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讲台信息目录

我受苦是与我有益

诗一百十九:65 - 72

(用口语记录)

 

 

更多


 

经文:

 诗一百十九:65 - 72(和合本)

65耶和华啊,你向来是照你的话善待仆人。
66求你将精明和知识赐给我,因我信了你的命令。
67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现在却遵守你的话。
68你本为善,所行的也善,求你将你的律例教训我。
69骄傲人编造谎言攻击我,我却要一心守你的训词。
70他们心蒙脂油,我却喜爱你的律法。
71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
72你口中的训言(注:或作"律法")与我有益,胜于千万的金银。

 诗一百十九:65 - 72(新译本)

65耶和华啊!你向来照着你的话,善待你的仆人。
66求你把聪明和知识指教我,因为我信靠你的命令。
67我受苦以先,犯了错误;现在我谨守你的话。
68你本是良善的,你所行的也是良善的;求你把你的律例教导我。
69傲慢人用谎言中伤我,我却一心遵守你的训词。
70他们的心麻木如同脂油,我却喜欢你的律法。
71我受苦是对我有益的,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
72你口中的律法对我有益,胜过千千万万的金银。
 

引言:

毫不起眼的蚌(mussel)怎会生出珍珠?开始的时候是一粒沙子,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到了它的外套膜里。因为肉里突然有了一粒沙子,它感到十分痛苦,于是分泌一 种叫做珍珠质的分泌物,每天几次,在伤口的地方把沙粒包起来,不断地研磨。这样年复一年,一直到伤口愈合, 蚌治疗身上伤痛的工作才停止。这时在旧伤口处出现的就是一 颗美丽、晶莹、圆滑的珍珠!因为伤口的刺激,蚌身上许多平时不曾发现的力量,现在出现了,全力把一粒沙子造成了一颗本来不会有的珍珠。 

中学时候读的《傲慢与偏见》(Pride and Prejudice)的作者,著名的英国作家简奥斯丁(Jane Austen)说:“蚌将沙粒变成珍珠,苦难才能让人成长。”我不知道诗篇一百十九,这位在巴勒斯坦居住(或更有可能是在被掳之地巴比伦)的诗人有没有看过蚌壳里的珍珠。但他说“我受苦是与我有益”(vs71),他肯定曾身受伤痛,吃过很多苦,深切体会个中的道理。 

对现在的人来说,受苦有益是很难理解。大家都想方设法要脱离苦海。如果你跟不信的人说受苦是与你有益,他说“痟”(福建话“你疯了”)。(事先说明一下:“受苦是与我有益”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可以在讲台上说;在课堂上说;说这句话的人还要有点资格说,就是自己曾受过苦,不然就是无病呻吟。但不要随便对人说,因为听的人可能已经苦不堪言,或叫苦连天,你还加上这么一句,他可能会 精神崩溃。他最需要的是你那双倾听的耳朵,关怀和同理心,不是说教。)但比这更难理解的还有两样东西。一、诗人还说了另一件与他有益的事,就是耶和华口中的训言,胜于千万的金银。 上帝的话不能拿来吃,做买卖拿来换钱,但在他的价值观排行榜上是高居第一。二、他把受苦跟耶和华本为善,所行的也善挂钩。善良的上帝怎会叫人受苦,这是不合逻辑,难以理喻的。 

对你来说,你受过苦没有?你正在受苦吗?你敢敢说受苦是与你有益吗?有的人信耶稣不是要平安,无灾无病,延年益寿,凡事顺利吗?为什么要受苦呢?若你正在受苦,你会质疑你信的上帝是善良的上帝吗?在你人生的价值观排行榜上,耶和华的话语是排在第几位?

 

本论:

诗人认识的耶和华是怎样的一位上帝?

