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吗?

罪恶源头的探讨

唐崇荣牧师传讲

第一讲 - 若神是全能、全善、为何有罪恶、苦难?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大纲●

罪的缘由,苦的意义

人的宗教动机

宗教性与文化性

恶从哪里来?

神与恶无关

上帝的全能 vs 上帝的全善

「能」跟「肯」配合  --  尊重神主权

干犯神主权的罪

苦难的价值与人的责任

从时间神学明白上帝旨意

 

 

●经文●

雅一:13-15

「人被试探,不可说:『我是被神试探』;因为神不能被恶试探,他也不试探人。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 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

 

罪的缘由,苦的意义


    「罪恶、私欲、试探源头的探讨」是一个大题目,这个大题目,可以说是有史以来,哲学家盼望明白的十大题目之一。罪的缘由、苦的意义,也是神学历史中,许多神学家思想到最深入的时候,所盼望了解的一个题目。罪与苦的问题、罪与试探的问题,是哲学家、神学家、宗教家没有办法避免、一定要应付、一定要解答的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从表面上来看,是每一个宗教必须要接受的事实。


人的宗教动机


    宗教之所以是宗教,因为要面对罪的问题,面对苦的问题,面对人在苦难中受试验的问题;宗教之所以是宗教,因为要把人从这些困境中解脱出来。宗教里面有一个对矛盾性愿意求知的欲念,有一个对苦难求解脱的欲念,所以宗教要的就是脱离限制、脱离矛盾,才产生了宗教动机。每一个有宗教观念的人,他们都先承认罪是存在的;每一个有宗教动机的人,都盼望从罪的领域中被释放出来;每一个有宗教的人,都承认苦是存在的;而每一个有宗教欲念的人,都盼望脱离苦的捆绑。所以这个限制在苦难与罪恶中的事实,以及不甘愿受这个限制所约束以至于死的「求解脱」的心志,就产生了普世性的宗教动机。我们不能不承认,苦难与罪恶是事实;我们也不肯继续在苦难与罪恶的捆绑之下,直到死没有得到解脱。所以,愿意超 脱限制与矛盾,盼望可以超越苦难与罪恶,就成为宗教动机。

    当然,宗教动机不一定要从这个消极的层面去了解,宗教动机也可以从更积极的层面去了解。什么叫做更积极的动机呢?比如说,当我们看见四周的大自然这么美,万有这么和谐地被造在一个整体的有机系统里面的时候,我们心里就想:「难道不是由一位奇妙、伟大、超自然、全能的上帝所创造出来的吗?」所以从这一方面去体会奥妙,从这一方面去赞叹设计,从这一方面去追认有一位创造主,也是宗教动机。所以我把宗教动机分成积极的和消极的两个层面。多数人对一切原有的,但是他不知道却已经享受的恩典,认为这就是「自然」。所以他认为:「本来是应该这样的嘛!我本来就应当这样享受的!」他就不从积极面去寻找宗教动机与神之间的关系,这是罪人一个很固定的形式,也是罪人已经败坏以后,没有办法解脱罪 性的一种惯性的生活。所以,在落入苦难之后,我们可能才开始思想宗教的问题。

    请你注意,有很多人不等到病、不等到苦、不等到死,他就不会思想这生命以后、这现实以外、超脱这看得见的世界之上、看不见的那世界到底是什么?不但如此,有很多人在顺利的时候,认为「本来就是这样」,而在受苦的时候他就想出上帝来。但是他不是想上帝来解脱拯救,他只是想拿上帝来骂。顺利的时候他说:「没有神!有没有神与我无关。」苦的时候说:「就是因为上帝创造这世界不好,所以造成我的苦!」他就拿上帝来骂。所以当人认为没有上帝的时候,是因为他愿意做一个独立自存与神无干的生存者;但是,当一个人在苦难中假想上帝时,他就把上帝当成一个假想敌,然后在这里追讨他,为什么把痛苦给他。人是败坏到这个地步!我相信今天如果我们真正思想、了解人性的败坏,你应当痛哭流泪,求主赦免 我们!


宗教性与文化性


    为什么有一些人在痛苦中会想到神?因为他在苦难消极的层面中,还有积极求助的心志。为什么有人在喜乐中想到神呢?因为他在现实美丽的世界中,想到有创造主奇妙的作为,而这两方面都是告诉我们,人心灵的深处,有一个绝对不可抹掉的本质,而那个本质就是宗教种子,是神放在人里面的。人之所以是人,因为人是有宗教性的活物;人之所以是人,因为人是有文化性的活物。We are religious beings. We are cultural beings. We are given the seed of religion and the nature of cultural understanding. 作为人而没有宗教性,作为人而没有文化性,这个人跟牲畜到底有什么分别,是没有人可以明白的。

    我们有宗教性在里面生根建造,有文化性在我们里面隐藏存在,所以我们就在宗教与文化这两个层面中,寻求外在和内在的价值系统。我们要穿怎样的衣服?要怎样做人?用怎样的口气与人说话?用怎样的态度对待人?如果有对我不好的人,我要怎样回应才比较合乎正统的伦理道德?这些都是价值系统的建立。价值系统的建立,在文化里是外在的生活,而在宗教里则是内在的生活。我心灵的深处与永恒的关系,我心灵的深处与神的关系,我心灵的深处与自己之间的关系,我心灵的深处对伦理道德和我的责任感面对永世  --  就是我离开世界以后,我与我继续存在的那个世界之间的关系是什么,这些是有关于宗教的内在价值建立。至于外在我怎么生活、怎样的衣着、怎样的衣食住行,应当有怎样的礼貌、怎样的伦理生活与人的接触,这些是有关 于文化之间的层面。

