀戮灭绝帝国各处的犹大人。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1。我们在上一课看见恶人哈曼一上场,善与恶立刻交锋,犹大族与亚甲族是世仇,末底改拒绝跪拜被王提升的哈曼,哈曼怒气填胸,开始计谋灭绝亚哈随鲁王通国所有犹大人。 这两族之间的仇恨可以追溯到以色列人出埃及,在利非订安营时,亚玛力人是第一个上来和以色列人争战的敌人(出十七:8),所以耶和华对摩西说:“。。‘我要将亚玛力的名号从天下全然涂抹了,你要将这话写在书上作纪念,又念给约书亚听。’摩西又说:‘耶和华已经起了誓,必世世代代和亚玛力人争战。’”(出十七:14,16)摩西也不忘提醒出埃及的第二代以色列人,“你要记念你们出埃及的时候,亚玛力人在路上怎样待你。。。所以,耶和华你上帝使你不被四围一切的仇敌扰乱,在耶和华你上帝赐你为业的地上得享平安。那时,你要将亚玛力的名号从天下涂抹了,不可忘记。”(申二十五:17,19)这样犹太人就世世代代与亚玛力人和他的后裔(如亚甲族,撒上十五:32)成为仇敌,互相残杀。亚玛力人(Amalekites)又是什么人?从创世记十四章,“亚玛力”作为地名已经出现,大约在埃及小河到阿卡巴湾头之间的一片略似菱形的山地。从创世记三十六章,“亚玛力”作为族长的名开始出现,他是以扫的儿子以利法所生。亚玛力地的原住民与亚玛力族混合为一,他们以游牧为生,居无定所,长期与以色列人争战,入侵骚扰并占据他们的土地。除了《以斯帖记》提到亚玛力的后裔亚甲族人哈曼阴谋除灭犹大人,我们在圣经内外都不再看到有亚玛力人/亚甲族人的记载。不过他们的名字已经成为“犹大人的仇敌”(斯三:10)的代名词。譬如,在二十世纪初,犹太作家指罗马人是亚甲族人;这个年代,有时候一些人会称巴勒斯坦人为亚甲族人。《纽约时报》报导以色列一宗暴力事件的时候说:“一群好战的犹太核心成员宣扬一种偏狭的教义,经常将阿拉伯人当作圣经所指犹太人的敌人,指他们是亚玛力人。”(New York Times, Feb 27, 1994)

不管亚玛力人,亚甲人,现在的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他们与以色列人相争相斗,互相残杀,这段世仇要何时才能了结呢?在莎士比亚的名著《罗密欧与朱丽叶》,两个名门望族(蒙太古 Montague 和凯普莱特 Capulet)的世仇要在前者的爱子罗密欧和后者的爱女朱丽叶为情服毒牺牲后,才得以了结。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的世仇可以靠他们双方或国际组织的斡旋来了结吗?他们之间的纠结主要是源自长期历史根源的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宗教矛盾,和与宗教纠缠难分的族群冲突,加上背后的大国为着自身的战略利益的操纵,所以我敢大胆地说, 以巴仇恨在人是永远也不能化解。

我过去不是跟大家说,读旧约和新约,或要解决一些伦理处境问题,我们一定要戴上十字架的眼镜(第九课)。十字架耸立在天地之间,按保罗在《以弗所书》第二章 11-18节说:

11所以你们应当记念,你们从前按肉体是外邦人,是称为没受割礼的,这名原是那些凭人手在肉身上称为受割礼之人所起的。
12那时,你们与基督无关,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上帝。
13你们从前远离上帝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
14因他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
15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16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借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上帝和好了,
17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
18因为我们两下借着他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

以巴仇恨只有上帝才能化解;其实上帝已经在十字架上“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但为什么双方还是打得你死我活?理由很简单:虽然十字架耸立在他们面前,他们却视若无睹,双方都像鸵鸟,把头埋在地里,不肯承认耶稣是弥赛亚,或认为他不过是一个先知,不是上帝的儿子。

