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我必快来之耶稣基督

第六课 - 给士每拿教会的信

经文:启二:8 - 11

主旨:为要得到生命的冠冕,我们务要至死忠心!

1。使徒约翰奉命写信给小亚细亚的七个教会。除了上一课的以弗所教会是使徒约翰所认识外,我们没有资料显示他也到过其他六间教会。无任如何,这是基督耶稣在异象中要他写的,就算他对这些教会认识不深,并不表示他写的是凭空捏造。基督的启示是绝对无谬误,是确实可靠,让我们虚心地查考。

2。启二:8   “你要写信给士每拿教会的使者,说:‘那首先的、末后的、死过又活的,说:。。。”

士每拿在哪里?她在以弗所以北约五十里,赫马斯河之南,被称作“亚洲之冠”,景色怡人,叫人着迷的一个城市。这个城市向来与苦难相连,连名字“士每拿”(Smyyrna)也是出自希腊文的“没药”myyrra。没药是古人用来涂抹尸体,预备埋葬用的东西。城的背面是帕哥斯山(Mount Pagos),山上是一列列排置整齐的建筑物,从海湾向上望,恰似一个皇冠,所有才有“亚洲之冠”的美名。由于处于地震带,时常遭受地震的破坏,但市民从墙垣断瓦的废墟中又重建家园,苦难对他们来说一点也不陌生。但对士每拿的教会来说,有比这种苦难更甚的,是当局的逼迫。原来这里是罗马帝国敬拜该撒的中心。每年小市民都要在皇帝神庙里宣誓效忠该撒。在初期一些比较开明的皇帝,如提庇留,他们不是很在乎人民在庙里敬拜的仪式,但来到启示录书写时的豆米田这样的暴君,基督徒就很悲惨了。他们若不敬拜豆米田,承认他是主,签下一纸证书,他们就被令下狱或被杀,所以殉道的人不计其数。士每拿教会的监督,坡旅甲(Polycarp)在殉道前说的一句名言:“我服事他(主耶稣)八十六年,他从未亏待过我,现今我怎能亵渎那拯救我的主呢?”是众所皆知的。

耶稣基督命约翰写信给士每拿教会时所用的身份是:“那首先的、末后的、死过又活的”。对这个在苦难中的教会来说,他们知道教会的主并没有弃他们不顾,主耶稣以他的名字与他们所遭受的苦难认同。

3。启二:9 - 10   “我知道你的患难,你的贫穷(你却是富足的),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乃是撒但一会的人。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叫你们被试炼,你们必受患难十日。。。”

但主耶稣评估士每拿这个教会时,他没有提到教会的工作。他们身处在那样一个受逼迫的环境里,可能什么工作都没有。作个基督徒,最好的当然是能事奉主,又能在恶劣的环境底下替主耶稣作见证。但若两者只能选其一,你选哪一样?我想在逼迫中持守要道,见证主名,就算一生被关在监牢里,什么也不能做,绝不比那些日夜在教会事奉主的人来得差。像士每拿教会,有主耶稣知道他们在受患难,说他们外表虽是贫穷,但在他眼里却是富足的,有这样出自主耶稣口中的评语,再苦也是值得的,你说是吗?________________

士每拿教会的敌人是谁?是犹太教的人。在教会初期,罗马政权无法分辨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差异,他们把犹太教对基督教的争执当作是弟兄之间的闹别扭,所以只要他们对地方治安不造成威胁,罗马政权向来都不插手两者之间的纷争。但时过境迁,自从暴君尼罗火烧罗马,基督徒成了代罪羔羊之后,又加上基督徒对该撒宣誓效忠的不妥协,犹太教时常在罗马政权前攻击基督教,不断地挑拨离间,以致教会深受逼迫。基督在信中竟然把犹太教人等同撒但一会的人,由此可见,他对逼迫教会的人是何等的痛恨。这里也再次提醒我们,我们不是与血气的争战,乃是与恶魔争战。教会当用属灵的武器来打这场争战,不要将属世的什么节目、方法、计划搬到教会里。

士每拿教会要受苦,但他们不用怕。当中有的要下在监里,甚至殉道,他们不要以为奇怪。仆人不能大过主人,既然主耶稣自己也被他们钉十字架,作他门徒的又怎能逃过此劫?主说:“。。你们必受患难十日。”解经家对此经文有不同的解释,有的说十日代表很短的日子,有的说十代表完全,意思是漫长的时间。不管试炼的日子是长还是短,既然是主命定的,就一定有他的美意。信徒最要紧的是忍耐等候!上帝一定会替他们伸冤。这正是启示录下文长篇累赘所要告诉收信人的话。

4。启二:10 -11   “。。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务要至死忠心!像士每拿教会的监督坡旅甲,就是一个最好的榜样。历世历代我们也看到不少人像他一样,宁死不屈。今天,仍然有人走着同样的道路。

主耶稣说:“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路的尽头是加冕典礼!一切的等都是值得的。

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的死。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平民乞丐,谁也免不了第一次的死,但只有在基督里的人,一生忠心于主,他们才能免去被扔在火湖里的第二次的死。这是主耶稣基督对世世代代的人说的。

士每拿教会是启示录七个教会中至今犹存的惟一教会。当年逼迫他们的罗马帝国已经不在。像火凤凰一样,他们死过又活,愈炼愈精。士每拿城不错是有“亚洲之冠”的称号,但士每拿教会因得到“生命的冠冕”,更是“冠中之冠”了!

默想:

当海上风浪越大时,在深水中藏身的鱼儿反得安稳。教会身处水深火热的逼迫和患难时,耶稣基督就是永恒的避风港。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18221@gmail.com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