    这样,人在宗教性和文化性中间,建立了他的价值系统、做人的基础和生命的价值观。当我们论到宗教性的时候,积极的动机就是从伟大的被造界,想到一位伟大的创造者,以至于我们应当感谢他、敬拜他、仰慕他,然后在他面前寻求他给我们进一步的光照,使我们明白他更深的心意,这是积极的宗教动机;而消极的宗教动机,就是在苦难中、在罪的事实面前,我要有一个解脱,所以求那一位所谓的「全能者」,能给我解决这个问题,我就向他祷告祈求。

    一个人向神祷告,或者向神感恩,或者向神求一些事的时候,他先知道自己是有限的,而神是无限的。有限者向无限者有所要、有所求的时候,这就变成宗教的一个表现,就成为神人之间关系建立的一个开始。所以,没有一个宗教是不祷告祈求的,没有一个宗教是没有向不可见的神明发出心中所要求的。这个要求和祷愿就表明他需要脱离矛盾以及限制,进到超越的一种人生的价值里。这种离开有限的、矛盾的、有罪的、痛苦的世界的心愿,以及盼望达到解脱、超越、完全、自由、驾乎所有限制和矛盾之上的那个终极性的福乐,这中间的距离就是宗教修养和宗教修炼,这是宗教情操的建立,是宗教经历的感受,也是我们整个宗教生活的实践。

    人在苦难和罪恶中,思想人生的意义,因为他不愿意让这些苦与罪把自己埋没掉,这是很重要的思想。但是当我们遇到苦难的时候,就会问:「为什么要有苦难的存在?」我们遇到罪恶的时候,就会问:「为什么世界有罪的存在呢?」你说:「有罪的存在,是因为犯罪的人存在这世界上,才把罪带到这世界上来。」那么我就要问:「为什么人是一个不能不犯罪的人呢?为什么人一定是一个能犯罪的人呢?」如果你把人与上帝创造万有连在一起想,你就会问一个问题:「为什么上帝不创造一个不会犯罪的人?为什么上帝造人的时候,要把可能犯罪的这种自由和本能放在人里面?」「上帝啊!你能不能造一个没有罪恶的世界呢?」「上帝啊!你为什么不造一个没有犯罪功能的人呢?」「上帝啊!为什么你要造一个有可能犯罪、 有自由、又有犯罪本能的人,然后让人活在苦难之中受罪的折磨?」这是我们深入宗教情操中,很难避免发问的内容。这是所有伟大的文化里面,都不得不探讨的人性问题。


恶从哪里来?


    这世界是人建立的,这社会是人组成的,而人是有道德功能的活物,人能恶也能善,就组成了这世界有善恶的存在。为这个缘故,我们问:「恶从哪里来的?罪为什么来到这世界?而我为什么是一个罪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一定要承载一个能犯罪之自由的这种生命呢?我为什么是一个会犯罪的人?」「上帝如果是存在的话,他为什么不把罪除掉呢?上帝如果是全能的话,为什么不在人犯罪以前,使人的自由变瘫痪,或者使他临时遇到一些困难,不把这个爱犯罪的心付诸于行动呢?」「上帝啊!你到底能不能阻止人犯罪?」「上帝啊!你到底能不能造一个没有犯罪可能的人?」「上帝啊!如果人犯罪的可能,是因为你造人的时候放在里面的,到底你的存心如何?」你要这些答案吗?当然要!不过你通常想这些问题都没有想得这么深入,对不对呢?很多人有这些思想,只是略略闪过。很多人曾经被这些思想困扰一时,但是想得不彻底、也不追究,就常常暗自定论,然后就闪过这些问题,糊里糊涂地过下去。你说:「不是啦!我愿意终极性的了解,愿意很完满地得到解答,但是我问了牧师,没有答案;我问了和尚,也没有答案;我问了教父,也没有答案。我东找西找许多的宗教书籍,照样没有答案,所以我就不得不带着问题继续过下去。」


神与恶无关


    事实上,这个问题是很多哲学家没有办法解答的,连许多神学家也无法给予满意的解答,但是其中隐藏的奥秘就在《雅各书》第一章里。我再告诉你,谈到这问题的重要性,《雅各书》是超过其他六十五卷《新旧约圣经》里的书卷,超过其他的作者所曾经想过的相关课题。我们要思想关于罪的问题、关于苦的问题、关于试探的问题,这绝对不是简单的几节《圣经》随便写下来,随便讲讲就完了。我绝不愿意在解经这件事情上随便,我愿意在这几次的聚会中很深入、很有机、很有架构、很负责任地,使你彻底明白关于罪恶源头的问题、关于痛苦的问题、关于试探的问题、关于私欲的问题以及关于死的问题。

    这一段所讲的第十三节:「人被试探,不可说:『我是被上帝试探』;因为上帝不能被恶试探,他也不试探人。」第十四节:「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这里给我们很清楚的看见一件很特别的事情  --  神与恶无关。神不是恶的本体,神不是恶的主动者,神也不是恶所试探的被动者,神与恶无关。有哪一个宗教家曾经这样简洁、直接、清楚地把「神与恶无关」的话,这样直截了当地讲出来?

