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差 传 学 堂

第十一课 - 当跑的路他们跑尽了

目的:

(一)认识早期宣教士的事迹

(二)生发感恩的心

(三)受激励去传福音

1。背诵经文

“ 那 美 好 的 仗 我 已 经 打 过 了 , 当 跑 的 路 我 已 经 跑 尽 了 , 所 信 的 道 我 已 经 守 住 了 。 从 此 以 後 , 有 公 义 的 冠 冕 为 我 存 留 , 就 是 按 着公 义 审 判 的 主 到 了 那 日 要 赐 给 我 的 ; 不 但 赐 给 我 , 也 赐 给 凡 爱 慕 他 显 现 的 人 。 ” ( 提 後 四:7 、 8 )

2。引言

问 : 圣 灵 甚 麽 时 候 降 临 ? ( 五 旬 节 )

    五 旬 节 後 , 基 督 徒 把 世 界 翻 转 过 来 了 --- 他 们 用 血 汗 、 生 命 实 行 基 督 交 托 的 大 使 命 。

    在 彼 得 和 一 群 伟 大 的 圣 徒 领 导 下 , 他 们 虽 然 遭 受 逼 迫 , 分 散 各 地 , 可 是 他 们 随 走 随 传 , 把 基 督 的 福 音 传 开 了 ; 在 那 个 时 代 , 每 一 个 基 督 徒 都 是 见 证 人 。 今 天 我 们 谈 到 一 些 早 期 无 名 的 传 道 者 , 他 们 是 最 崇 高 、 可 敬 的 , 虽 在 宣 教 士 的 名 册 找 不 到 他 们 的 名 字 , 但 他 们 实 在 是 历 代 宣 教 士 的 佼 佼 者 。

    现 在 , 让 我 们 看 看 几 位 早 期 宣 教 士 的 工 作 。

3。课文

( 一 ) 保 罗 (Paul, 主 后 ? - 67年 ) --- 福 音 传 至 小 亚 细 亚 、 希 腊 半 岛 、 罗 马 , 甚 至 西 班 牙 ( Spain )

    保 罗 原 名 扫 罗 , 他 的 父 母 都 是 犹 太 人 ; 他 从 小 受 着 极 严 格 的 宗 教 教 育 、 思 想 敏 锐 、 做 事 专 注 , 父 亲 送 他 到 犹 太 人 最 有 名 望 的 教 师 迦 玛 列 门 下 受 教 , 扫 罗 成 了 有 学 问 又 出 色 的 法 利 赛 人 ( 法 利 赛 人 是 犹 太 人 中 最 严 谨 的 一 派 ) 。 当 扫 罗 听 见 耶 稣 和 他 的 工 作 , 认 为 他 是 一 位 假 先 知 , 迷 惑 犹 太 人 ; 因 此 满 心 恨 恶 耶 稣 和 跟 从 他 的 人 , 竭 力 摧 毁 基 督 教 。 司 提 反 被 石 头 打 死 的 时 候 , 他 也 在 场 , 更 认 为 司 提 反 是 罪 有 应 得 的 。

    有 一 次 , 扫 罗 打 算 到 大 马 士 革 去 , 捉 拿 那 里 的 基 督 徒 , 下 在 监 里 。 在 路 上 , 突 然 有 强 烈 的 光 照 着   他 , 他 就 仆 倒 在 地 。 有 声 音 在 光 中 对 他 说 : “ 扫 罗 ! 扫 罗 ! 你 为 甚 麽 逼 迫 我 ? ” 扫 罗 回 答 说 : “ 主 啊 ! 你 是 谁 ? ” 主 说 : “ 我 就 是 你 所 逼 迫 的 耶 稣 。 ” 扫 罗 的 眼 睛 瞎 了 , 一 连 三 天 , 他 在 黑 暗 中 非 常 痛 苦 ; 主 差 遣 亚 拿 尼 亚 去 见 扫 罗 , 叫 他 能 看 见 , 又 被 圣 灵 充 满 。 於 是 扫 罗 受 了 洗 , 成 为 使 徒 保 罗 。

