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各人任意而行之士师记

第二十二课 - 无法无天的世代(四)

经文:士二十:1 - 48

主旨:以色列人向便雅悯支派兴师问罪,几乎将后者的男丁灭尽。

1。 我在上一课问:我们要怎样看待历史上基督教的“暴行”,如十字军东征,异教裁判所等? 有的人说,这些都是罗马天主教徒的暴行,跟我们基督新教无关。但从非基督徒的角度来看,天主教也是基督教,他们不能明白,何以高谈上帝之爱的基督教竟然以酷刑、火刑来对待异教和异端?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中世记离经背道的基督教会还是属于基督教,对于他们所犯的种种“暴行”,我们还是难辞其咎。宗教改革运动后,改革宗(基督新教)和天主教分道扬镳,我们当然就不需要背负他们的“罪行”了。但我们别忘了基督新教也有自己的“暴行”。在第十四课,我不是提及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把塞以维特(Servetus)烧死,因为后者写了一本名为《三位一体谬误》的书吗?虽然有人辩称这不是加尔文亲自判决,但不可否认此事与他有关。这是加尔文一生中最大的败笔。我们要怎样看待这些事?

    其实,我们不用回避这个问题,也不用想方设法掩饰这个问题,如日本教科书的刻意淡化二战,在历史描述上歪曲真相,在史料选择上避重就轻,为自己开脱侵略罪责,否认惨无人道的南京大屠杀事件等等。中世纪离经背道的教会干下那些滔天大罪, 跟现在印度北部宗教圣地阿约提亚市(Ayodhya)一座印度教神庙被回教激进分子恐怖袭击没有什么不同(《联合早报》2005年七月七日报道)。连约翰加尔文这位上帝的仆人也会烧死异端, 这表示什么?教会不是天堂。基督徒不是完人。加尔文可以写下旷世巨著《基督教要义》,但他不过是一个蒙恩的罪人,一生行事为人不可能毫无瑕疵;基督徒的成圣是一种过程,而非一时之事,只要我们有心志活得像主耶稣,圣灵就能在我们身上作工,透过“百般试炼。。使人成全、完备,毫无缺欠。”(雅一:2 - 4)这样的成长是循序渐进,就如彼前一:3 - 8 所教导的,直到我们一天见主面,那时就“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林后三:18)。只有“反基人士”才会在“加尔文事件”大作文章,我们可不必因此而乱了阵脚。

    最重要的还是,我们不要借用上帝的名干这些暴行,像那些宗教极端分子在世界各角落所干下的恐怖爆炸事件,造成许多无辜的人死亡或受伤。这正应验了主耶稣说的:“。。并且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上帝。”(约十六:2)现在的人借用上帝的名兴师问罪,干尽一切丑事,《士师记》时代的人何尝不是一样,今天我们所查考的这一章肯定让你大开眼界。

2。士二十:1 - 2  “1于是,以色列从但(Dan)到别是巴(Beer-sheba),以及住基列地(Gilead)的众人都出来如同一人,聚集在米斯巴(Mizpeh)耶和华面前。2以色列民的首领,就是各支派的军长,都站在上帝百姓的会中;拿刀的步兵共有四十万。”

“以色列从但(Dan)到别是巴(Beer-sheba),以及住基列地(Gilead)的众人都出来如同一人。。”-- “从但到别是巴”-- 我们从第十八章已经知道“但”的旧名是拉亿,是“但”支派从别人手中所夺取的城市,地点在以色列的最北端。至于别是巴,这是一个古老的城市,创二十一:14 是圣经第一次提到这个地名,说夏甲被逐后,在这里走迷了路,上帝还赐福给她的孩子以实玛利,说他的后裔必成为大国。创二十一:31 说亚伯拉罕在这里和亚比米勒立约,“别是巴”是亚伯拉罕给那地方所起的名,意思是“盟誓的井”,作他挖一口井的证据。书十九:2 说西缅支派从犹大人地业中分得“别是巴”。按考古资料显示,过去这里不过是游牧民族季节性的停留地,直到主前十一或十二世纪,也就是《士师记》时代,这里才成为以色列南部的一个重镇。所以,“从但到别是巴”表示从以色列北端到南端,这个词语在这里第一次出现,印证了旧约记载 的可靠性。

