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在上帝的圣殿中

第一课 - 从拜神说起

经文:约四:23 - 24

主旨:从外邦人的拜神,以色列民的祭祀,说到现在传统的和新潮的敬拜。究竟怎样的敬拜才是正确的呢?

 

1。自古以来,不论是外邦人、外教,还是我们基督徒,大家都有一套拜神的礼仪。就算是无神论者,口里虽说无神,把拜神划入迷信的玩意,但时候一到,他们就像孙悟空翻筋斗难逃“如来佛”的法掌(借用外教的术语),午夜梦萦,心中也不免默默拜神。我拜神,你拜神,他拜神,究竟要拜什么神,怎样拜才是正确的呢?

2。外邦人拜神是按自己的想法来拜。在新加坡,华人有一套自己的拜神法。在我手中有一本由风水大师陈军荣写的《如何拜神》,书里包罗万象,把神像的选择和开光、神桌和神炉的安置、拜神的供品、个别神明的拜法、接神和送神等事项详细地解说。读了之后,给我的印象是,人怕拜错神,又怕拜法不正确得罪了神。至于其他外教,我想他们的拜神也大概很相似,目的就是要想方设法去讨好神,为自己和家人讨个平安,发点横财,生意兴隆。。我们基督教又是怎样拜神的呢?

3。我们一定要承认一个事实,就是人想出来的拜神的方法一定是不合上帝的心意的。为什么呢?因为罪将一切扭曲了,所以人既找不到上帝,也不懂得如何敬拜上帝。基督教是一个上帝启示的宗教,上帝把自己启示给世人,所谓“道成肉身”,人才知道谁是真神,谁是假神。敬拜上帝也是一样,除非上帝启示自己要怎样被敬拜,人的敬拜方式都是无效和不着边际的。换句话说,我们一定要回到圣经,仔细查考,看上帝要我们怎样敬拜他。

4。我们先看看旧约的族长和以色列民,他们是怎样敬拜上帝的?族长如亚伯拉罕、以撒、雅各都是上帝特别拣选的人,他们是最亲近和认识上帝的,若知道他们是怎样敬拜上帝,我们就可以“有样学样”,就算不中鹄,也不远矣。至于以色列民,他们是上帝所拣选的子民,上帝藉着摩西教导他们怎样敬拜上帝,如果我们能够仿效他们,也不会太离谱吧?

5。以色列民是怎样敬拜上帝的?他们带着祭牲或祭品来到会幕前,按着祭司的指示,可能要按手在祭牲的头上,亲自宰杀那头牛或羊,剥去它的皮,把它切成块子;然后祭司奉上血,把血洒在会幕门口和祭坛的周围,又把肉块等置放在祭坛上烧了,有的可能用水洗后会留下。总之,献祭的人和负责的祭司就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会幕前做着重复呆板的动作,这就是他们的敬拜!献祭的人除了看到会幕,看到祭坛上的浓浓火烟,满手鲜血,什么也没经历就收拾回家了。做祭司的也好不了多少,切切割割,又烧又洒,有的可能轮班在圣所内负责摆上陈设饼,在香坛上烧香,或在灯台前拨弄灯芯,对他们来说,这算是很靠近上帝的约柜了,算是心满意足了。大祭司呢,一年也只不过一次进入至圣所献祭,除了看到约柜,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经历。从圣经的记载,我们看到以色列民就是如此敬拜上帝,偶尔才会看到上帝的荣耀充满会幕或圣殿,那时他们可能会被吓呆,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6。至于旧约的族长和先知们,他们是被上帝所拣选,有上帝的灵充满,他们有的如摩西可以面对面地跟上帝交谈,有的是在异像中与上帝相遇。总之,他们都有特殊的属灵经历,不是一般常人所有的。他们平日是怎样敬拜上帝,圣经也没有赘述,我们可以推想,是上帝启示给他们,不是他们有什么法宝去敬拜上帝。

7。来到新约,一切都改观了。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亲口告诉我们:“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四:23)上帝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我们似乎没有认真地思考这句划时代的话,其实我们基督教的整个敬拜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离开了这个基础,基督教的敬拜就跟外邦人和外教的敬拜没有两样。我们要留待下一课才仔细地查考什么是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