    雅各这几句话的意思,用反面的观念来读的话,好像是对你说,你不是常常在遇到试探的时候就说:「上帝啊!为什么你这样对待我?」当你遇到痛苦的时候,岂不是心里常问:「为什么神许可痛苦临到我?」「神哪!你是痛苦的源头;神哪!你是罪和试探的源头;你为什么试探我?」当你遇到苦难,遇到痛苦的时候,你也很可能从心灵深处说:「魔鬼试探我,为什么上帝不帮助我?」

    雅各开宗明义地讲「人被试探」,意思是说:「当你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不论是苦难临到你或者是试探临到你,犯罪的可能性诱惑你,就在这最困难的当下,你不可以说:『我是被上帝试探。』因为上帝不试探人,上帝也不受试探。」这样简洁、清楚,这样直截了当地把答案提出来了。你不可以说:「上帝为什么试探我?」「因为上帝从来不试探人,上帝也不被试探。」这样一个神论建立起来以后,你就明白你要用别的路线去明白什么叫做「试探」?什么叫做「犯罪」?什么叫做「堕落」的事情?


上帝的全能 vs 上帝的全善


    当我们提到苦难和罪恶问题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思想到,如果真的有上帝,为什么他与罪恶无关呢?难道他不能解决罪恶?或者他不能排除罪恶、不能拦阻罪恶、不能阻止试探者将试探临到我身上吗?所以这件事情就变成神学界、哲学界里很大的困难。这个困难就是对上帝的「全能」以及「全善」,两样中间不能兼具的那个难题。

    「上帝啊!如果你是全能的,你的全能竟然不能改变这个有罪有苦的世界,那么你就不是全善。你有能力,但你不要做好事,所以你虽然是全能的上帝,你却让苦难、罪恶存在,所以你的心地不是全善的。」这是第一个结论。

    第二个结论:「不行!上帝一定是全善的,他是良善的本体,他从来没有不好的动机。上帝啊!你是完全良善的上帝,但是,如果你是完全良善的上帝,为什么世界还有痛苦和罪恶、还有试探存在呢?你虽然非常良善,可惜你是心有馀而力不足,所以你不够全能。」

    这样看来,当人遇到罪恶和苦难的问题时,所能得出的两个结论都是与神有关的:「上帝啊!如果你是全能的,你一定不够良善,所以你没有用你的能力来干预罪恶,没有用你的全能来除灭撒但的作为,你许可撒但存在,表示你的心不良善。我相信你有全能,但是你没有全善的心意。」或者反过来说:「你有全善的心意,你真是一位伟大慈爱、良善的上帝,但是因为你能力不够,所以爱莫能助。你有心,但是你没有力,结果显出你不是全能的。」今天对于神论,以及神对有罪恶与痛苦世界的关系,所能遇到的两个困难之处就在这里。

    我不知道在这以前,你曾经听过有关于神论的这两个困难吗?我不知道你想过这些问题没有?这几堂的聚会是很重要的,因为要解决你很多关于神论、关于对基督教护教学所遇到的挑战以及罪人的需要,你要怎么样解答他们的难题?求主让你清楚了解之后,你能有把握地处理这些问题。Is God almighty? Or is God all good? 如果上帝是全能的,为什么他让罪恶存在?如果上帝是全善的,为什么他没有能力?「主啊!我原谅你,因为你实在很好,但是连你也没有办法。」或者转过来说:「你实在大有能力,但是你根本没有心要把这世界搞好,所以让这世界愈来愈坏。」当一个罪人可怜上帝的时候,你说这像不像样呢?「主啊!我相信你是有能力的,但是你不愿意嘛,那我就顺服你,既然你不愿意,表示你的心不大好,那我原谅你。」或者有的说:「主啊!你是大有慈爱、良善的,但是我也不能怪你,因为你能力不够,我原谅你。」当人站在「原谅上帝」这个地步时,人还像人吗?当上帝需要人原谅的时候,上帝还像上帝吗?所以这两者之中的一个,或者两个都一样,都是对上帝的不了解,是对上帝的侮辱,对上帝的本性很大的伤害。不但非基督徒常常掉在这两个矛盾中,就连基督徒本身在不明白神的时候,对神都有意无意的、或者下意识里隐藏着这种矛盾而不能调和。

    请问你有这样的困难吗?你感觉上帝是全能的吗?你说:「是!我知道上帝是全能的。」我再问:「你知道上帝全善的吗?」你说:「是!我相信上帝是全善的。」

    那么我要问:「全能的上帝,为什么不用他的能力解决这些问题?」你说:「我不能回答。」我问:「全善的上帝,是不是因为没有能力,所以他就让这些罪恶滋生呢?」你说:「我也不能回答。」我相信有许多不深入思想这些问题的基督徒,遇上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盼望两个(即上帝是全善、全能的)都接受,但是却没有办法调和它。你的困难就是逃避理性的追讨,你的困难就是逃避逻辑上的冲突,你的困难就是没有深入思想就糊里糊涂地信下去。然后,你对那些提出这些矛盾问题的知识份子,说:「你不信!你是刚硬着心,你乱讲,这是侮辱我的上帝!」你就以轻看藐视的态度,没有办法真正了解他们所遇到的困难,因此就失去对他们传福音的可能性了。

    今天为什么最聪明的人不在教会?为什么教会被世界上最有学问的人所轻看?因为我们不但不了解他们的困难在哪里,我们也根本没有预备心帮助他们解决困难。当我们预备心帮助他们解决困难时,发现我们自己根本不知道,我们所明白的困难是否比他们所明白的困难更深?相反地,许多基督徒对真理的思考肤浅到一个地步,甚至来不及明白对方到底想得多深,遇到的困难多大,就已经先轻看对方了。当教会有这种肤浅的领袖的时候,教会没有办法成为世界的光;当这些肤浅的领袖不能明白,连外邦人都比我们想到更深的一些问题的时候,我们只能自以为义,在教会里自己保守自己,我们就过一个夜郎自大、自以为义、只手遮天的生活来欺骗自己、欺骗世界。今天教会在这样的光景中是非常可怜的!