一、耶和华本为善,所行的也善:(You are good, and what you do is good)(68节)

什么“本为善,所行的也善”的上帝要让人受苦呢?以前有个弟兄发了一封电邮给我,说:

“我是念医学系的学生,之前在肿瘤外科见习时,引发很大的困惑和感触。我看到了许多受苦的人,从癌症末期,生不如死的病人,到罹患头颈部癌症而导致面容严重缺损变形的病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老太太,得了脸部的皮肤癌,几年下来治疗一直得不到好效果,导致左半边脸几乎如同被咬掉般,也失去了左眼,第一次看到他纱布下的容貌,我感到极大的震撼。我当时负责帮她换药,但看在眼里的是,病灶(lesion)一天天的扩大,完全无痊愈的希望,不仅是外观上的极度破坏,生命的维持并不乐观。

记得第一次看到这景象时,我心里想着,上帝啊,你在哪里?为什么你容许这样痛苦的事发生在人身上?在我求学过程中,我学到许多疾病,至今还找不到切确的病因,也就是病因不明,包括许多癌症在内。而许多人也喜欢把这些病因归因在宗教的范畴,如佛教的因果之说。

信主的朋友告诉我,病痛不是主造成的,主也没有故意让人生病的意思,但我心理浮现一句话,为什么世间的所有喜乐归主所有,我们要赞美主,像这样的病痛却又说不是他造成的?

我总是以逻辑的态度面对宗教,站在这老太太的立场,以基督教的道理来看,对她不是很不公平吗?今天得这样的病的,为什么不是你?不是我?试问一个正常的人,得到这样的病之后,几年内看着自己的面容渐渐的被啃食,生命将走至尽头,医学又无能为力时,她还能感到喜乐吗?这时我宁可用佛教的道理来劝说自己,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病痛,是因为做了坏事的因,而得到这样的果。否则,如果是我自己得到这样的病,我真的无法自处,而又如果是你得到这样的病呢?

很抱歉,我使用对主耶稣不敬的用语,对基督教也不甚了解。但这是希望你能感受到我强烈的疑惑和无力感。诸多不敬之处,希望您能谅解。”

这是一个典型令人困惑的疑难问题。

    我回复这类问题的时候总从一个最基本的问题着手:苦难、魔鬼、恶和罪是不是本为善的上帝造的?

   首先,我用“苦难”一词涵盖一切痛苦、患难和天灾人祸。

世上有两种苦难:

A、人的苦难,没有人可以逃避,不管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

B、上帝的苦难,他可以不用受苦,但他为了人,甘愿受苦,“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 - 8)。

先说人的苦难。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可以逃避苦难?

圣经告诉我们上帝是“善”的本体(诗一百一十八:29),“爱”的本体(约壹四:8),“义”的本体(诗十一:7),所以,上帝创造的都是“好”的(创一: 101218212531)。上帝造的人好在哪里呢?上帝是按着他的形象样式来造人,有理性(nature of reasoning)、德性(nature of morality)和法性(nature of law)。完全吗?完全,但是“中性”的完全。什么是中性的完全?他有自由意志,他不是机器人。中性的意思是:

1)当正用自由时,人的尊贵就被彰显。 

2)当误用自由时,人的尊贵就被糟蹋和贬值。

怎样判断他正用还是误用自由呢?就是给他试验,看他怎样行使自由(创三章)。若他选择顺服上帝,正用自由,以上帝的善为善,以上帝的恶为恶,他成为“完全的完全”人,有永生,永远与神同在。若他选择违背上帝,误用自由, 选择吃分别善恶树上得果子(创三:5),用自己的智慧来定善恶,他成为“不完全的完全”人,是个罪人,必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谁来试验他呢?是魔鬼。魔鬼从何而来?

魔鬼撒但,原来是天使长 Lucifer,是灵界的受造物(不是自然界的受造物),同样被赋予了自由。但它误用了自由(犹 6 有不守本位的天使),要与至高者同等(赛十四:14),“恶”就在它那里产生。这恶不是原有的,不是上帝造的,这恶是出于撒但自己,因为主耶稣说:撒但说谎是出于它自己(约八:44)。所以我们不能说上帝创造了魔鬼,也不能说上帝创造了恶,只能说恶的产生是有上帝的许可。魔鬼也不是与上帝同等。从伯一:6和二:1,魔鬼的来到上帝面前,表示它做的任何事都需要上帝的许可,所以这是上帝的主权,许可恶的存在和恶的产生。

有了撒但和恶的存在,现在我们就可以看罪是怎样来的。就像刚才说的,“中性”的完全人在伊甸园成为一个可以被魔鬼试探的活物。在那里,人误用自由,不选择顺服善的本体,上帝的旨意,反而选择违背神,顺服恶的撒但,这样罪就产生了。这是在上帝主权所许可之下产生的。

