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各人任意而行之士师记

第十四课 - 士师 - 耶弗他(三)、以比赞、以伦、押顿

经文:士十二:1 - 15

主旨:耶弗他在处理以法莲的怨言上欠缺技巧,引发了一场全以色列的大悲剧。

1。上一课,耶弗他因着在耶和华面前仓促地许愿,以致在制伏了亚扪人后,战场上的胜利变成了一场家庭大悲剧,自己的独生女成为了献给耶和华的燔祭品,反映了当时迦南异教的习俗已经侵蚀了以色列人的宗教信仰和家庭生活。不要因为士师是上帝兴起的,我们就以为他们的灵性超人一等;从基甸开始,我们就看见当时被上帝使用的人,在真理知识上仍是十分幼稚,对上帝的认识并没有深度。 其实,就算那些被上帝重用的“大人物”,我们也不要以为他们是完人。在互联网上的论坛,我就时常看到一些人故意指出某某著名的基督徒犯了什么错,借此来打击基督教的名声。譬如,有人说约翰加尔文把塞以维特 (Servetus)烧死,因为后者写了一本名为《三位一体谬误》的书。虽然有人辩称这不是加尔文亲自判决,但不可否认此事与他有关。这是加尔文一生中最大的败笔。我们不能因此事,就否定了加尔文在改革运动中所扮演的重大角色,更不能抹杀他的旷世巨著《基督教要义》对教义所作精辟的阐释。圣经里也有这样的例子,譬如大卫王是一个合神心意的王,但圣经并没有故意掩饰他犯淫乱的罪(撒下十一章)。同样的道理,上帝用我们这些“小人物”,不是因为我们圣洁无有瑕疵,而是他怜悯我们,给我们一个服事的机会罢了。我们又有什么可夸的呢?

2。士十二:1 - 7  “1以法莲人聚集,到了北方,对耶弗他说:‘你去与亚扪人争战,为什么没有招我们同去呢?我们必用火烧你和你的房屋。’2耶弗他对他们说:‘我和我的民与亚扪人大大争战;我招你们来,你们竟没有来救我脱离他们的手。3我见你们不来救我,我就拚命前去攻击亚扪人,耶和华将他们交在我手中。你们今日为什么上我这里来攻打我呢?’4于是,耶弗他招聚基列人,与以法莲人争战。基列人击杀以法莲人,是因他们说:‘你们基列人在以法莲、玛拿西中间,不过是以法莲逃亡的人。’5基列人把守约旦河的渡口,不容以法莲人过去。以法莲逃走的人若说:‘容我过去。’基列人就问他说:‘你是以法莲人不是?’他若说:‘不是。’6就对他说:‘你说示播列(Shibboleth)。’以法莲人因为咬不真字音,便说‘西播列(Sibboleth)’。基列人就将他拿住,杀在约旦河的渡口。那时,以法莲人被杀的有四万二千人。7耶弗他作以色列的士师六年。基列人耶弗他死了,葬在基列的一座城里。”

“以法莲人聚集,到了北方,对耶弗他说:‘你去与亚扪人争战,为什么没有招我们同去呢?我们必用火烧你和你的房屋。’”-- 像这种因嫉妒而引发的争端,已经不是第一次。过去以色列人在神人摩西的带领下,支派之间很少有发生争端。从约书亚时代开始,在分地的时候,我们就看到约瑟的子孙,就是以法莲和玛拿西人要求多得土地(书十七章);当约书亚打发二支派半的人(流便、迦得和玛拿西半支派)回约但河东之地的时候,我们也看到河西和河东的支派为了设立祭坛几乎大打出手(书二十二章);在《士师记》课程里,我们看到在 和敌人的争战中,有的支派拒绝参与,如士五:16 - 17 的流便、基列人、但人和亚设人;有的支派在争战胜利后“眼红”,因自己不受邀参战而争吵,如士八:1 的以法莲支派。现在的以法莲再次因为耶弗他在与亚扪人争战,没有招他们同去而争吵起来。从这些争吵,我们可以看到以色列支派的联盟是非常松散,约但河西的支派和河东的支派之间的关系非常脆弱;以法莲、玛拿西和犹大三大支派因着人多势众,常要争坐“老大”的位置。谁是老大当然也跟敬拜中心(会幕)的位置有关联,有人说圣坛初设在吉甲,后搬迁至示剑(书二十四),然后是伯特利(士二十:26- 28),最后落脚在示罗(士二十一:12)。示罗是在以法莲的中心地点,怪不得他们“耍大牌”,每次都埋怨士师不招他们参战。

“。。我招你们来,你们竟没有来救我脱离他们的手。我见你们不来救我,我就拚命前去攻击亚扪人,耶和华将他们交在我手中。你们今日为什么上我这里来攻打我呢?。。于是,耶弗他招聚基列人,与以法莲人争战。基列人击杀以法莲人,是因他们说:‘你们基列人在以法莲、玛拿西中间,不过是以法莲逃亡的人。’”-- 过去基甸也遇到相似的情况,他懂得如何化解争端(士八:2 - 3),但耶弗他可能还在丧女悲痛中,他的回答硬邦邦,令人难以接受。结果是:河东的基列人和河西的以法莲人大打出手。