    我再问基督徒:「上帝是全能的吗?」「是!」「上帝是全善的吗?」「是!」「如果是的话,请你告诉我,为什么上帝竟然不让良善遮盖全地,而让罪恶继续滋生?如果他是全善的,那么他真的有能力来处理这个败坏的世界吗?」全能的上帝缺乏善意,或者全善的上帝缺乏能力?在这两个中间选择任何一个,都容易了解为什么这世界还有罪恶,这世界还有痛苦,这世界还有撒但、还有试探的存在。你们今天之所以说:「上帝是全能的吗?」「是!」 「上帝是全善的吗?」「是!」真正的原因是你不敢讲上帝不全善,你也不敢讲上帝不全能,因为跟你的观念起了冲突。但是你既然敢讲上帝全能又全善,请你写一篇文章:「全能又全善的上帝,为什么不让这世界可以过一个平静安稳、良善圣洁没有犯罪可能的世界的生活?」你要怎么写?你要怎么开始写?

    这问题到了二十世纪的时候,英国的大历史学家叫做汤恩比(Arnold Joseph Toynbee, 1889-1975),在他的书里再次提出来,又再提醒哲学界和神学界,自古以来最困难调和的,就是上帝的全能和全善的问题。「如果上帝是全能,又是全善的,这位上帝两样性格都有,可能吗?」传统的基督徒受了牧师长久的教导,或者说用非基督徒的眼光来看,我们受了基督教这么久的洗礼,从小做礼拜到现在,这么久的薰陶,我们当然只能答:「上帝是全善的,又是全能的。」但是我们答完了以后,我们所讲、所交代出来的话,没有多少知识分子会对我们说:「我心服口服你所讲的,你解答了我的问题。」现在你看到教会的困难在哪里了吗?

    预备要医世界的病,自己却不知道那病菌从哪里来,也不知道病菌有什么药可以医好,这就是今天教会瘫痪的原因。但是教会不但不感觉自己瘫痪,教会还用别的办法来遮盖、欺骗自己,以为派一些神学生到外国去读书,拿几个博士学位,我们就不输给人了。以为你是化学博士,他是音乐博士,我是神学博士,我们就同等了。这还是没有解决!因为当他们发出同样问题时,你照样不知道怎么应付,你只认为:「我也是博士。」所以就自己安慰自己说:「我是程度很高的人。」但是你仍然没有解决他的问题。

    今天我为这样的事伤心难过许久,这几十年来我看见教会没有力量好好解答世界的问题,但是教会又自以为多读一些书,拿个博士学位回来,就可以瞒天过海对人家说:「我是有学问的人。」到底我们要怎么样解决世界上罪人所想出来的难题?怎么样解答他们对基督教所发出来的挑战?事情不是像那些没有思想的人所想的那样简单,因为没有思想的人只能想简单的事情;但是事情也不像思想很深入的人那样,深到没有答案能够处理清楚。所以这是知识分子给我们的一个非常困难、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功课。

    上帝是全能的吗?上帝是全善的吗?这问题的要害在哪里?困难到这个地步怎么办?我们若把自己讲的当作真理,自己有所发现就夸大,这是最糟糕的。有很多作执事、作长老的没有受神学训练,会讲几篇道,讲错的时候没有人改正他,他愈讲就愈以为是真理。讲了几十次以后,没有人可以改正他了,因为他已经习惯自己想、自己评分,习惯自以为自己是真理,然后他就变成一个错误的领导人而不自觉。所以最会讲道的人,应当要有比他更会讲道的人,把他批评得体无完肤,他才能够继续有盼望走在真理里。

    我还没有读神学以前,讲过八百六十多次的道。读神学院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是最有经验的,因为神学生也有没讲过道的,有的《圣经》连一遍都没有读完,我已经从头到尾读了几遍。等到我一上台讲道,有几位比我资深的高班同学把我批评得体无完肤,而他们讲道都比我差,我那个时候又气、又羞、又恼、又恨。但是后来上帝对我说:「是的,就是因为你讲了很多次,你自以为一定是对,我用这个办法来磨练你,因为还有很多地方你看不见。」慢慢地我就懂得怎样用正统的思想去解释《圣经》的重要性,并以此来追讨自己。

「能」跟「肯」配合  --  尊重神主权


    现在我要归纳回来了,若上帝是全能为什么让罪存在呢?上帝的全能为什么不制止试探和痛苦?如果上帝是全能的话,那么他让这些问题存在,表示他没有善意去改善,所以这牵涉到他的道德问题,不是他的能力问题。我们要怎么样回答?我要从「能」与「肯」与「时间的过程」三个层面来思想:

    第一、上帝是全能的,他有主权定一些因素,所以不可把神的「全能」和神的「主权」分开来讨论,这是第一个关键所在。当你听到我的答案和你所讨论所想的有所不同的时候,你要快快归正,因为这个问题太大了!

