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
返回目录
第七章
第七章
第九章上
第九章上

第八章 - 更正教释经体系(四) - 文法解经

       8。1     “圣经,容我再强调,惟独圣经才是更正教的信仰。”此句出至十七世纪英国更正教徒 William Chillingworth 的名言,总结了宗教改革运动对圣经的态度。但我们不要忘记,十七世纪诗人德来敦(John Dryden)在他的著作中也说:不单只是正统信仰诉诸圣经,就是异端也诉诸圣经作为支持。请看他的诗作:

不是起初的亚流、现今的苏西尼
否认圣子为永生神吗?
他们也不是单凭着福音书
否定我们的教义和坚持他们自己的吗?
不是所有异端都同样装着,
诉诸圣经以作自己的辩护吗?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地学习释经/解经,以免误人误己。

如果单字是语言的单位,那么句子就是思想的单位。在上一章,我们看过研究单字的价值,这一章,我们要从单字在句子里的排列次序,按文法来了解一个句子的意思,更好地掌握解经的技巧。

8。2     圣经的原文

基督徒相信上帝是透过圣经把自己启示给世人。既然如此,如果我们能对圣经的原文有认识,一定会得益不浅。圣经里有三种文字:希伯来文、亚兰文和希腊文。亚兰文主要是用在但以理书二:4 - 七:28和以斯拉书四:8 - 六:18;七:12 - 26,其他旧约的书卷都是用希伯来文写的。至于新约的书卷,却是用希腊文书写。研究圣经的人要知道,希伯来文跟英文不同,一个句子的意思不取决于单字的排列次序,因为它是属于分析性的语言。至于希腊文则是一种强烈的合成语言,它跟英文和中文的构造截然不同,所以我们要对这两种语文的独特味道先有点认识。

8。2。1     希伯来文(Hebrew)

希伯来文是属于西北闪族语系(Semitic family of languages)的一支,共有二十二个字母。特色是:它注重观察事物的外表,而不是表达内在的特性,用字简洁直接,所以有时不容易把它翻译成别的文字。譬如,“荣耀”(glory)的希伯来文是kavad,原意是“重”,“财物很多”。诗篇二十三的原文有55个字,大部分的翻译要用到双倍的字数。(KJV 用 118个字,中文和合本用 141 个字。)譬如,诗篇二十三的第一节,

The Lord / (is) my shepherd /
I shall want / not    (" / "将希伯来文的字隔开)

这一节只有四个希伯来字,但却用了八个英文字。

希伯来文是图画文字,它不只是用文字陈述,而是将事情描绘出来,让人欣赏。譬如,在希伯来文里,我们时常看到这样的表达文字:"He arose and went","He opened his lips and spoke" ,"He lifted his eyes and saw","He lifted up his voice and wept" 等等。

希伯来字是属于胶合的(agglutinative) 或合成的(synthetic) 文字。在一个单字上面加上“字首”(prefix)或“字尾”(suffix),如把前置词(preposition) be- (英文的 in),le- (英文的 to),ke- (英文的 like) ,定冠词(definite article) ha- (英文的 the),连词(conjunction) wa- (英文的 and)放在名词和动词之前。字尾多是放在代名词(pronoun)(如英文的 I)使之成为所有格(possessive case)(如英文的 my) 或直接受格(accusative case)(如英文的 mine)。

希伯来文只有阳性(masculine)和阴性(feminine)名词,没有中性(neuter)名词。对于没有生命的东西(如椅子),可以是阳性或阴性,看字的结构而定。一般上,抽象的东西和组词(group)都是阴性词。名词是从字根(root),加上母音、字首或字尾形成的。复名词(compound nouns)不是希伯来文的特色。复数名词(plural)是在阳性名词的后面加上 -im(如 seraphim, cherubim) 或阴性名词的后面加上 -oth 形成的。

希伯来文本来有三种格式的变化(nominative 主格,genitive 所有格和 accusative 直接受格),就是在名词或形容词加上字尾的格式(declension)。经过演变之后,一般上,间接宾语(indirect object)都加上前置词(preposition) le- (英文的 to)来表示,直接宾语(direct object)则加上 -eth 来表示,所有格的关系(genitive relationship)则在所有格的字前加上 construct state or shortened form 来表示。