现在,我们要怎样看以巴之间的仇恨呢?我在查考徒二十五:1-6 (《使徒行传》第四十六课)谈到犹太人死心不息,要把保罗置于死地时问:“究竟他们对保罗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保罗毕竟也是犹太人,难道为了‘律法’ 的事,他们就把基本的人性都置之不顾吗?”我说:

。。。也许《俄巴底亚书》能给我们一点启迪。先知俄巴底亚被上帝所用,对以东发出悲哀的信息,就是宣告对以东的审判。以东犯了什么大罪,上帝要如此惩罚它?我们不知道俄巴底亚是哪一个时代的先知,但从书中提到耶路撒冷遭难的日子和被敌人掳掠,圣经学者推测这本书大概发生在巴比伦攻陷耶路撒冷后的几年间。以东是以扫的后代居住的地方,以扫和雅各本是同根生,当耶路撒冷遭灾的时候,以东却坐视不理,还对犹大犯了不人道的罪。先知俄巴底亚说:“当外人掳掠雅各的财物。。你竟站在一旁,像与他们同伙。你兄弟遭难的日子,你不当瞪眼看着;犹大人被灭的日子,你不当因此欢乐;他们遭难的日子,你不当说狂傲的话。。。他们遭难的日子,你不当将他们剩下的人交付仇敌。”(俄10-14)贯穿这本书和其他先知书,有一个原则是我们不能忽略的,就是不管以色列或犹大是怎样的顽梗、不义、不顺服和背道,上帝甚至也兴起外邦人,如亚述和巴比伦,并称他们为“仆人”(耶二十五:9),用他们来击打自己的民,但一旦这些外邦国狂傲自大,目中无上帝,对以色列民进行杀戮,惨无人道的时候,上帝就转头惩罚他们,因为“以色列和犹大虽然境内充满以色列圣者的罪,却没有被他的上帝 -- 万军之耶和华丢弃。”(耶五十一:5)同样的道理,当以东对自己遭难的弟兄落井下石,乘机打劫,犯了不人道的罪时,上帝就宣告以东必要毁灭的判决。

用这个原则来看现在的恐怖活动,不管巴勒斯坦组织、回教极端组织、车臣分离主义、卡伊达组织、伊拉克。。怎样被逼到走投无路,他们也没有权利采取毫无人性的暴力报复行动,如911劫机撞毁世贸大楼、挟持幼童学生为人质、人肉炸弹 、内裤炸弹(看下图)。。我在《疑难解答》第二十六题谈到九一一事件时说:“文明世界是由人组成,不是禽兽,所以大家都要遵守一条道德底线:打要正面的打,不能躲在阴暗中袭击,或用讹诈的手段。这条底线是谁立的?是上帝。早在创世记第四章,亚当的后裔拉麦对他的两个妻子说:‘。。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杀我,我把他害了。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创四:23-24)从这种远古最起码的底线,衍变为摩西时代的律法规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打还打。’(出二十一:24)九一一行凶者攻击的,是人类的现代文明。。。现在恐怖分子以造福人类的知识,破坏人类的文明,简直就是野蛮在攻击文明,你说是不是?不管什么深仇大恨,也不能劫机撞楼,或动用生化武器,因为这种恐怖行动是灭绝人性的。”上帝要我们做的是:“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上帝同行。”(弥六:8)

犹太人对保罗的“追杀”实在是极不人道和公义的。别说保罗没有犯下什么不合律法的大罪,就算有,这样的穷追不舍,在巡抚面前控告保罗,或设下阴谋要杀害他,都不是上帝所喜悦的事。推而广之,我们可以明白,为什么保罗在林前六:1-8 说:“你们中间有彼此相争的事,怎敢在不义的人面前求审,不在圣徒面前求审呢?”当一个基督徒以法律途径“追杀”另一个基督徒的时候,就算他是站在“义”的一边,也不表示他有资格“替天行道”,为自己昭雪冤情,或讨回公道。若是为主受苦,我们就更要记得圣经的教导,不要动不动就采取行动为自己伸冤,保罗说:“。。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十二:19-21)主耶稣也说:“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太五:11-12)(完)