“以及住基列地(Gilead)的众人都出来如同一人,聚集在米斯巴(Mizpeh)耶和华面前。以色列民的首领,就是各支派的军长,都站在上帝百姓的会中。。”-- 米斯巴在哪里?不要把这个米斯巴和士十:17,十一:29 基列的米斯巴相混淆。这里是一个战略要地,在耶路撒冷以北约12公里,伯特利以南约6公里,基比亚以北约 7公里(看图一)。“如同一人”-- 过去查考《士师记》,当以色列被外敌欺压,士师召聚以色列各支派参战时,从来没有听说他们“如同一人”,反而有支派觉得“与我无关”(士五:17 - 18,八:1,十二:1)。现在,他们却为了一个妇人被基比亚的匪徒轮奸而死,就同仇敌忾,要大动干戈。

“拿刀的步兵共有四十万。”-- 由于原文的“千”( 'lp )也可解作家族或营,所以有解经家说这里指的是四百个家族或四百个营的步兵。(参看《出埃及的以色列人有多少?》一文)

3。士二十:3 - 11 “3以色列人上到米斯巴,便雅悯人都听见了。以色列人说:‘请你将这件恶事的情由对我们说明。’4那利未人,就是被害之妇人的丈夫回答说:‘我和我的妾到了便雅悯的基比亚住宿。5基比亚人夜间起来,围了我住的房子,想要杀我,又将我的妾强奸致死。6我就把我妾的尸身切成块子,使人拿着传送以色列得为业的全地,因为基比亚人在以色列中行了凶淫丑恶的事。7你们以色列人都当筹划商议。’8众民都起来如同一人,说:‘我们连一人都不回自己帐棚、自己房屋去。9我们向基比亚人必这样行,照所掣的签去攻击他们。10我们要在以色列各支派中,一百人挑取十人,一千人挑取百人,一万人挑取千人,为民运粮,等大众到了便雅悯的基比亚,就照基比亚人在以色列中所行的丑事征伐他们。’11于是,以色列众人彼此连合如同一人,聚集攻击那城。”

在米斯巴,以色列人要利未人解释事件的来龙去脉;他们得知情由后,就决定找便雅悯的基比亚人算账。

4。士二十:12 - 17  “12以色列众支派打发人去,问便雅悯支派的各家说:‘你们中间怎么做了这样的恶事呢?13现在你们要将基比亚的那些匪徒交出来,我们好治死他们,从以色列中除掉这恶。’便雅悯人却不肯听从他们弟兄以色列人的话。14便雅悯人从他们的各城里出来,聚集到了基比亚,要与以色列人打仗。15那时便雅悯人从各城里点出拿刀的,共有二万六千。另外还有基比亚人点出七百精兵。16在众军之中有拣选的七百精兵,都是左手便利的,能用机弦甩石打人,毫发不差。17便雅悯人之外,点出以色列人拿刀的,共有四十万,都是战士。”

