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各人任意而行之士师记

第十九课 - 无法无天的世代(一)

经文:士十七:1 - 13

主旨:信仰商业化,传道职业化,教会私家化的无法无天的世代。

1。 感谢主,我们已经查考了所有士师的生平。现在还剩下五章,它记述的是以色列人那种无法无天,“各人任意而行”的社会、宗教和家庭生活。在还没有和大家分享之前,我先要回答上一课我所提出的问题:“为了避免重蹈覆辙,落入《士师记》那种‘各人任意而行’的光景,今天的教会需要怎么样的领袖呢?

保罗形容教会是基督的身体,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肢体功能各异,但不分大小,总要彼此配搭和相顾(林前十二:12 - 25)。按这样的说法,教会的肢体都是站在同等的地位,教会还需要领袖吗?我们千万不要误解 这段经文,那里不是教导我们教会的结构,把众人都放在同一层面上,大家仰望天上的基督作头。在《旧约》,就算在一个神权治理的国度里,上帝仍然兴起摩西引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又兴起约书亚带领他们进迦南,可见上帝没有忽视领袖所扮演的角色。不错人人皆祭司,但大祭司还是不可少。《新约》的教导何尝不是一样,保罗不是吩咐提多,在各城设立长老吗?(多一:5)他不也叫帖撒罗尼迦教会的信徒敬重那些在主里治理他们的人吗?(帖前五:12) 弗四:11 - 12 不是教导教会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以建立基督的身体吗?教会一定要有领袖,问题是怎么样的领袖?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教会不需要像参孙这种领袖,他除了力大无穷,像 Rambo 那样单枪匹马地打打杀杀,根本就不能号召以色列人团结起来,在那危机时代激发他们保家卫国。更何况他是一个好色之徒,到处沾花惹草,自己已经不守律法,又怎能给以色列人作个典范?耶和华上帝兴起参孙作士师击杀非利士人,不是因为参孙的义,乃是因为他们的恶(申九:4 - 5)。

教会究竟需要怎样的领袖呢?这是一个大题目,这里篇幅有限,我只能提到几个领袖必要有的素质,同学们在课堂上可再加讨论。不管是长老,还是牧师传道,第一要紧是他们要有传福音、救灵魂的迫切感和使命感,并且动员整个教会参与这场属灵的争战。教会的一切活动,如聚会、讲道、查经、祷告、团契、营会、探访、诗班、主日学、救济。。。都是为了打这场争战而设的。教会需要的是一个如邱吉尔首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临危受命领导英国赢得胜利的领导人物。教会需要的不是一些管理人才,而是率领信徒打一场属灵争战的领导人物。邱吉尔首相是人类历史上“领导力”的经典人物。他是一个充满使命感的人。他说:“生命何用?无非为了崇高理想而奋斗,为了改善这混乱的世界,让我们逝去以后活于其中的人,能有一个比较好的地方。”他的领导艺术是奠基于以下几个基本理念 (参考台湾政论家胡忠信《邱吉尔的领导艺术》一文,对于领导教会的长老、牧师和传道,这些理念是绝对适用的。):

一、领导者要鼓舞自己与人民追求伟大。莎士比亚说:“有人天生伟大,有人因奋斗而伟大,有些人的伟大是别人捧出来的。”邱吉尔一生因奋斗而伟大,在逆水中游泳,在困境中求生,造就了他伟大的人格特质。作为教会的领袖,背负传福音、救灵魂的大使命,就应当一生为此而奋斗,并鼓舞信徒也为此而奋斗。

二、领导者要具有历史观。邱吉尔说:“与其说我是政治人物,不如说我是历史家。”一个人回顾过去更深刻,瞻望未来就能够更长远。作为教会领袖也是一样,他要对教会历史有纵深感,明白教会在上帝国度里的使命和定位,一切以国度的利益为出发点。

三、领导者具有典范的作用。 作为一个领袖,邱吉尔捍卫自由民主,遵守法律与秩序,维护社会公义,坚守人性共有的理性与道德,成为当时混乱世界里的一盏明灯。作为教会领袖,在带领会众与魔鬼争战的时候,自己绝对不能给魔鬼抓到把柄,以致失去的道德的权威。