    上帝有能力吗?有!为什么他不做?因为他有主权。所以一定要把上帝的「能」和上帝的「主权」配合起来一同思想这个问题,你才能找到答案。而这两件事  --  「神的主权」跟「神的全能」之间的关连要怎样配合起来?《圣经》到底有没有提到这两件事应当是相提并论的?有!在哪里?很多处。「有一个长大痲疯的来求耶稣,向他跪下,说:『你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可一40)

    这句话告诉我们这位长大痲疯的人知道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能,但是只等他肯,所以「能」跟「肯」的配合才是事情的成就。不是「能」跟「善」的问题,而是「能」跟「肯」的问题。你发现不同的地方吗?「主啊!你能医好,我相信你。你肯不肯医好我?如果你肯的话,你叫我洁净吧!」《圣经》说:「耶稣动了慈心,就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可一41)当主这样回答的时候,就是他的「能」跟「肯」结合起来。「我现在肯,我的能力显明出来,你洁净了吧!」所以当苦难还存在,当试探还在我们周围的时候,当邪恶还在猖獗的时候,你清楚的知道,神的「能」跟「肯」之间,有一个还没有达到时间配合的因素。上帝能,而上帝不肯这么做,为什么?这个问题就不是你可以强迫上帝回答你的,因为神有自由启示你,也有自由不启示你。

    既然在不同的时间点,上帝没有把「肯」跟「能」配合起来,你说:「神既然能够,为什么神不肯做这事呢?」

    你没有资格强逼上帝回答你。因为上帝有权保留他主权中不启示给你的一部分,所以你不能逼他现在回答你。「神啊!你到底能不能?」这个绝对不是「能」与「善」之间的问题,是「能」与「肯」之间的问题。一个没有主权的神还是神吗?一个没有能力的上帝还是上帝吗?而有能力的上帝,他不愿意在那时候施行他的能力,他没有这个自由和权柄吗?所以,我们在这件事上常常犯的罪,就是逼迫上帝:「如果你能,你就要做出来,才显明你是真的能。」第二样常犯的罪是:「如果你自己对我说,你是全能的,那我现在追讨你,你一定要照着我的意思,把你的全能表现出来。」你知道罪人犯罪犯到这个地步吗?我这里讲的「罪」,不是犯那种抽烟、喝酒、犯奸淫、说谎话的罪,这里所犯的罪就是你对神主权的干犯,你一点
不自觉,而且你用神自己的启示来追讨上帝。


干犯神主权的罪


    一个人用传道人讲过的话来约束传道人,是常常发生的事情,「你自己说的嘛,现在你有没有做?」你犯过这个毛病吗?你对传道人讲那一句话的了解有多少?你就照着你对那句话很肤浅的了解来要求、来约束讲过那句话的传道人,你是多么残忍!正像一个人说:「上帝是全能的嘛!为什么他不医我?所以他不是全能的。」这里,他先听到一句「上帝是全能的」,然后他对「全能」很肤浅的了解,就是什么都能做嘛!然后他就说:「既然什么都能做,现在做,我现在有病,你医。如果你不医,你是骗人的,你就不是全能的,你讲话不算数,这种上帝我不要!」变成他审判上帝了,你明白吗?我们常常犯这种罪而不自觉。

    上帝「全能」的意义和你对「全能」的那个观念是不一样的,虽然是同样的名词。这里面的奥秘你要听。上帝的全能不是说他能够什么事情都做,也不是他能够照着你要的每一件事情都做给你看。不是那种什么事情就照你所要的给你,才表示他的能力是真的。根本不是这个意思!「上帝的全能」真正的意义是,凡是良善的,一切的能力都是从他来的,一切美善的恩赐是从他来的,一切善的能力之源头是上帝。而不是像你所想的,他什么事情都做,而且是现在做,因为他是全能的,所以讲话要算数!我们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上帝已经很久了。

    所以你注意那些外邦人,他们以为骂上帝是合情合理的,认为反对上帝是很有理由的。他们引用《圣经》来指责上帝:「你讲了,为什么你不能做到呢?你这个上帝是什么上帝?」他们对上帝的追讨就是说:「上帝是全能的,上帝是全知的,你都知道我会犯罪,为什么你还创造我?你是全能的,为什么不解决我的困难?」他就用上帝讲过的话来追讨上帝,我们常常犯这种很幼稚的罪。用我们自己狭隘的观念来追讨上帝,要他照着我所知道的来行事、服务我。他们常说:「全能的上帝啊!请为我做这个、做那个……。」 那么,你说相信他是全能的,你又要指挥他的全能,你就是全能之上另外一个更高一级,超过全能的、指挥全能者的指挥官,你发现了没有?神从来不服务这样的人。「你知道我是全能的吗?我现在可以让你死!因为你讲这样的话,你不认识我还定我的罪,我就可以把你治死。」神是全能,他又能够克制他那可以审判你的权柄,来让你继续发问反对他,这就在他的全能范围之内。

    我们今天对神的了解是肤浅到很可怜的地步,可能我们愈读《圣经》愈离开上帝,这就是法利赛人的毛病!他们把《圣经》从头到尾精通、烂熟,结果他们把所盼望等候的弥赛亚亲手钉在十字架上,为什么?因为他愈读愈不明白,愈读愈追讨上帝,愈读愈离开上帝原来的意思。你说:「这样很可怕啊!《圣经》到底可不可以读?读了可不可以真正明白?会不会我也是愈读愈不明白?我也是愈读愈离开上帝?」