罪进入了世界后,把一个本来“好”的世界完全破坏了。圣经说:“。。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五:12)亚当犯罪,是原罪,他作为人类的代表,所有后世的人都被原罪牵连,无一人可免,为什么呢?就像印尼苏门答腊烧芭,把烟霾吹向新加坡。起火点虽在千里之外,我们还是遭殃。因着原罪,我们看到有“先天残疾的人”,有“得重病的初生婴”。。。除了原罪,还有世世代代的人的犯罪作恶;罪的破坏性是如此的大,所以我们还看到种种天灾人祸,痛苦和灾难,这是人犯罪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不能归咎上帝。不管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只要活在世上,没有一个人可逃避这些灾难和痛苦。

当我们说痛苦和灾难是在上帝许可之下产生的,这是否表示慈爱善良的上帝不管这个世界,不理会世人的受苦,让人犯罪而灭亡吗?不是的。

现在来到上帝的苦难。慈爱的上帝不但没有放弃这个罪恶的世界,他在创世之前,就已经设计了一个全盘的救赎计划。《创世纪》第三章已经隐隐约约告诉我们这个计划 (创三:21 “耶和华上帝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但《约翰福音》就说的明明白白:“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三:16)当圣子耶稣“道成肉身”来到世上的时候,他作为人子也不能免去“苦难”。圣经说:“原来那为万物所属、为万物所本的,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使救他们的元帅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来二:10),又说:“他(耶稣)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他既得以完全,就为凡顺从他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来五:8 - 9苦难,顺从,完全是耶稣走十字架之路的三部曲

但耶稣所受的苦难与我们所受的苦难不可同日而语。耶稣的死不是一个人的死,他是背负了世世代代、千千万万人的罪,是代赎性的死,被浓缩成那一刻的死,这是人类历史上惨绝人寰的大悲剧。悲在哪里?悲在那位本来无罪,却因背负世人的罪,在十字架上与天父上帝被隔绝。‘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 (太二十七:46)在爱中本是联合为一体的两个位格,因耶稣背负的罪,被硬硬地拆开,这才是最大的悲哀。这是宇宙天地的大悲剧。。。上帝在那一刻有出手干预吗?没有! (如果要的话,他可以,因为主耶稣说上帝可以差遣十二多营天使来救他 - 太二十六:53),因为这是唯一能满足上帝公义的要求,救赎世人的方法。

这样,我们的苦难算得了什么?一个经历如此苦难的上帝,怎么会不理会世人的受苦,不体恤基督徒的软弱呢?(来四:15

现在回到开头的问题:为什么“本为善,所行的也善”的上帝要让人受苦?既然在罪恶的世界里,谁都不能脱离苦海,上帝允许苦难落在基督徒身上是有他的美意,但这不是一般人能够明白,就像主耶稣说的,这样的事对那些自以为有智慧,自看为通达的人是隐藏起来,但向婴孩,谦卑,敬畏上帝的人反而显出来,让他们明白(太十一:25-26)。有什么美意呢?对基督徒来说,上帝用苦难来试验和试炼基督徒,像沙粒进入蚌壳,越磨越痛,但最终成了珍珠。苦难像磁铁吸引我们更接近基督;苦难是上帝设计的功课,让我们成长,被陶造成更像基督。我们 “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来五:8),也“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来二:10)这样的完全不是被造时“中性”的完全,而是受过试验的“完全”的完全。有人说:“苦难是上帝化了装的祝福。”

 

对诗人来说,他没有像那位医科学生因苦难而感到困惑,他直截了当地说:

二、“我受苦是与我有益。”(It is good for me that I have been afflicted.)(71节)

诗人是在什么情况下说出这句话?他究竟受了什么苦?经文告诉我们他受两种苦:

第一种是过去式,因没有遵行耶和华的命令,犯罪而受苦(67节说:“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现在却遵守你的命令。”)

第二种是现在式,69节说:“骄傲人编造谎言攻击我。。”(69节)在诗篇一百十九的其他地方,说“恶人的绳索缠绕我”(61节)“骄傲的人甚侮慢我”(51节)“愿骄傲人蒙羞,因为他们无理地
倾覆我”(78节)“你几时向逼迫我的人施行审判呢?”(85节)从这些经文里,我们看到诗人是现在因受恶人逼迫而受苦。