    自 从 大 马 士 革 路 上 蒙 主 光 照 成 为 基 督 徒 后 , 保 罗 一 直 尽 心 尽 力 为 主 工 作 , 他 牧 养 安 提 阿 教 会 , 这 教 会 组 织 了 差 会 , 三 次 打 发 他 出 去 传 道 ; 在 西 拉 、 路 加 、 巴 拿 巴 、 和 提 摩 太 的 帮 助 下 , 在 小 亚 细 亚 、 希 腊 半 岛 ( Greek Peninsula ) 、 罗 马 ( Rome ) , 建 立 了 好 些 教 会 。 据 说 以 后 他 往 更 西 的 地 方 传 道 , 最 后 , 他 在 尼 禄 ( Nero ) 暴 君 逼 迫 教 会 的 时 候 为 主 牺 牲 了 。

( 二 ) 乌 斐 拉 (Ulfilas , 主 后 311 - 381年 ) --- 福 音 传 至 欧 洲 南 部 [ 现 今 的 罗 马 尼 亚 ( Romania ) ] 哥 特 人

    乌 斐 拉 的 母 亲 是 哥 特 人 ( Goths ) , 父 亲 是 基 督 徒 , 曾 被 哥 特 骑 队 捉 去 当 俘 虏 。 乌 斐 拉 生 於 主 后 三 一 一 年 , 在 哥 特 异 教 环 境 中 长 大 。 二 十 岁 时 , 他 以 外 交 人 员 身 分 被 派 到 君 士 坦 丁 堡 ; 十 年 后 , 他 才 三 十 岁 , 便 被 封 为 哥 特 的 监 督 , 特 别 帮 助 住 在 罗 马 帝 国 国 界 以 外 的 多 瑙 河 以 北 的 人 。 他 主 要 的 责 任 是 传 福 音 , 工 作 的 对 象 是 一 群 “ 野 蛮 的 人 ” --- “ 狂 野 不 受 约 束 、 粗 鲁 无 文 化 、 生 活 水 平 偏 低 、 居 无 定 所 、 住 在 马 车 里 的 人 ” 。

    四 十 年 之 久 , 乌 斐 拉 在 哥 特 人 中 间 的 福 音 工 作 非 常 成 功 , 其 中 最 费 时 的 是 《 圣 经 》 翻 译 工 作 。 当 时 哥 特 人 尚 未 有 自 己 的 文 字 , 他 要 先 设 计 一 套 字 母 , 为 他 们 创 造 文 字 , 然 後 小 心 翼 翼 地 逐 字 推 敲 , 为 求 不 失 哥 特 方 言 的 原 意 , 乌 斐 拉 终 於 把 希 腊 文 《 圣 经 》 翻 译 成 哥 特 语 文 。 他 这 个 方 法 也 成 了 後 世 许 多 语 言 演 变 的 楷 模 。

    乌 氏 七 十 岁 那 年 , 奉 哥 特 王 之 命 赴 君 士 坦 丁 堡 , 途 中 不 幸 逝 世 。 他 死 后 , 哥 特 人 与 罗 马 帝 国 之 间 穷 兵 黩 武 、 战 争 连 编 不 断 , 但 乌 氏 的 接 棒 人 仍 忠 心 耿 耿 , 在 哥 特 人 中 传 扬 福 音 。 他 们 跟 上 沙 场 、 跟 着 蓬 车 ; 秉 持 著 《 圣 经 》 教 训 : “ 向 甚 么 样 的 人 , 我 就 作 甚 么 样 的 人 。 无 论 如 何 , 总 要 救 些 人 。 ” ( 林 前 九: 22 下 ) 他 们 不 求 明 哲 保 身 , 但 求 作 主 的 忠 仆 ; 这 都 是 乌 斐 拉 生 命 的 延 续 。

( 三 ) 帕 特 里 克 (Patrick, 主 后 378 - 461年 ) --- 福 音 传 至 爱 尔 兰 ( Ireland )