    倪柝声有一句话我很尊重,他说:「人自以为义的时候,就是他最大的罪,因为他认为自己比别人好。」所以耶稣救的是强盗,不是法利赛人;因为那些法利赛人是天天读经,天天以为自己最靠近上帝,而他们却是把上帝的儿子钉在十字架上、痛恨他的人。大祭司问:「我指着永生神叫你起誓告诉我们,你是神的儿子基督不是?」耶稣说:「你说的是。」大祭司就撕开衣服,说:「他说了僭妄的话,我们何必再用见证人呢?这僭妄的话,现在你们都听见了。」(太廿六63-65;可十四63;路廿二71)今天我们听道的结果是用上帝的道来绑上帝,用上帝讲的话来追讨上帝。「我就是因为你是全能的,才信了你,而我所以信你,就是要你用你的全能服务我所要的一切,你为我做了所有的事,我才相信你是全能的,我才信你的。」 上帝需要这样的「信徒」吗?而我们竟是这样的信!

    你能不能对主说:「主啊!你是全能的,但如果你不肯,我还顺服你。」上帝说:「这是信徒。」因为「信」包含「顺从」,「信」不是用你所知的来指挥我、来约束我、来命令我、来控制我。我如果是全能的上帝,还要你来指挥才能做事,那么你不就是比全能者更全能、更大了吗?你看到宗教的吊诡性(the paradoxical nature of religion)了吗?这是很危险、很可怕的事情!你说:「如果你是全能的,你做吧!」上帝说:「我是全能的,如果我不肯做,你要怎么样?」你说:「那你为什么不肯做呢?」上帝说:「如果我不把理由告诉你,可以吗?因为你的理性太小,你没有权指挥我,你更没有资格完全了解我,特别是在我不愿意告诉你的事情上。」

    这一位全能的上帝是反合性的,这一位全能的上帝不是因为他能,所以你就说:「主啊!为什么他瞎眼?为什么他耳聋?为什么他是哑巴?如果你是全能,医好所有人,都变成没有哑巴、没有瘸腿、没有耳聋、没有瞎眼的,才是全能的。」上帝说:「不是,我的全能不是这样了解。我的全能是我能用哑巴的人传出最好的信息,我能用耳聋的人写出最好的音乐,我能用瞎眼的人写最好的诗歌。」米尔顿(John Milton,1608-1674)写《失乐园》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失明十一年,虽然他眼目昏花,还能下笔生花,这才是上帝的全能。当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写final three chorus,写《庄严弥撒曲》(Missa Solemnis),写第七、第八、第九交响乐的时候,已经完全耳聋,而耳聋的人能写这么伟大的音乐,才是上帝的全能。

    我们对上帝的全能要从反合性去了解,所以你问:「上帝啊!如果你是全能的,为什么让他耳聋?为什么让他成了哑巴?为什么不医治他的病?」那是灵恩派肤浅的神学找出来的很羞耻的结论。上帝要反过来说:「这不是你问我,是我要问你,你看!我的全能使哑巴传出伟大的信息,失明失聪的海伦凯勒(Helen Adams Keller, 1880-1968)做了这么伟大的贡献,耳聋的人写了最伟大的音乐,瞎眼的人写下最伟大的诗,你的眼睛这么大,你做了什么?你耳朵听得这么清楚,你有什么成就呢?你嘴巴这么会讲话,却一天到晚乱讲,你还敢活在世界上?」所以罪人问上帝的那些问题,不是我们该问的,是上帝应该问我们的问题,你明白吗?我们不知羞耻,还以为正在为真理争战,让上帝服在我们的权柄下,是在侮辱上帝,还以为自己是基督徒。

    这就是为什么耶稣宁愿救强盗,不愿意救祭司长的原因。你太明白《圣经》了,但你明白的都是错的!因为你读了《圣经》,就自以为义,而你真正了解我的全能没有?你从来不了解我。这就是耶稣对那些人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七21-23)上帝从仇敌的口中得到称赞,奇怪了!很奇怪的,但是等你明白了以后,你会感到很奇妙。耶稣上十字架前后,那些见证人都是外邦人、都是被轻看的人、都是局外人。讲耶稣是上帝儿子的不是祭司长,而是那个百夫长;祭司长是以色列人,百夫长是罗马人。祭司长说:「你敢说你是上帝的儿子,死吧!」罗马人说:「他真是上帝的儿子!」(太廿七54;可十五39)你看到没有?为什么得救的不是那些行善的人,最先得救的是十字架上的强盗?所以那里面都有反合性  --  全能的上帝可以救最不可能得救的人才叫做全能,全能的上帝可以叫最卑微的人站到最高的地方,全能的上帝可以使看来最没有盼望的人,与他一同最先到乐园去享受,这个叫做全能。全能的上帝不是像今天灵恩派的人所说:「因为他是全能的,什么病都会好。」如果什么病都会好,灵恩派的领袖就不可以病死,他平常什么病都会好,最后一次病死,表示他信心突然崩溃,最后完全失败了。这种逻辑都还不懂的人是很可怜的,没有智慧也没有知识。