“基列人把守约旦河的渡口,不容以法莲人过去。以法莲逃走的人若说:‘容我过去。’基列人就问他说:‘你是以法莲人不是?’他若说:‘不是。’就对他说:‘你说示播列(Shibboleth)。’以法莲人因为咬不真字音,便说‘西播列(Sibboleth)’。基列人就将他拿住,杀在约旦河的渡口。那时,以法莲人被杀的有四万二千人。”-- 大家都是以色列人,怎样分辨谁是以法莲人呢?“示播列(Shibboleth)”和“西播列(Sibboleth)’”的差别只在子音“shi”(示)和“si”(西),以法莲人因咬不真字音就被认出来,死了整四万二千人。民二十六:37 说在第二次人口普查的时候,以法莲人数有三万二千五百名,所以死的人数可能被夸大。总之,以法莲支派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过去,在耶弗他家庭里,我们看过一场家庭悲剧;现在,我们看到的却是一场全以色列的悲剧。

“耶弗他作以色列的士师六年。基列人耶弗他死了,葬在基列的一座城里。”-- 《士师记》第一次没有告诉我们国中太平多少年。他把亚扪人打败了,但非利士人的欺压(士十:7)却要留待参孙去处理。

3。士十二:8 - 15  “8耶弗他以后,有伯利恒人(Bethlehem)以比赞(Ibzan)作以色列的士师。9他有三十个儿子,三十个女儿,女儿都嫁出去了。他给众子从外乡娶了三十个媳妇。他作以色列的士师七年。10以比赞死了,葬在伯利恒。11以比赞之后,有西布伦人(Zebulonite)以伦(Elon)作以色列的士师十年。12西布伦人以伦死了,葬在西布伦地的亚雅仑(Aijalon)。13以伦之后,有比拉顿人(Pirathonite)希列(Hillel)的儿子押顿(Abdon)作以色列的士师。14他有四十个儿子,三十个孙子,骑着七十匹驴驹。押顿作以色列的士师八年。15比拉顿人希列的儿子押顿死了,葬在以法莲地的比拉顿,在亚玛力人的山地。”

这里记载了三个小士师的名。

“耶弗他以后,有伯利恒人(Bethlehem)以比赞(Ibzan)作以色列的士师。他有三十个儿子,三十个女儿,女儿都嫁出去了。他给众子从外乡娶了三十个媳妇。他作以色列的士师七年。以比赞死了,葬在伯利恒。”-- 以比赞应该是一个很富有的士师。

“以比赞之后,有西布伦人(Zebulonite)以伦(Elon)作以色列的士师十年。西布伦人以伦死了,葬在西布伦地的亚雅仑(Aijalon)。”-- 士师中,以伦的资料最少。

“以伦之后,有比拉顿人(Pirathonite)希列(Hillel)的儿子押顿(Abdon)作以色列的士师。他有四十个儿子,三十个孙子,骑着七十匹驴驹。押顿作以色列的士师八年。比拉顿人希列的儿子押顿死了,葬在以法莲地的比拉顿,在亚玛力人的山地。”-- 押顿又是一个富有的士师。

圣经没有告诉我们他们的敌人是谁,但还是把他们的名字记录下来。上帝没有忘记小人物。不要以为我们在教会的事奉微不足道,上帝就忘记了我们,其实他早已把我们的名字记录下来。

默想:

耶弗他是我们在《士师记》里所看到出身最卑贱的一个士师。他在真理知识上十分幼稚,对上帝的认识也没有深度,处理支派之间的纠纷也欠缺技巧。在他作士师期间,我们看到一场家庭大悲剧,和一场全以色列的悲剧。不管你怎样评估耶弗他的成败,我们都不能否认是上帝拣选了他;上帝的拣选不在乎人的贵贱,乃在乎他的恩典。

高音笛在哪里?

    在我们生命中的有些时刻,我们会觉得自己无足轻重,一无是处。我们周围充满了才华横溢的人,在那个软弱的时刻,我们只想退缩,想让别人去处理问题,我们的理由是,自己是否介入,实在无关紧要。

    然而,我们忘记了主在用五饼二鱼喂饱众人的事件中,彰显出来的真理(约六:1 - 14)。我们每个人在上帝的事工中,都扮演一定的角色。

    一次,麦可葛士达爵士在一个大型合唱团与管弦乐团合作的预演中担任指挥。彩排到了中段的时候,喇叭高声地鸣响、鼓声隆隆,而小提琴也奏出丰富的旋律;于是,那吹高音笛的乐手就喃喃自语说:“我所做的有何益处呢?我还是别吹了,反正也没人听得到。”于是他只是把乐器放在嘴里,却没有吹出声音。然而不到片刻,指挥就大叫起来:“停下来!停下来!高音笛在哪里?”全场最重要的人发现笛声消失了。

    同样,我们为主事奉也是同样的道理。不管我们的才能是大是小,要是我们没有尽力,表演就不会完整。(Richard De Haan,资料取自《灵命日粮》)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