“便雅悯人却不肯听从他们弟兄以色列人的话。”-- 基比亚是属于便雅悯支派,他们何以宁愿出战,也要包庇基比亚的匪徒,这是我们不理解的。

双方军力悬殊:便雅悯加上基比亚点出的军兵也不过是 26,000 + 700人;以色列十一支派则共有四十万军兵。

5。士二十:18 - 35  “18以色列人就起来,到伯特利去求问上帝说:‘我们中间谁当首先上去与便雅悯人争战呢?’耶和华说:‘犹大当先上去。’19以色列人早晨起来,对着基比亚安营。20以色列人出来,要与便雅悯人打仗,就在基比亚前摆阵。21便雅悯人就从基比亚出来,当日杀死以色列人二万二千。22以色列人彼此奋勇,仍在头一日摆阵的地方又摆阵。23未摆阵之先,以色列人上去,在耶和华面前哭号直到晚上,求问耶和华说:‘我们再去与我们弟兄便雅悯人打仗,可以不可以?’耶和华说:‘可以上去攻击他们。’24第二日,以色列人就上前攻击便雅悯人。25便雅悯人也在这日从基比亚出来,与以色列人接战,又杀死他们一万八千,都是拿刀的。26以色列众人就上到伯特利,坐在耶和华面前哭号,当日禁食直到晚上,又在耶和华面前献燔祭和平安祭。27,28那时上帝的约柜在那里。亚伦的孙子、以利亚撒的儿子非尼哈侍立在约柜前。以色列人问耶和华说:‘我们当再出去与我们弟兄便雅悯人打仗呢?还是罢兵呢?’耶和华说:‘你们当上去,因为明日我必将他们交在你们手中。’29以色列人在基比亚的四围设下伏兵。30第三日,以色列人又上去攻击便雅悯人,在基比亚前摆阵,与前两次一样。31便雅悯人也出来迎敌,就被引诱离城。在田间两条路上,一通伯特利,一通基比亚,像前两次,动手杀死以色列人约有三十个。32便雅悯人说:‘他们仍旧败在我们面前。’但以色列人说:‘我们不如逃跑引诱他们离开城到路上来。’33以色列众人都起来,在巴力他玛(Baal-tamar)摆阵,以色列的伏兵从马利迦巴(the meadows of Gibeah)埋伏的地方冲上前去。34有以色列人中的一万精兵,来到基比亚前接战,势派甚是凶猛,便雅悯人却不知道灾祸临近了。35耶和华使以色列人杀败便雅悯人。那日,以色列人杀死便雅悯人二万五千一百,都是拿刀的。”

“以色列人就起来,到伯特利去求问上帝说:‘我们中间谁当首先上去与便雅悯人争战呢?’”-- 以色列在求问耶和华之前,早已决定要跟便雅悯人开战。现在的求问只是想“拉上帝下水”,借用他的名来为自己的利益打仗。为什么到伯特利(Bethel)求问上帝,而不是示罗?伯特利位于耶路撒冷之北约16公里,示罗的西南约15公里,地处中央山脉的中心,和南北交通大道之上,具有战略价值。解经家开始注意到,过去约柜都是安置在示罗(书十八:1,十九:51,士十八:31),但从这节经文显示,有时以色列人会把约柜移至伯特利或别的地方。撒母耳作士师的时候,他每年巡行到伯特利、吉甲、米斯巴,这几处审判以色列民(撒上七:16),这可能和约柜的所在地有关联。“我们中间谁当首先上去与便雅悯人争战呢?”- 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吗?在士一:1 以色列人求问耶和华说:“我们中间谁当首先上去攻击迦南人。。?”现在求问不是为了攻击敌人,而是同室操戈。耶和华会“下水”吗?

“耶和华说:‘犹大当先上去。’”-- 难道耶和华也赞同打自己人?从下文我们知道,以色列人虽然三次求问耶和华(士二十:18,23,28),三次都得到耶和华的回复(士二十:18,23,28),但前两次都铩羽而归(士二十:21,25),死伤惨重。可见耶和华并不认同这次支派间的争战,他要以色列人好好反省所作的一切。

“以色列人出来,要与便雅悯人打仗,就在基比亚前摆阵。便雅悯人就从基比亚出来,当日杀死以色列人二万二千。。。第二日,以色列人就上前攻击便雅悯人。便雅悯人也在这日从基比亚出来,与以色列人接战,又杀死他们一万八千,都是拿刀的。。。”-- 兵力虽然悬殊,但便雅悯支派反而打胜仗,你说奇怪不奇怪!