    今天教会已经掉到一个很可怕的堕落中而没有觉悟。我们只有字面上搞玩意儿,然后完全曲解地说:「我被圣灵充满。」不是圣洁的灵充满,不是智慧的灵充满,而只是嘴巴说:「噜……噜……」是被这种古灵精怪的感情充满,他们把这个叫做「被圣灵充满」。认为被圣灵充满的记号是嘴里不断说:「哇噜……噜……」完全没有圣洁的记号、没有智慧的记号、没有神的话语能力的记号。对上帝全能的误解到一个地步,用一句话套住上帝,叫他什么都替你做,做你的仆人。全能的上帝不是听从你的,全能的上帝用他的权柄、用他的主权掌管你,不是听你指挥、让你利用。


苦难的价值与人的责任


    第二、如果上帝是全能的,他又是全善的,为什么让苦难存在?这个问题牵涉到另外两个问题,就是你对苦难的价值不了解,以及对人的自由之责任不了解。上帝为什么一定要把苦难除掉才是他的全善?上帝能不能藉着苦难达到更大的善呢?如果你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你的思想就太简单了!要求上帝现在就做,你就说:「照我的意思,照我的要求做,你就是好的上帝。」上帝说:「我宁愿放弃被你称赞我是好的,因为我的善不在你的范围所定的那个限制里,我的善有最大的意愿和在永世中的计画,不是现在照你的意思去做。」

    「最好是这样。」有的时候我听人讲这话我会很气,因为他以为他的是最好。大家在讨论的时候,他一个人说:「我想最好用这个办法。」我很想问他:「为什么你的最好?你凭什么说你的最好?人家刚才讲的都不好,就是你讲的是最好?」如果说:「我提议好吗?你们考虑看看,如果这样行怎么样?」我还尊重你。「我想最好是这样。」除非你真的是权威,除非你真的被公认你每一次得到的结论、每一次提出来的,都是很难被超越的最好的方案,那你这样讲还算诚实,但还是有一点骄傲就是了。最怕呢,没有经验的人竟然常常要指挥有经验的人,不懂方向的人还常常要指挥清楚方向的人。

    有一次我带一群牧师到欧洲去,是我的同工们十多人。其中有一个常常说:「从这里走,往那里走。」他没有去过,我去过很多次都不讲话,他第一次去就说:「要从这里走,往那里走,这个门进。」每次都讲错,为什么?他是照着一张地图,而那张地图常常方向错误,应当向前的它向后,同一条线嘛。有好几次发生这个事情,后来我叫他来对他说:「你少指挥别人好吗?因为你有许多次指挥错误。」我们每个人都爱发表意见,每个人都爱表示自己很会,我们每个人都爱指挥别人而且说:「我想最好这样,我想最好那样。」为什么要照你想的才叫做「最好」呢?我们最大的罪恶是「连上帝都要听我的指挥」说:「我想最好这样,最好那样。」上帝说:「为什么?」你说:「我想这是最好的。」

    为什么要照你所讲的才可以?如果上帝许可一个人有苦难,你说:「上帝没有能力!上帝没有良善!」上帝说:「不!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十二9)让他在苦难中体会,什么叫做坚忍的能力,才叫做真正的能力。上帝的能力就是叫他经过苦难以后,他能得胜,而这个善意和善工,就是在苦难之上得胜的善工,不是现在解除苦难的善工。所以今天我们说:「如果上帝是全能的,为什么他不是全善的?如果上帝是全善的,为什么他没有全能的力量?」这问题就掉在第二个错误里面,就是不知道苦难的价值和人自由责任之间的关系。有很多人在苦难中是因为自己犯错,自己在自由中走错了路,就在苦难中,神就让他尝了自由当尽的责任,尝了他自由当受的苦果。神就藉着他在自由的误用中使他受许多苦难的磨练,让他学习怎样知道自己的败坏、自己的软弱,然后起来,这是第二样事情。

    我盼望今天对你们所讲的,给你生命产生很大的波动、很大的影响,让你一生一世可以更老练、更成熟、更忍耐,在这些事情上显出智慧跟顺服。这些话是每个基督徒都要听的,但是现在有多少基督徒,特别是所谓「基督徒的领袖」,自以为知道了很多《圣经》,他们从来不想再多听一些。因为每星期都做礼拜,因为属灵的书买了很多,因为《圣经》读得烂熟。可是很多读了《圣经》的人是没有好好想《圣经》的。我敢在上帝面前说,上帝知道我怎么样多思想《圣经》的道理,那些问题与问题之间的症结、困难的地方,最拐弯抹角最难解答的是什么,每一步我都去想、去思考,然后继续不断供应。

    这一段的《圣经》我讲了很多次,没有一次比今天讲得更详细。这些事情可能在你的脑海中闪过,但是你一生很少听到比今天更尖锐的问题解答。有关于「自由」我现在不谈,因为这还有一大段的事情,单单这个题目「自由的责任以及苦难的价值」,又可以发挥几个钟头的东西出来。


从时间神学明白上帝旨意


    我要谈到第三点,就是永恒旨意与时间过程之中的调和。上帝永恒的旨意跟时间的过程是怎样调和?就是你一定要在时间中一步一步顺从,才能达到他永恒中所定的旨意。你暂时看到的不等于永恒,你怎么在暂时中看不到永恒,就认为上帝不是良善的?或者你今天看见很多事情没有成就,你就说:「上帝是没有能力的。」你太快下结论了!有很多的事情一定需要时间,而时间是一个过程,过程不是一个现象!