四、领导者要有坚实的班底。当战时英国需要邱吉尔出来领导,他如同雄狮一样,应召出来大吼,但他不是孤军作战,只是“宏观管理”,自己提出愿景与目标,然后由一群班底进行执行层面的“微观管理”,透过宏观与微观的交互作用,落实领导、决策与执行力。作为教会领袖,这大概是表现最差的一环,很多都以为自己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可十:45),于是在教会里成了“一脚踢”。教会领袖要懂得如何“成全圣徒,各尽其职”,组织一个坚实的班底,这样才能建立基督的身体(弗四:12)。

“团结,我们就站立起来;分裂,我们就扑倒在地。”这是邱吉尔在战时凝聚民心、跨越危机所说的经典名言。今天,教会领袖不是在管理一个俱乐部,不是在组织一些休闲娱乐活动,吸引人们来参加。今天,教会领袖要深知自己是在“战时”,要凝聚会众的心,绝不与魔鬼和世界妥协,打这场属灵的争战。作为领袖,士师们实在谈不上给以色列人起了有什么典范的作用。若不是上帝的怜悯,在危机时刻拣选他们,有“耶和华的灵感动他们”(士十一:29,十四:19等),用他们把以色列人从敌人手中拯救出来,他们的名字又怎么会名列“信心榜”上?(来十一:32)

教会领袖要有战时邱吉尔的领袖模式外,是否还要有其他的领袖模式?请大家在课堂上分享。_____________________

与其说《士师记》是一个“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的世代,不如说这是一个没有领袖,无法无天的世代。接下来的五章,记述了以色列人是怎样的“无法无天”。

2。士十七:1 - 6 1以法莲山地(Mount Ephraim)有一个人名叫米迦(Micah)。2他对母亲说:‘你那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被人拿去,你因此咒诅,并且告诉了我。看哪,这银子在我这里,是我拿去了。’他母亲说:‘我儿啊,愿耶和华赐福与你!’3米迦就把这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还他母亲。他母亲说:‘我分出这银子来为你献给耶和华,好雕刻一个像,铸成一个像。现在我还是交给你。’4米迦将银子还他母亲,他母亲将二百舍客勒银子交给银匠,雕刻一个像,铸成一个像,安置在米迦的屋内。5这米迦有了神堂,又制造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分派他一个儿子作祭司。6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士师记》第十七章至二十一章所记载的事迹发生在什么时候?在第 十二课我曾说,圣经学者对《士师记》的结构有以下两种说法:
 

结构(一)
 

约书亚死

士一:1

争战上与敌人妥协 士一:1 - 二:5 士师兴起

士三:7 - 十六:31

离教背道的实例 士十七:1 - 十八:31 总结

士二十一:25

信仰上背道离教 士二:6 - 三:6 支派间的争战 士十九:1 - 二十一:24

结构(二)

士一:1
约书亚死

士一:1 - 二:5 士师时期在争战上与敌人妥协的概括介绍

士二十一:25总结

士二:6- 三:6 士师时期在信仰上背道离教的概括介绍

士三:7 - 士十六:31 士师的故事

士十七:1- 十八:31 离教背道的实例

士十九:1 - 二十一:24 支派间的争战

哪一个结构才是正确,对我们了解《士师记》的主题信息和内容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所以我不想花太多的时间分析和比较这两个结构,这对我们的查考没有什么实际的帮助。不过作者在这五章里,的确留下一些蛛丝马迹,我们可以推测“那时”是什么时候。

士十八:1 -- 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但(Dan)支派的人仍是寻地居住,因为到那日子,他们还没有在以色列支派中得地为业。

士十八:30  -- 但人就为自己设立那雕刻的像。摩西的孙子、革舜(Gershom)的儿子约拿单(Jonathan)和他的子孙,作但支派的祭司,直到那地遭掳掠的日子。