“以色列众人就上到伯特利,坐在耶和华面前哭号,当日禁食直到晚上,又在耶和华面前献燔祭和平安祭。。。以色列人问耶和华说:‘我们当再出去与我们弟兄便雅悯人打仗呢?还是罢兵呢?’耶和华说:‘你们当上去,因为明日我必将他们交在你们手中。’”-- 就好像过去以色列落入“犯罪 - 受苦 - 哀求 - 蒙救”的循环一样,现在当他们到耶和华面前哭号的时候,上帝因怜悯他们,就出手拯救。

“耶和华使以色列人杀败便雅悯人。那日,以色列人杀死便雅悯人二万五千一百,都是拿刀的。”-- 便雅悯人本来有26,000人(士二十:15,不计基比亚的精兵),现在死了25,100人,在加上前两次战役的死亡人数,他们只剩下六百人(士二十:47)

6。士二十:36 - 48  “36于是便雅悯人知道自己败了。先是以色列人,因为靠着在基比亚前所设的伏兵,就在便雅悯人面前诈败。37伏兵急忙闯进基比亚,用刀杀死全城的人。
38以色列人预先同伏兵约定在城内放火,以烟气上腾为号。39以色列人临退阵的时候,便雅悯人动手杀死以色列人,约有三十个,就说:‘他们仍像前次被我们杀败了。’40当烟气如柱从城中上腾的时候,便雅悯人回头观看,见全城的烟气冲天。41以色列人又转身回来,便雅悯人就甚惊惶,因为看见灾祸临到自己了。42他们在以色列人面前转身往旷野逃跑,以色列人在后面追杀。那从各城里出来的,也都夹攻杀灭他们。43以色列人围绕便雅悯人,追赶他们,在他们歇脚之处,对着日出之地的基比亚践踏他们。44便雅悯人死了的有一万八千,都是勇士。45其余的人转身向旷野逃跑,往临门盘去。以色列人在道路上杀了他们五千人,如拾取遗穗一样,追到基顿又杀了他们二千人。46那日便雅悯死了的,共有二万五千人,都是拿刀的勇士。47只剩下六百人,转身向旷野逃跑,到了临门盘(Rimmon),就在那里住了四个月。48以色列人又转到便雅悯地,将各城的人和牲畜,并一切所遇见的,都用刀杀尽,又放火烧了一切城邑。”

这是整个战役的细节。大家读了就明白,不用我再啰嗦。

“只剩下六百人,转身向旷野逃跑,到了临门盘(Rimmon),就在那里住了四个月。以色列人又转到便雅悯地,将各城的人和牲畜,并一切所遇见的,都用刀杀尽,又放火烧了一切城邑。”-- 便雅悯支派的妇孺全被杀尽,只剩下男丁600人。临门盘在哪里?这是一个小村,位于伯特利之东约5公里。问题来了, 一个支派的人几乎被残杀净尽,以色列不是要少了一个支派?他们要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呢?且待下回分解。

默想:

恐怖分子干了惨无人道的暴行,他们还说这是事奉上帝。

以色列在求问耶和华之前,早已决定要跟便雅悯人开战;后来的求问只是想“拉上帝下水”,借用他的名来为自己的利益打仗。

有一间教会给不信者发出邀约的信中说,作为会友的好处是:

《申命记》二十八章第二节:“你若听从耶和华 - 你神的话,这以下的福必追随你,临到你身上。”

“经济的祝福”--

更好的工作
起薪或花红
福利
销售量与佣金
解决财务纠纷
产业与财产
投资的利息与回报
回扣与回报
支票在信箱里
礼物与惊喜
找到金钱
账单减少而祝福增加。。。

    我相信正常人大概不会读了这样的信息就盲目地加入教会;只有头脑简单、动机不良,存心利用上帝的人才会跃跃欲试。

今天的教会也有为了达到目的而利用上帝的名吗?____________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