希伯来文的形容词(adjective)非常缺乏。譬如,英文的 double heart (心口不一),在希伯来文是用 "a heart and a heart" 来表示(诗 十二:2);英文的 two different weights (两样的法码),在希伯来文是 "a stone and a stone"(申二十五:13)。若有形容词的话,一般上都没有比较等级(comparative and superlative)。希伯来文是用“from”来代表 “than”。譬如, The serpent was more subtle than any other beast (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滑。)(创三:1) ,希伯来文是说 The serpent was subtle from every beast。希伯来文的 holy, holy, holy 其实是 the holiest (赛六:3);song of songs 是 the best song ; vanity of vanity( 虚空的虚空) 是很虚空的意思。。

希伯来文的动词(verbs)是由三个字音(consonant)字母的字根形成的。再从这字根发展成不同的动词形式,如加上母音,加上字首或字尾。这是西方文字所少见的。希伯来文重视动词的形态(aspect)多于它的时态(tense)。所谓完整形态(perfect aspect)就是放眼于事情的整全面;而非完整形态(future aspect)却着重于事件的内部结构。如果真的要以时态来区别的话,那就是完成时态(perfect tense) 和非完成时态(imperfect tense)两种。非完成时态是有点模棱两可,它既可以代表直说语气(indicative mood)(现在、过去和未来),也可以代表命令语气(imperative)、祈使语气(optative)等。完成时态最特出用法就是先知式的完成时态(prophetic perfect),先知对未来要发生的事是如此的有把握,以致他用过去时态来表达。(如赛五:13)譬如:

诗六十七:6 “地已经出了土产;上帝 - 就是我们的上帝要赐福与你们。”

英文KJV 是“Then shall the earth yield her increase; and God, even our own God, shall bless us.”

英文NIV 是“Then the land will yield its harvest,and God, our God, will bless us.”

英文NASB 是“The earth has yield its produce; God, our God, blesses us.”

翻译为“已经出了”的原文 nathenah 是完成时态。中文圣经和NASB 都译为完成式,但KJV 和NIV 却译为未来式。这里的动词正是希伯来文的完成形态,可以称为“朝最终目标式”的完成形态(past tense in telic perfection),换言之,在这里记述了已经开始出土产,而现在却是期待着出产的圆满结束。

语言风格方面,上文已经说过,它的词汇大都是指事物的本体,很少有抽象的东西。譬如,"to decide"(决定)的原意是"to cut"(切割),"to be right"(对的)是"to be straight"(直的),罪的观念是“不中鹄的”,情感是跟心肠(bowel)相连。。力量是用角来代表。有的翻译者尝试用一个英文字来翻译同一个希伯来字,但遇到很多困难,因为一个希伯来字的意思常取决于它的上下文。譬如,number 可以是“数点”,也可以是“看顾”。(民一:3,创五十:24)

说到句法(syntax),希伯来文的句法是很简单。句子很少用从属连接词(subordinating conjunctions like 'if', 'when','because'..),大都是用简单的一个 wa- (英文的and)。英文译者时常想尽办法用不同的连接词将希伯来文的句子接起来,这可能不是原作者的意思。譬如,创一:2 - 三:1,在五十六个句子里,除了三个句子,其他都是用 wa- 连接的。但英文的RSV,却用了“and”(创一:3),“so”(创一:27),“thus”(创二:1),“but”(创二:6), “now”(创三:1)等连接词。

在许多文体当中,希伯来文的诗歌是最特出的。十八世纪以前,很少人知道希伯来诗是怎样的。直到1753 年,罗斯(Bishop Lowth)发表了希伯来圣诗讲义之后,大家才注意到,希伯来诗律中最主要的,就是平行体(parallelism)或骈体、对句。但这和中国诗中的对句并不相同。中国诗句是字字相对,如

1。正名对 - 天和地,日和月。
2。同类对 - 花和草,叶和芽
3。连珠对 - 萧萧对赫赫
4。双声对 - 黄槐对绿柳
5。双拟对 - 春树对秋池

希伯来对句法不是字和字对,是句和句对。对法有几种:

1。正对(synonymous) - 第一、二句意义平行,既不加重,也不减轻。譬如:

日头啊,你要停在基遍;
月亮啊,你要止在亚雅伦谷。(书十:12)

2。反对(antithetic) - 第二句反衬上句,成为两句相对的独立句子。譬如:

与智慧人同行的,必得智慧;
和愚昧人作伴的,必受亏损。(箴十三:20)