士二十:27 - 28 -- 那时上帝的约柜在那里。亚伦(Aaron)的孙子、以利亚撒(Eleazar)的儿子非尼哈(Phinehas)侍立在约柜前。。。

根据书十九:40 - 48,我们知道在分地的时候,但支派没有得到那么理想的地业,其北边是以法莲和便雅悯两个支派,南边有犹大支派,由于边界和其他支派相连,所以圣经没有描述但支派的边界,只提他们所分得的城邑,共十七个(看图一)。在士一:34,圣经告诉我们,亚摩利人强逼但人住在山地,不容他们下到平原。这就难怪他们后来移居到遥远的北方,就是书十九:47 说的,他们攻取利善 Leshem(又名拉亿 Laish),并且住在那城,改名为但(Dan)。士十七 - 十八章把这段移居的历史详细地告诉我们。这段移居的历史发生在什么时候呢?士十八:30 说是在摩西的孙子,也就是革舜(Gershom)的儿子约拿单(Jonathan)作但支派的祭司的时候。士二十:27 - 28 说以色列人攻击便雅悯人是在亚伦的孙子,也就是以利亚撒(Eleazar)的儿子非尼哈(Phinehas)侍立在约柜前的时候。两起事件都发生在入迦南不久之后,所以圣经学者认为结构(二)比较足信。根据考古学的资料,拉亿(Laish) 就是现在的 Tell el-Qadi,在约但河的源头附近。从考古的断层分析,可以肯定在主前 1190 - 1180,这个城市被毁,犹如士十七 - 十八章和书十九:47 所描述的;然后在主前十一世纪中叶(约 1060年),当非利士人在示罗(耶路撒冷以北约 18哩)毁掉祭坛(撒上四:1 - 11,耶七:12 - 14),他们也上来攻击拉亿;后来但人再重建拉亿,直到王国时期。

“以法莲山地(Mount Ephraim)有一个人名叫米迦(Micah)。他对母亲说:‘你那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被人拿去,你因此咒诅,并且告诉了我。看哪,这银子在我这里,是我拿去了。’他母亲说:‘我儿啊,愿耶和华赐福与你!’。。他母亲说:‘我分出这银子来为你献给耶和华,好雕刻一个像,铸成一个像。现在我还是交给你。’米迦将银子还他母亲,他母亲将二百舍客勒银子交给银匠,雕刻一个像,铸成一个像,安置在米迦的屋内。这米迦有了神堂,又制造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分派他一个儿子作祭司。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士师记》第十七至二十一章记载了许多无法无天的事,你能够从士十七:1 - 5节指出多少样无法无天的事吗?______________

3。士十七:7 - 13  “7犹大伯利恒(Bethlehem)有一个少年人,是犹大族的利未人,他在那里寄居。8这人离开犹大伯利恒城,要找一个可住的地方。行路的时候,到了以法莲山地,走到米迦的家。9米迦问他说:‘你从哪里来?’他回答说:‘从犹大伯利恒来。我是利未人,要找一个可住的地方。’10米迦说:‘你可以住在我这里,我以你为父为祭司。我每年给你十舍客勒银子,一套衣服和度日的食物。’利未人就进了他的家。11利未人情愿与那人同住,那人看这少年人如自己的儿子一样。12米迦分派这少年的利未人作祭司,他就住在米迦的家里。13米迦说:‘现在我知道耶和华必赐福与我,因我有一个利未人作祭司。’”

米迦家里建立了一个离教背道的神堂,又设立了一种不合法的祭司制度。最为讽刺的是,“米迦”的原文是“有谁像耶和华?”(跟先知“弥迦”同字)本意是没有一个神比得上真神耶和华。偏偏这个以法莲家母子两人在周围的迦南异教影响下,分不清谁是真神,谁是假神,迷信至极,以为只要家里有神堂,有侍立的祭司,这就是祝福。现在,从伯利恒城来了一个利未人,他的名字可能是约拿单(Jonathan)(士十八:30),他正好找上米迦的家,被米迦看上,出钱雇请他作神堂的祭司。米迦还以为这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祝福。接下来故事的情节如何发展呢?我在下一课才和大家分享。

默想:

《士师记》第十七章可以用以下这句话来总结:

信仰商业化,传道职业化,教会私家化!

现在的基督教信仰是否也是这样呢?____________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