如果卡伊达组织、巴勒斯坦阵线。。没有权利采取毫无人性的暴力报复行动滥杀无辜,难道代表西方文明的美国、英国、欧盟、以色列。。就有权利动用巡航导弹、无人驾驶飞机。。杀害阿拉伯人,摧毁伊朗核设施。。?在《以斯帖记》,我们看到亚甲族人哈曼阴谋杀害波斯帝国的犹大人(斯三:13),但我们也看到犹大人对敌人所采取的报复行动,“杀了恨他们的人七万五千。。”(斯九:16)犹大人这样行可以吗?如果不这样行,难道要他们:“。。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十二:19-21)伊斯兰教说要打圣战,以色列人说要捍卫自己的领土,谁是谁非,我要在查考《以斯帖记》第八、九章再和大家探讨。

总之,由于以巴双方都不接受十字架上的耶稣,我们惟有等待主耶稣的再来,以巴的仇恨才会得到化解。换句话说,我们要注意以巴的局势,“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 (Mount of Olives)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亚十四:4)这是我们引颈等待的一天!

注:橄榄山(Mount of Olives):这是耶路撒冷城东的一条小山脉,两者之间有汲沦溪(Kidron brook)相隔,山脉走向是自南向北,长约 4公里,共有三个山峰:最北也是最高的一个山峰名叫 Ras el-Mesharif,峰高 821公尺;中间的山峰名叫 el-Tur,峰高 811公尺,一般所称的橄榄山,就是指这一段的地区;南段则是今日的 Silwan 村。据考证,此山原为一遍布橄榄树、棕树、无花果树的青翠山岭,但在罗马提多王围攻耶路撒冷时,尽毁此山及附近的林木,所以从新约时代直到如今,山上的树木并不多。因主耶稣在受难前的一段时日,在这里教训人、行神迹、祷告和休息,所以很快成为基督徒敬拜的中心,在拜占庭时代,据说已经有二十四座圣堂。现在比较重要的观光圣堂有八处,如升天堂、主祷文礼拜堂、万国堂、客西马尼岩窟、圣母墓堂等。


A view of the western slopes of Mount Olives is shown below, as seen from the top of the Golden gate. The valley of Jehoshaphat (Kidron brook) is in the front.
从圣殿山向东所看到的橄榄山


A remarkable view of the old city is seen from Mount Olives. The temple mount and the old city's eastern walls stretch from left to right.
从橄榄山向西所看到的耶路撒冷旧城



“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Mount of Olives)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亚十四:4)

所以,在留意以巴局势的时候,我们更要留意发生在耶路撒冷的事。再过几天(2012年五月20日,犹太历 28 Iyar),以色列将庆祝 45周年耶路撒冷日,纪念1967年六日战争以色列兵收复耶路撒冷旧城,重新夺回耶路撒冷的控制权。拉比 Dovid Green (Dovid)特别为这一日作曲/词/演唱一首感人肺腑的歌曲 Jerusalem (耶路撒冷)(请点击下图播放)。

“你们要为耶路撒冷求平安。耶路撒冷啊,爱你的人必然兴旺。”(诗一百二十二:6)


(请点击播放)
诗篇一百三十七:5-6 “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
我若不记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过于我所最喜乐的,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瞠。”