8。基督教的敬拜可以说是问题多多。每个世代,我们都不时看到有人要“更新”教会的敬拜,因为他们嫌教会的敬拜太僵硬古板,太形式化,跟不上潮流。这本来是一桩好事,因为至少我们看到人们是多么地渴慕亲近上帝。问题是:他们“更新”的方法正确吗?为了“更新”,他们大部分是在敬拜的音乐形式上着手,譬如在音乐上不断推陈出新,用时下流行的乐曲形式唱“新歌”赞美上帝。在不久之前,新加坡的《海峡时报》以大篇幅报道本地三间超大型的教会--13000人的“City Harvest Church”,10000人的“Faith Community Baptist Church”,和8000人的“New Creation Church”。这些教会的敬拜都很像时下的天皇巨星巡回演唱一样,有声有色,若单从电视画面,你根本分不出他们是敬拜上帝,还是歌唱表演。信徒在这样的场合是否能用“心灵”敬拜上帝呢?所以,敬拜的形式和气氛是非常重要,若敬拜的会场给人的印象是一场歌唱表演,以致在场的信徒有欣赏表演和娱乐自己的感觉,就算教会领导层的本意不是如此,这样的敬拜已经丧失了它的意义。有人说,那些古老的圣乐只适合以前的信徒,不能“激动”现在年轻人的心;现代的人需要活泼的音乐来“激动”。其实,这样的说法是流于肤浅,是跟随世俗潮流的说法。把这样的想法推而广之,我们看到一些教会为了要扩充,竟然把信徒的奉献投资到工商行业,美其名是要把盈利用在神国的事业上。这些都不是什么新鲜的玩意,在1980s 和 90s 年代,美国的电视布道家Jim Bakker ,Jimmy Swaggart 和Pat Robertson 在还没有爆出丑闻之前,他们的教会都有庞大的生意网络。所以我说,若将敬拜形式更新以符合潮流,或将教会商业化,就算教会能吸引人加入,成为了超级巨无霸,他们是走在一条极度危险的“大”路和“宽”门,不小心“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林前九:27)

9。除了讲道,歌唱赞美上帝几乎是占了敬拜的大部分时间。在一些聚会里,信徒站着半小时,手舞足蹈地敬拜上帝。有的人问:这样的全情投入有什么不对呢?特别是近来(2002年)新加坡的牧师歌手在新港台的流行歌坛上大红特红。她的演唱方式不就是敬拜上帝的另一种方式吗?请弟兄姐妹注意,我不是反对这样的演唱方式,我怀疑的只是唱者是否能通过这样的表达方式在“心灵”里敬拜上帝?听者又是否能被这样的形式和在那种场合里定睛在上帝的身上?有的人又说,以活泼的形式唱圣歌不是她的独创,在西洋歌坛上很早就有了,黑人歌手不都是这样的吗?我们时常忘记上帝造人,不是都出自同一个模子。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表达方式,以色列人有他们的歌唱表达的方式,华人有自己的一套,只因为别人是如此,我们就“有样学样”,并非一定是对的,反而是东施效颦,只得一个假像。再替她想一想,她是如此忙,为了打响自己的知名度,她在唱片公司的安排下,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诗四十六:10)像她这种难以“休息”的人,就算是唱着跳着,全情投入,也不过是用口来唱,怎能在心灵里同时敬拜上帝?不是不可能,只是少之又少的人能够在外在的忙碌中,仍然保持内心的敬虔。再说她唱的所谓圣歌,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诠释。在李宗盛写的一首歌《告诉他》,如果是由别的歌星唱出那一段歌词:“。。孤身在天涯,每当我心里有话,就告诉他,告诉他。。。”大家都会联想成是一个女人对男人的思念。对一个牧师歌手来说,或者一些信徒,却可能在歌词中把“他”幻化变成了“耶稣”。在同场演唱时,有的人在思念着亲爱的女人或男人,有的说在敬拜上帝,你说上帝会悦纳这样的敬拜吗?

    话又说回来,从个人的立场来看,一个人是可以在任何场合,用任何形式敬拜上帝的。在三自教会可以敬拜上帝,在灵恩派教会可以敬拜上帝,在乡村的家庭教会可以敬拜上帝,在城市里的各宗派教会可以敬拜上帝。问题是:什么形式最能引导人来到宝座的面前?什么场合最能帮助信徒以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

    这是为什么教会要为大部分的信徒着想,在敬拜的场合和形式上,用最能引领信徒进入心灵的敬拜的方式,那就是在庄严肃穆中用圣乐赞美上帝。一首圣歌必须是大家一读一唱就知道是敬拜上帝,而不是各有各的歌唱或敬拜对象。

10。这样的敬拜要到何时了呢?时代论者说,在末日,犹太人要复兴,他们要在圣城耶路撒冷重建圣殿,利未记的祭祀和敬拜耶和华的礼仪将会恢复。这是根据以西结书第四十章- 四十八章先知所看到的圣殿异像而说的。上帝要恢复这种敬拜的仪式当然是他的特权,我们不能过问,但我真的怀疑上帝把自己的独生子都给了我们死在十字架上,做了世人的挽回祭,他怎么又会恢复献祭牛羊的仪式?耶稣已经说过,天父上帝要世人用心灵和诚实拜他,他又怎么会叫人再献牛羊去拜他呢?

    正如信、望、爱三样东西,只有爱是长存的;至于读经、祷告、敬拜这三样,只有敬拜是长存的。在天堂里,“哈利路亚”的赞美声将会永不止息。

默想:

有人说祷告是最难的功课,我却说敬拜上帝才是最难的。祷告上帝若是不得法,至少还会得到一个“不”的回应;敬拜上帝若是不得法,“这次第,怎一个‘不’字了得!”

“超越这些神圣的字句之上,
哦,主,我寻求你。
我的灵渴慕你,哦,永生之道!”-- Mary A. Lathbury

在这个课程里,让我们一同学习敬拜上帝,为了讨他的喜悦而单单荣耀他!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