3。合对(completive) - 第二句比较更精细地完结第一句,或用比较法,或用解释法,两句中有一句不能独立。譬如:

比较法:听智慧人的责备,
              强如听愚昧人的歌唱。

解释法:愚昧人的笑声,
              好像锅下烧荆棘的爆声。

由这三种对句法,衍生出种种的变化,有时不止两句平行,有三四句甚至七八句的,效果和我们用的对偶、脚韵、平仄等功用一样。我们可称之为“思想的韵律”或“自然的韵律” - 气运生动是希伯来诗的精神。我们要在第九章《文体解经》更详细地讲解怎样用平行体来解经。

至于修辞(figures of speech)方面,希伯来人非常善于用修辞格来修饰、加工、润色他们的文字,如比喻、比拟、借代、夸张、对偶等等。这些修词格具体运用起来是千变万化的,增添了不少色彩。譬如,英文的 apple of his eye (申三十二:10,诗十七:8,箴七:2),skin of my teeth (伯十九:20)等。

有许多文法书可以帮助我们解经时之用,如:

ag00089_.gif (335 bytes)

8。2。2     希腊文(Greek)

希腊文是一种很美丽、丰富多采和和谐的语言,非常适合作为表达宗教哲学思想的工具。有人这样比较希伯来文和希腊文:“闪族人的语言像一座石矿场,里头的巨石被希腊人琢磨成一尊尊塑像。”希伯来人给我们宗教、希腊人给我们哲学和诗歌。

希腊文有二十四个字母。它是一种强烈的合成语言,这也是为什么一般人觉得这种语言难学的原因。因为现代的英文(中文更甚)构造和希腊文截然不同。

希腊文的词汇非常丰富。希伯来文的词语不多,约少于一万;而希腊文则有二十万之多。譬如,“爱”就用了agape(上帝的爱),philia(友爱),storge(家庭间的爱),eros(情爱)。英文的another(另一个)就用了allos(another of the same sort)和 heteros(another of the different sort)。约十四:15 “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这一位保惠师是allos,是另一位像他一样的。还有,“new”(新)有时间上的“新”(neos)和品质上的“新”(kainos)。弗四:24“并且穿上新人”用的是kainos,这个人是新的创造,不是改头换面而已。在新约里,许多当时常用的词汇也被加上了新的基督教意义。譬如,charis 从“您好吗?”变成“恩惠”;新约作者也毫不踌躇地将“生命”、“死亡”、“荣耀”、“震怒”等词汇赋予新的意义。有的新约词汇只有在七十士译本才可以找到,像“割礼”、“五旬节”、“咒诅”、“拜偶像”、“分散”等。还有一些是希伯来化的词汇,如“哈利路亚”、“阿们”等。。

希腊文名词的变化(inflection)可说是多姿多采。这里所说的变化是指在一个单字上面加上字首或字尾,或在单字的中间有些变化,而使这个字带有特别的意思。与希伯来文相比,希腊文除了有阳性和阴性名词之外,还有中性词(neuter gender)。当我们谈到圣灵的时候,我们会特别注意圣经是把圣灵当作是中性还是阳性。(阳性的定冠词是ho,中性的定冠词是to)

谈到名词,当然离不开格的变化(declension),其变化内容包括:单复数、主格(nominative)、所有格(genitive)、直接受格(accusative)、间接受格(dative)等。在所有格里头,有分主词所有格(subjective genitive)和受词所有格(objective genitive)。只有从上下文,我们才可以分辨是那一种所有格,这对经文的了解可能完全不一样。譬如,

罗十六:25  “。。所讲的耶稣基督。。”(the preaching of Christ)   如果“基督”是主词所有格,翻译应为基督耶稣所讲的;如果“基督”是受词所有格,和合本的翻译是对的。

至于动词,它比希伯来文变化得更大了,其内容包括时态(tense)、语态(voice)、语气(mood)、人称(person)和数目(number)。

时态是表示动作的时间与性质。按时间分为现在、过去与未来;按性质分为点的动作(指在刹那间发生的简单动作)(simple)、线的动作(指连续进行的动作)(durative)、与完成的动作(指动作完成后的状态或结果)(completed)。

点的动作用aorist tense(简单过去式) ,也时常用 future tense(未来式)。
线的动作用present tense(现在式),imperfect tense(过去不完成式),有时用future tense(未来式)。
完成动作用perfect tense(现在完成式),和pluperfect tense(过去完成式)。