现在言归正传,我们继续查考斯三:7-15。
 

2。斯三:7 - 15  “7亚哈随鲁王(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486BC-465BC)十二年正月,就是尼散月(Nisan),人在哈曼(Haman)面前,按日日月月掣普珥(Pur),就是掣签,要定何月何日为吉,择定了十二月,就是亚达月(Adar)。8哈曼对亚哈随鲁王说:‘有一种民,散居在王国各省的民中。他们的律例与万民的律例不同,也不守王的律例,所以容留他们与王无益。9王若以为美,请下旨意灭绝他们;我就捐一万他连得银子,交给掌管国帑的人,纳入王的府库。’10于是,王从自己手上摘下戒指,给犹大人的仇敌、亚甲族哈米大他的儿子哈曼(Hammedatha the Agagite)。11王对哈曼说:‘这银子仍赐给你,这民也交给你,你可以随意待他们。’12正月十三日,就召了王的书记来,照着哈曼一切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奉亚哈随鲁王的名写旨意,传与总督和各省的省长,并各族的首领。又用王的戒指盖印,13交给驿卒传到王的各省,吩咐将犹大人,无论老少妇女孩子,在一日之间,十二月,就是亚达月十三日,全然剪除,杀戮灭绝,并夺他们的财为掠物。14抄录这旨意,颁行各省,宣告各族,使他们预备等候那日。15驿卒奉王命急忙起行,旨意也传遍书珊城(Shushan)。王同哈曼坐下饮酒,书珊城的民,却都慌乱。”

《新译本》:7亚哈随鲁王十二年正月,就是尼散月,有人在哈曼面前弄卜“普珥”,就是抽签,逐日逐月的抽,结果抽出了十二月,就是亚达月。8哈曼对亚哈随鲁王说:“有一个种族,散居在王国各省各民族之中;他们的法例与各族的法例不同,他们也不遵守王的法规;所以留下他们,对王实在无益。9王若是赞成,请王降旨消灭他们;我愿捐出三万四千公斤银子,交在管理国务的人手中,纳入王库。”10于是王从自己的手中取下戒指,交给犹太人的敌人,亚甲族哈米大他的儿子哈曼。11王对哈曼说:“这银子仍赐给你,这民也交给你,你看怎样好,就怎样待他们吧。”12正月十三日,王的书记都召了来,照着哈曼一切的吩咐,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奉亚哈随鲁王的名下旨,又用王的戒指盖上印,颁给总督、各省的省长和各族的领袖。13王旨交给众驿使传到王的各省,吩咐要在一日之内,在十二月,就是亚达月十三日,把所有的犹太人,无论老少妇孺,都全部毁灭、杀绝、除尽,并且抢夺他们的财产。14谕文抄本颁行各省,通告各族,使他们准备好这一天。15驿使奉王命急忙出发,御旨从书珊城颁布出去。那时王与哈曼又同坐共饮,书珊城的居民却非常慌乱。

KJV:7 In the first month, that is, the month Nisan, in the twelfth year of king Ahasuerus, they cast Pur, that is, the lot, before Haman from day to day, and from month to month, to the twelfth month, that is, the month Adar. 8 And Haman said unto king Ahasuerus, There is a certain people scattered abroad and dispersed among the people in all the provinces of thy kingdom; and their laws are diverse from all people; neither keep they the king's laws: therefore it is not for the king's profit to suffer them. 9 If it please the king, let it be written that they may be destroyed: and I will pay ten thousand talents of silver to the hands of those that have the charge of the business, to bring it into the king's treasuries. 10 And the king took his ring from his hand, and gave it unto Haman the son of Hammedatha the Agagite, the Jews' enemy. 11 And the king said unto Haman, The silver is given to thee, the people also, to do with them as it seemeth good to thee. 12 Then were the king's scribes called on the thirteenth day of the first month, and there was written according to all that Haman had commanded unto the king's lieutenants, and to the governors that were over every province, and to the rulers of every people of every province according to the writing thereof, and to every people after their language; in the name of king Ahasuerus was it written, and sealed with the king's ring. 13 And the letters were sent by posts into all the king's provinces, to destroy, to kill, and to cause to perish, all Jews, both young and old, little children and women, in one day, even upon the thirteenth day of the twelfth month, which is the month Adar, and to take the spoil of them for a prey. 14 The copy of the writing for a commandment to be given in every province was published unto all people, that they should be ready against that day. 15 The posts went out, being hastened by the king's commandment, and the decree was given in Shushan the palace. And the king and Haman sat down to drink; but the city Shushan was perplexed.