不管是过去式还是现在式的受苦,诗人认识到受苦是与他有益的。首先,他说:“耶和华啊,你向来是照你的话善待仆人。”(65节)受苦使他更认识神的良善,不是质疑神。在受苦熬炼的背后,隐藏着神的良苦用心。神行在他身上的都是为着他的好处,是善待他,没有恶意的。他清楚知道自己受苦是因为没有遵行神的话语,神像父亲爱孩子,管教孩子,使他从迷途走回正路。箴三:11-12 “我儿,你不可轻看耶和华的管教,也不可厌烦他的责备。因为耶和华所爱的,他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用《希伯来书》的话就是,为的“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分。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 (来十二:5-11)迷途上没有平安,唯有走回义路才有平安(赛三十二:17 “公义的果效必是平安;公义的效验必是平稳。”)耶和华像父亲管教他是爱他,善待他,像耶稣说的浪子的比喻里,父亲的对待浪子。父亲没有因浪子要分家就恶待他,把他赶出家门,与他断绝父子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没有一个人可以罪得赦免,得到救恩。对约伯来说,他受苦也是与他有益。他已经是义人了,但神还是允许苦难临到他身上,他才知道自己的有限,神太奇妙了,其实自己并不认识上帝,“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伯四十二:3-4)
 
受苦还与他有何益?在下文75节说:“你使我受苦是以诚实(信实)(faithfulness)待我。”神是按他的信实管教他,这是很重要的。什么是“信实”?就是他说的话,一定会兑现。简单地说,就是神说话算数。神不是有虐待狂,无缘无故让人受苦。他是按他说的话待我们,譬如“你要专心依赖耶和华,不可依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认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三:5-6)你遵从他的话,就不会迷失;你不遵从他的话,就肯定自讨苦吃。当人遇到不幸的事、遭遇苦难,或祷告不蒙应允的时候,自然就会问:“神是信实可靠的吗?倘若神是信实可靠的,他说爱我,保护我,为什么不幸和苦难会临到我的身上呢?”苦难当头,人会质疑神是否所行的与他的慈爱背道而驰。
 
但神的确是信实,所以我们走迷了路,他不会弃我们不顾,让我们自生自灭。他把苦加在我们身上,是因为他爱我们,要我们反省,为的是要挽回我们。
 
神的确是信实,所以我们若是为义受苦,耶稣和彼得都说这是有福的,天国是他们的(太五:10,彼前三:14)。在新加坡现在的环境,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是为义受苦,为上帝的国受苦。在中国就肯定有的。如果有的话,这是神正在我们的生命中工作,要我们经历像蚌壳磨炼沙粒成珍珠的苦,晓得和基督一同受苦,使我们更像基督。
 
我们会不会被受的苦打倒呢?如果会的话,受苦就与我无益了。感谢主,我们所受的苦,无非是人所能受的。上帝是信实的,必不叫我们所受的苦过于所能受的(林前十:13)他一定会赐下足够的恩典,使我们能够耐心承受他的教诲(林后十二:9),学习他为我们开设的功课,并在艰难中将他的平安赐给我们。
 
我们熟悉的一首诗歌《你若不压橄榄成渣》的作词者倪柝声(1903-1972),他受的就是这种苦。他在文化大革命中遭逢生命最痛苦最煎熬的试炼。他因为拒绝否认基督信仰,而被判入狱廿年,在狱中受到非人待遇,痛苦的行刑与煎熬,都没有把他打倒。这也是诗人所经历和深切体会,所以才会说“我受苦是与我有益。”


 

诗人除了说受苦是与他有益,他还说了什么?

三、“你口中的训言与我有益,胜于千万的金银。”(72节)

痛苦是灵性长进的途径。它会引领我们更加亲近上帝,认识上帝,更深入他的话语。上帝有时用痛苦对我们说话。C.S. Lewis 鲁益士教授有一句名言:“上帝在我们的快乐中向我们耳语,在我们的良心中说话,但在我们的痛苦中大声喊叫:这是他的扩音器,唤醒一个聋人的世界。”(God whispers to us in our pleasures, speaks in our consciences, but shouts in our pains. It is his megaphone to rouse a deaf world.)所以,我们常看到人要躺在病床上才信耶稣。


诗人从受苦的经历学到什么?