    时间是一个需要忍耐的过程。譬如说你晚结婚,所以你对你的太太说:「因为我太晚结婚,请妳下个月就生孩子出来。」太太说:「你晚结婚是你的事,我早产是不可以的,因为上帝定的规律是要九个多月,我就要你等九个多月。如果你下个月就要做爸爸,请你到孤儿院里去抱一个过来就可以了。」你的晚婚不能构成要你的太太马上生孩子的理由,你懂吗?因为上帝现在不给你,所以上帝没有能力?上帝现在不做,所以上帝不良善?这样简单吗?这位上帝是创造时间的上帝,又是在永恒中定他美意的上帝,那么他要藉着时间的过程,把他永恒的美意,藉着已经定的和正在引导的配合来成全,为什么你有权要上帝马上照你的时间来做?

    老实说今天很多人谈「上帝的旨意」,却从来没有联想到上帝的时间。我处理事情的时候比别人慢,有的人就说:「唐牧师,为什么这样坏的人,你不赶他出去?为什么你不讲话?」我说:「我的时间还没有到,我知道上帝的旨意,上帝的旨意我明白了,我就知道要怎么做了,但是上帝的时间还没有到,我不要现在做。」我的教会有一些同工慢慢体会到说:「哦,原来唐牧师有多方面的思考,不是单从一方面来定夺。」这个对、那个不对,你马上讲,讲完了事情可能更坏。很多事你太急了,你等一等好不好?你不满意的事情你等一等,因为它在一个蕴酿的过程中,而这个程序是必需的。许多时候你以为一刀就可以斩乱麻,马上解决问题,结果你发现更不简单。许多时候你以为马上切断就好,如果你没有找到这个癌细胞已经
蔓延到什么地方,马上这样切,那些被切断而不除尽的根,就会继续不断有再萌芽的机会,你没有办法收拾了,你听明白我的话吗?除非你找到所有的缘由才一刀割掉,把这个肿瘤拿掉,把癌细胞切掉。你说:「我看见这边有我就把它割掉,解决了。」那是你盼望快快解决,不等于你能够快快解决。很多事情我们以为这样做就好了,结果愈做愈坏!起初有事情,我们以为大喊大叫就结束了,许多时候我们以为骂上帝几句,世界就会更好,其实根本没有!上帝说:「我有我的时间,你以为我没有做是我不能吗?你以为我现在没有照你的时间做,就是我不肯吗?或者你以为我不照你的时间做,就是我不善吗?」这样想的话,你就太幼稚了!

    摩西四十岁的时候,学会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说话行事都有才能。他以为:「上帝啊!这么有才干,全埃及最好的高材生,现在给你用,你还不用吗?」上帝说:「不!」「为什么?」「因为我要你再等四十年。你现在才干过人、才华充足,但是你的生命不成熟,你要等四十年。」大卫少年的时候被按立做王,马上做王吗?「不!你要等,等到你三十岁的时候才登基。而你注意,在这十多年的等候时间里,我要扫罗寻索你的命,使你像一条野狗被追赶在旷野,无处归家,那流浪可怜的情形,要十多年以后,慢慢等到扫罗死了,你才能做王。」「主啊!你若是全能的,为什么不是现在?如果你是全善的,为什么不是现在?为什么不照着我的方法?」上帝说:「你是上帝还是我是上帝啊?叫我顺服你,那你是上帝的上帝,你
在讲什么?」上帝的时间还没有到,没有人可以用「你是全能的,你是全善的,所以你照我的方法做」来命令上帝。

    耶稣基督三十岁才出来传道,难道他十七岁出来的话,会输给司布真(Charles Haddon Spurgeon, 1834-1892)吗?司布真二十岁以前已经被按立做牧师,如果司布真二十岁以前已经按立做牧师,耶稣八岁就可以按立做牧师。为什么耶稣要等到三十岁,比司布真更迟十多年吗?不是!神的时间还没有到。在《圣经》里,耶稣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约二4;七6)出现非常多次,这个叫做「时间神学」(The Theology of Time),是没有一个神学院教过的一课。今天的神学院把全本《圣经》归纳成六项大题,然后就在这六个题目下面,读完了就叫做「神学院毕业」。但是这些神学毕业生对「时间神学」不了解,他们对历史神学不了解,对苦难神学不了解,对文化神学也不了解。结果他们讲来讲去就是讲传统的那些大题目,但是要把这些有机地连结起来,引导我们进入更深一层解决困难的可能性,却都没有牵涉到。

    今天你受试探的时候,常常掉在一个很可怕的罪恶里面,说:「是神试探我,苦难一定是从你来的,你是没有能力的。」雅各说:「你受试探不可说:『我是受上帝试探』;因为上帝不受试探,他也不试探人。」今天你一定得到了很多神给你的力量、亮光和了解。

    请你们跟着我祷告,一句一句祷告:

    「亲爱的主,我感谢你,你太伟大了!你不但是全能,你不但是全善,你更是引导历史、在时间过程中间,把人引导到你永恒旨意里面的上帝。求主赦免我的罪,求主赦免我幼稚的罪,赦免我自义的罪,赦免我以偏盖全的罪,赦免我不尊崇主的权柄、不顺从你的引导、不等候你时间的罪,求主从今以后引导我,更深入明白你的旨意,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第二讲  --  罪从哪里来?上帝?魔鬼?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