“亚哈随鲁王(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486BC-465BC)十二年正月,就是尼散月(Nisan),人在哈曼(Haman)面前,按日日月月掣普珥(Pur),就是掣签,要定何月何日为吉,择定了十二月,就是亚达月(Adar)。” --  这是发生在亚哈随鲁王在位第十二年正月(474BC,斯三:7) ,即以斯帖被立为后(479BC,斯二:16)的第五年。

上一课我们说到末底改破坏了暗杀亚哈随鲁王的阴谋,虽然名字被记录在史册,但没有获得奖赏;亚甲族人哈曼得晋升,因末底改不肯跪拜他而怒火中烧,开始设计要灭绝犹大族。哈曼的计谋是怎样的呢?当时的波斯帝国是奉琐罗亚斯德教(Zoroastrianism)为国教,该教的核心思想是崇尚光明与自由。由于波斯执政者不强求人遵行琐罗亚斯德教的教义,我们不知道哈曼是否按该教所定的方式选择“吉日”。总之, 人在他面前掣普珥(Pur),就是掣签,择定了十二月,就是亚达月(Adar,古代历法在第六课)十三日(斯三:13),全然剪除,杀戮灭绝帝国各处的犹大人。当时是正月十三日(斯三:12),所以刚好是十一个月后,我们相信这是上帝看不见的手在安排,让犹大人有充裕的时间反击。 (箴十六:33 “签放在怀里,定事由耶和华。”)

所谓掣普珥(Pur),就是掣签,考古学家给了我们一点资料。


公元前九世纪在亚述发现的作掣签用的“普珥”(Pur)
Numerous devices were used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 to help determine a course of action. The 1-inch cube shown here is a replica of a ninth-century B.C.E. Assyrian clay lot known as a pur. Because the date chosen by Haman and his cronies for the annihiliation of the Jews became a day of Jewish triumph instead, the holiday commemorating the event was named Purim.

哈曼对亚哈随鲁王说:‘有一种民,散居在王国各省的民中。他们的律例与万民的律例不同,也不守王的律例,所以容留他们与王无益。王若以为美,请下旨意灭绝他们;我就捐一万他连得银子,交给掌管国帑的人,纳入王的府库。’于是,王从自己手上摘下戒指,给犹大人的仇敌、亚甲族哈米大他的儿子哈曼(Hammedatha the Agagite)。王对哈曼说:‘这银子仍赐给你,这民也交给你,你可以随意待他们。’”  --  奸臣当道,又遇到一个昏君,国无宁日,这是可以肯定的。从《箴言》给我们的教导,我们知道亚哈随鲁王绝对不是一个智慧的王,而哈曼这个奸臣必因自己所设的计谋,自陷网罗。至于波斯帝国,竟然能够容让恶人掌权,日子也不会长久了。从大流士二世(Darius II , 423BC-404)开始,圣经再没有记载任何波斯王的名字;从亚达薛西二世(Artaxerxes II,404BC-359BC)开始,波斯帝国的权力有开始衰减的迹象,帝国各处出现叛变,就算他们能够平定或收复失地,充满信心地继续起霸业,但事实上,波斯帝国的末日已经近了。在 330BC,帝国就亡在希腊亚历山大手中。

箴二十八:16  “无知的君多行暴虐。。”

箴二十九:12  “君王若听谎言,他一切臣仆都是奸恶。”

箴二十八:12  “义人得志,有大荣耀;恶人兴起,人就躲藏。”

箴十五:26  “恶谋为耶和华所憎恶;良言乃为纯净。”

箴十六:9  “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

箴十九:21  “人心多有计谋,惟有耶和华的筹算,才能立定。”

箴二十:26  “智慧的王簸散恶人,用碌碡滚轧他们。”