第一、他认识到神话语的重要 - “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71节)。在这段经文里,诗人在每一节都提到上帝的话语 - “你的话”(65,67节),“命令”(66节), “律例”(68,71节),“训词”(69节),“律法”(70节)和“训言”(72节)。你看神的话语在他心中占了何等重要的位置。其实,诗篇一百十九的176节里, 只有六节没有提到神的话。全诗用了八个希伯来字,中文则用十二个词提到上帝的话语。我们不用太在意这些词解释上的差异,可以把它们当作是同义词。

第二、受苦以后,他要神在话语上给他进一步的教导。你看他在祷告中求什么?“求你将你的律例教训我”(68节)。又说:“求你将精明(聪明 good judgement, discernment)和知识赐给我,因我信了你的命令。”(66节)为什么?“精明”是精细明察,有聪明,这样在学习上帝话语的时候,才能按正意分解真道,不会望文生义,或断章取义 ,误解了上帝的话。有知识也是一样,因为圣经是一本包括天文、地理、历史、风俗习惯、文学体裁、语言。。的书。

第三、诗人从受苦的经历里还认识到上帝话语的宝贵。你看他怎样看神的话语?他说:神的话语“胜于千万的金银。”在127节,他说:“我爱你的命令胜于金子,更胜于精金。”用我们的话,就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为什么他看神的话语如此珍贵?用《箴言书》的话来说,上帝的话就是智慧,“因为得智慧胜过得银子,其利益强如精金,比珍珠宝贵,你一切所喜爱的,都不足与比较。”(箴三:14-15)学习神的话语,遵从神的话语就可以过智慧的一生。比起诗人来,我们就更加明白神话语的宝贵,因为在新约的亮光下,基督是我们的智慧(林前一:30)。有基督,遵守他的教导就有智慧,有生命,胜过得千万的金银。难怪保罗“将万事当作有损的,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腓三:8)

我特别喜欢诗人用另一种方式形容神话语的宝贵。他说:“我以你的法度为永远的产业 (heritage)。”(111节)你说他是不是有点疯癫?对新加坡人来说,房子是我们的产业。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诗127:3),还说得通。神的话语不能拿来吃,拿来换钱,做买卖,怎么说是产业?能称得上“产业”是很宝贵的意思。以色列是耶和华的产业(申四:20);我们在基督里成为上帝的产业(弗一:11),表示我们在神的眼里是非常宝贵的。倒过来说也是一样,在分地的时候,耶和华对利未支派说,他们在他弟兄中无分无业,耶和华是他的产业(申十:9)。大卫说耶和华是他的产业(诗十六:5),有耶和华比有土地还更宝贵。什么是你的产业?神的话语在你的价值观排行榜上居第几位? 为什么我这样问?因为价值观主宰我们的生活方式 - 衣食住行,吃喝玩乐,交友,职业,教养孩童。。价值观影响我们的行事为人。你把什么看得最有价值的,你一定会想方设法去得到它。我说诗人有点疯,我想一想自己也有点疯。二十年前我开始建立一个网站,写了释经学课程、回复了几百条来自各地的弟兄姐妹的疑难问题,自己在讲台传讲的信息。写的最多是圣经课程。几个月前,我数一数,竟然写了九百八十多课,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对我来说,这是我的产业(说的更准确是我和太太的产业,因为是她这二十年在背后默默地支持,我才能专心地写),因为里面全是分解上帝的话语,是在主里,靠着主耕耘的产业。

 

应用与结语:

讲了一大堆,总结起来只有一句话:要有受苦的心志。彼得说:“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们也当将这样的心志作为兵器(你们也应当以同样的心志装备自己)。。”(彼前四:1)孟子没有圣灵的默示,也懂得这个道理,他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神会按着他的时间给我们每一个人上受苦的功课,谁也不能避免,只是程度大小不同。我这两年经历很多身体上的病痛之苦。神好像要把沙粒放在这个软弱的躯壳里,让我天天去磨炼,看看能否磨出一粒珍珠来,带着它去见主。

如果你还没尝过苦的,现在要带着受苦的心志,好好装备自己,不要对神一知半解,到时候质疑神的慈爱和良善。《灵命日粮》(Daily Bread)的一位作者 Julie Ackerman Link(1950-2015)经过一场与癌症漫长而痛苦的搏斗之后,在2015年被接回天家。在那段痛苦的日子里,她仍然不忘提醒读者,“当我们享受无忧无虑的日子时,千万别忘了花时间亲近上帝。爱慕灵粮是任何时候都要保持的好习惯。”

我就以彼得和她说的话跟大家彼此共勉。

我们祷告。
 

 

钟鹏章

horizontal ru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