在许多的时态当中,最令人混淆的是aorist tense (简单过去式)。一般人总以为aorist tense 指的是该动作“只此一次”或“一次完成”。譬如,林前五:7 “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etuthe)献祭了。”指的是基督的死是一次完成的事件。现在的文法专家却认为,aorist tense 在一段文句中的意义是取决于该时态和所处前后文的一连串关系,不要单凭一个aorist tense 就建立什么教义。希腊文时态的基本语义要点是“体观”(aspect):反映作者对如何表达一项动作的选择,至于动作时间并不由希腊文时态传达。所以,我们最好还是看看它所处的上下文。

语态(voice)是表明主词(subject)和动作之间的关系,有主动语态(active voice)、关身语态(middle)、和被动语态(passive)三种。关身语态是最令人混淆的。一般人以为只要这个语态一出现,就是反身动作,或是主词自行作些动作。譬如,“they were teaching one another”,“he hanged himself”。于是,有解经家说,林前十三:8 的关身语态动词 pausontai(停止)非常重要。先知预言会遭废止(katargethesontai),知识会遭废止(katargethesetai),但方言终将停止(pausontai),也就是说,不需要什么人或事物去废止。他们辩称,关身语态说明方言将会自己停止,因方言本来就具备这样的本质。这种解释常和另一观点合并,认为在正典完全形成前(他们将林前十三:10的to teleion “那完全的”解为正典),方言在教会中扮演极重要的角色,但有了正典之后,方言就自动荒废并停止,因而导出这样的结论:今天教会不再具备有效力的方言恩赐。把教义这样建立在一个关身语态动词上是非常危险的。

语气(mood)是表明动作者动作的态度,方式,以及与事实之间的关系,有直说语气(indicative)、假设语气(subjunctive)、祈使语气(optative)、命令语气(imperative)。反面的禁令(prohibition)是用现在假设语气(present imperative)加上一个希腊字me 或用简单过去式假设语气(aorist subjunctive)加上一个希腊字 me 组成的。不过,它们有一点不同。前者是stop doing an action 停止一样动作;后者是do not begin to do an action 不要开始一个动作。譬如,约二十:17 “不要摸我”(Do not hold on to me) (希腊文是me mou haptou),这是属于前者,耶稣叫抹大拉不要再摸他,因为抹大拉拉住他。有的讲道者在这里大做文章,说耶稣复活之后是不能被人触摸的。

至于分词(participle),在希腊文中,就其文法构造言,既是形容词,也是动词。所以在分析一个希腊文分词时,可以说它是:受格、单数、阳性、现在式、主动、分词。前三着是属于名词和形容词的格变化,后三者是属于动词的变化。

至于冠词(article),它不像英文,是没有不定冠词。(indefinite article,就是英文的 a)用法也不是完全等同于英文冠词的用法,我们要多靠上下文来判断。一般上,有冠词是(a)指明的,(b)一般性的;无冠词是(c)不确定的(形容性质),(d)非一般性的(个别项目)。因此,我们不能完全按着英文的用法来解释希腊文的冠词。譬如,启四:11 “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在“荣耀”、“尊贵”和“权柄”的前面都有定冠词,以表明这些不是一般性的抽象名词。在冠词的文法里,有两个重要的定律大家一定要知道。

第一个定律是夏普定律(Sharp's rule):假如两个名词(substantives)以希腊文的kai(英文的and)连接,并且二者皆带有冠词,则他们指不同的人或事物。假如前者有冠词,而后者无,则两者指向同一人或事。譬如,多二:13 “等候至大的上帝和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荣耀显现。”上帝前面有冠词,救主则没有,所以这里的上帝和救主是同一位。

第二个定律是柯域定律(Colwell's rule):假如一个特定名词,出现在连系动词(copula verb)之前,通常不带冠词;假如出现在其后,则往往有冠词。譬如,约一:1 “道就是上帝”(希腊文是kai theos en ho logos),这里的上帝(theos)不带冠词,比较可能是特定的真神(God),而非不明确的任何一位神(a god)。不过,这条定律很容易被滥用。

至于希腊文的句子,有条件句子(The conditionals)和许多不同类型的子句(clauses)。解经时,最好把原文的句法结构分析清楚,就不会有太多的差错。譬如:弗五:18 - 21 里的“要被圣灵充满”是主句,接下来是几个子句解释被圣灵充满的意义,speaking(对说)、singing and psalming(口唱心和)、giving thanks(感谢)、being subject(顺服)。这些子句是不容易从中文圣经看得出来,如果能多参考几本英文翻译版本,这会对分析句子的结构有很大的帮助。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学习原文,但不要气馁,有许多文法书和辅助材料可以协助我们解经之用,如:

我会在下来的一章从文体和修辞的角度,更深一层地来了解希腊文的其他特征。这里,我先将常常要作的几种文法的决定和大家分享:

  1. 决定名词和代名词的“格和理由”。这里的决定常牵涉到所有格和间接受格。当这两种格出现时,要照规则试着决定其用法,特别是所有格更要如此,因为中文翻译经常用含糊的“的”,而英文却只译成不确定的“of”。譬如,帖前一:3 RSV 翻译成“steadfastness of hope”(盼望的稳固),NIV 的译文较有帮助“endurance inspired by hope”(因盼望所激励的忍耐)。又如,保罗说的“上帝的义”究竟是上帝给的义,还是公义之上帝自己和他的行动?

  2. 决定动词形式的时态、语态和语气。查一查文法书就可以一目了然。太十一:12 的 biazetai 是关身语态(has been forcefully advancing, 已有力地进行)(NIV)?或是被动语态(has been subjected to violence, 已臣服于强力之下)(NEB)?

  3. 决定连接号(连接词与端词)的力量和涵义。林前七:21 的ei kai ...mallon 是“若”?还是“即使”?另一个例子在帖前一:5, 我们必须决定 hoti 是原因的连接词或是附加说明语(同格的),也要注意NIV 和NEB 翻译上的不同。有个特别重要的字,不可仓促浏览过,就是希腊文的 de (但、如今、且)。它经常是表示连续的或是相关的原因,我们时常会遗漏它。

  4. 决定介系词的力量和细微差异。如huper 和 peri,在赎罪神学里就因为这两个介词而产生不同的意思。(huper 作...的代表,peri 有关于)有许多时候,因介系词片语的力量而造成整个句子的意思有显著的不同,如林前十二:13 中的en(在...里面/借着)和eis(进入/为了),或提前二:15 的dia (透过/在某情形之下)。

  5. 决定情况的(副词的)分词与不定词句子的关系。从句子本身和文脉来看,分词当作副词用法的意思很清楚(如提前五:6 的zosa,即使他活着),但要避免过分的解经。

最后,我要重复的提醒大家,不管希伯来文还是希腊文,文法不是一成不变的,按文法解释经文时,一定要注意上下文:

  1. 每一节经文的上下文是整本圣经。这是“以经解经”的意思。若能记住这原则,就可以有一个正常的看法、适当的假定,知道经文含义的界限。

  2. 任何一段经文的第二种上下文乃是其所属的旧约或新约。新约旧约各有其独特之处,解释圣经的人在解释新约或旧约时,应有不同的心理上的预备。

  3. 每一段经文的第三种上下文就是那段经文所出自的那一卷书。这是特别重要的。任何一个作者写书,一定会有个架构,他不会随想随写。我们一定要明白那卷书的背景,文脉,才来解释经文。如果我们不明白早期教会对殉道神学的看法,就会把启示录变成随意解释预言的万灵书。

  4. 任何经文的第四种上下文就是那段经文前后的那些材料。前面的材料则是“导航引进的雷达”,后面的材料则是“导航离开的雷达”。我们如果能够察明引进到这段经文前面的那些思想之脉络,以及承继这段经文后面那些思想的脉络,我们就更容易的了解这段经文的含义。

  5. 文法的解释也要考虑到平行的经文和交叉的合参(cross reference)。这是和研究同义词一样的,只不过这里谈的是比较长的经文。圣经文献的一个特色是,在许多地方,经文用不同的方式重复记录下来。所以,当我们解释经文的时候,若遇到不明白之处,可以对照其他相关、比较明显的经文,来决定它的意思。经文汇编(concordance)在这里特别有帮助。

总之,解经要谨慎,文法解经更要谨慎,多多参考圣经学者的释经书,特别是原文释经书,能帮助我们掌握这方面的技巧。剑桥三杰之一的莱得福(J B Lightfoot 1828 - 1889)曾说过:“人虽尽了一切的努力,但惟一明白希腊文圣经的方法是借着祷告。”这应该是我们用文法解经时牢牢要记住的。

ag00089_.gif (335 bytes)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