箴二十四:8  “设计作恶的,必称为奸人。”

箴二十九:2  “义人增多,民就喜乐;恶人掌权,民就叹息。”

箴二十九:6  “恶人犯罪,自陷网罗,惟独义人,欢呼喜乐。”

哈曼建议捐一万他连得银子(talents,等于 10,000X30= 300,000公斤或 300吨!),交给掌管国帑的人,纳入王的府库,我在上一课已经解释,这里不再赘述。

“正月十三日,就召了王的书记来,照着哈曼一切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奉亚哈随鲁王的名写旨意,传与总督和各省的省长,并各族的首领。又用王的戒指盖印,交给驿卒传到王的各省,吩咐将犹大人,无论老少妇女孩子,在一日之间,十二月,就是亚达月十三日,全然剪除,杀戮灭绝,并夺他们的财为掠物。抄录这旨意,颁行各省,宣告各族,使他们预备等候那日。驿卒奉王命急忙起行,旨意也传遍书珊城(Shushan)。王同哈曼坐下饮酒,书珊城的民,却都慌乱。”  --  有关“用各族方言写的王令”,请参考第三课;至于“驿卒奉王命急忙起行。。”请参考第八课当时波斯 的皇家大道。“用王的戒指盖印”  --   戒指(signet ring)是古代近东权力的象征(看下图),早在创四十一:42  我们已经看到埃及法老“摘下手上打印的戒指,带在约瑟的手上,给他穿上细麻衣,把金链带在他的颈项上。”所以,对波斯王从自己手上摘下戒指给哈曼,作为盖印之用,一点也不用惊讶。


亚哈随鲁王(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486BC-465BC)的戒指
A gold signet ring from Persepolis (上) and the impression of the seal of Xerxes. 5th century BC (下).
(Oriental Institute, Chicago).


“驿卒奉王命急忙起行,旨意也传遍书珊城(Shushan)。王同哈曼坐下饮酒,书珊城的民,却都慌乱。” --  大难临到帝国的犹大族人 ,这是犹大亡国后所经历的第一次灭族之灾。这时人心惶惶,谁能拯救他们?上帝那只看不见的手在哪里?

我们下一课再见。


默想:

弗二:14-18

14因他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
15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16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借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上帝和好了,
17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
18因为我们两下借着他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

拆毁那墙

  

柏林围墙 1986年
图左为东柏林,图右为西柏林
1989年拆毁柏林围墙

       

    五十年前,对住在东德的人而言,「那墙」代表着柏林围墙。在1961年8月13日,柏林围墙竖立,分隔了东德与西德。此后,这道重军把守、布满铁丝网的水泥墙,几乎无人能够穿越。但在1989年,阻隔东德与西德的那墙被拆毁了。

    另一道墙也必须被拆毁,就是阻隔人与上帝的墙。当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里,首次悖逆上帝时,这道墙就已经建立(创世记 3章)。从那以后,我们也不断地悖逆上帝。你看得见那道无法穿越的墙吗?以赛亚书59章2节说:「你们的罪孽……使他掩面不听你们。」

    然而,藉着主耶稣的死与复活,却使得人与上帝的和好变为可能(哥林多后书 5章17-21节)。任何人,只要接受那为我们舍命的耶稣,那道横亘在他们和上帝之间的墙就会轰然倒塌,他们也就能够与上帝和好。不仅如此,基督的死也摧毁了人与人之间的墙,如: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的墙、为奴的与自由者之间的墙、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墙(加拉太书 3章28节)。

    不要再犹豫不决了,放下心防,别让你心中的「墙」,拦阻你接受上帝的救恩。

慢子已裂升,天门已敞升,

唯有藉着主,天路能看见。

人神之间墙,轰然已倒塌,

现在所有人,皆可进里面。

圣经记载人类因罪堕落,上帝藉基督完成救赎。

(取自《灵命日粮》,2012年八月十三日,作者:Cindy Hess Kasper)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