    帕 特 里 克 生 於 英 国 西 南 部 , 父 亲 是 一 位 有 钱 的 贵 族 , 也 是 教 会 的 执 事 , 从 小 他 就 在 基 督 化 的 家 庭 教 育 薰 陶 下 长 大 。 大 概 在 十 五 岁 的 时 候 , 有 一 群 爱 尔 兰 匪 徒 入 侵 , 到 处 打 家 劫 舍 , 把 他 掳 去 , 卖 给 爱 尔 兰 人 作 奴 隶 。 在 作 奴 隶 的 六 年 间 , 他 给 主 人 牧 放 牛 羊 , 过 着 奴 隶 的 惨 痛 生 涯 。 在 这 些 艰 苦 的 日 子 中 , 他 想 到 天 上 的 父 , 并 向 他 祷 告 , 他 常 在 黎 明 之 前 到 户 外 专 心 寻 求 他 。 后 来 他 设 法 逃 走 , 历 尽 千 辛 万 苦 冒 着 各 种 危 险 , 好 不 容 易 才 到 达 海 边 。 那 时 刚 好 有 一 艘 将 启 行 的 船 , 那 些 船 员 全 是 不 信 上 帝 的 人 , 可 是 上 帝 听 他 祷 告 , 费 了 一 番 唇 舌 之 後 , 终 於 让 他 上 了 船 。 经 过 三 天 的 航 程 , 终 於 到 达 了 法 国 ( France ) , 可 是 船 员 却 不 让 他 上 岸 , 一 直 跟 着 船 到 处 航 行 ; 过 了 很 久 , 才 有 机 会 在 地 中 海 一 个 小 岛 上 安 居 下 来 。 几 年 之 后 他 才 回 到 英 国 。

    有 一 夜 , 他 得 了 一 个 极 奇 怪 的 梦 : 有 一 个 使 者 将 几 封 从 爱 尔 兰 来 的 信 交 给 他 , 请 他 回 到 从 前 做 奴 隶 的 地 方 传 耶 稣 基 督 的 福 音 , 他 深 信 这 是 出 於 上 帝 的 呼 召 , 也 乐 意 服 从 上 帝 的 旨 意 。 他 先 到 法 国 充 实 自 己 , 就 回 到 爱 尔 兰 ; 他 随 身 携 带 一 个 铃 子 , 每 到 一 个 地 方 , 就 摇 起 铃 子 , 召 聚 人 来 听 福 音 ; 以 后 他 每 盖 一 座 教 堂 , 都 在 教 堂 顶 上 安 装 一 口 大 钟 , 代 替 他 身 上 的 铃 子 。 每 逢 主 日 , 爱 尔 兰 教 堂 钟 声 处 处 , 我 们 不 能 不 怀 念 这 位 宣 教 的 先 锋 !

    帕 特 里 克 在 爱 尔 兰 工 作 有 二 十 九 年 之 久 , 在 这 一 段 日 子 中 , 除 了 一 次 到 罗 马 , 全 部 时 间 都 在 爱 尔 兰 工 作 : 他 兴 办 了 许 多 事 业 , 但 大 部 份 时 间 都 用 在 传 福 音 的 事 上 , 把 福 音 传 至 大 不 列 颠 、 罗 马 帝 国 势 力 以 外 的 地 方 。 他 创 立 的 修 道 院 , 培 育 了 不 少 宣 教 士 , 他 们 把 福 音 传 到 苏 格 兰 ( Scotland ) 西 部 、 英 格 兰 ( England ) 北 部 、 意 大 利 ( Italy ) 、 德 国 ( Germany ) 、 甚 至 遥 远 的 冰 岛 ( Iceland ) 。

( 四 ) 科 伦 巴 (Columba, 主 后 521 - 597年 )福 音 传 至 苏 格 兰

    科 伦 巴 是 到 大 不 列 颠 北 部 的 传 道 先 锋 。 他 毕 生 忠 於 主 所 托 , 不 辞 劳 苦 , 且 好 学 不 倦 、 喜 欢 角 力 , 更 爱 祷 告 。 当 时 爱 尔 兰 已 有 许 多 教 会 , 他 用 不 少 时 间 去 探 望 会 友 , 可 是 那 里 的 人 终 日 好 勇 斗 狠 , 他 和 几 位 朋 友 决 定 离 开 这 野 蛮 的 地 方 , 乘 一 条 小 船 寻 找 可 居 之 处 , 後 来 在 苏 格 兰 西 岸 , 找 到 了 爱 阿 娜 小 岛 , 在 那 里 盖 了 一 间 非 常 简 陋 的 住 所 和 一 处 敬 拜 的 地 方 。 於 是 他 们 以 这 岛 为 根 据 地 , 航 行 於 欧 洲 大 陆 各 海 岸 之 间 , 传 扬 福 音 。

    在 爱 阿 娜 岛 上 , 科 伦 巴 训 练 了 不 少 宣 教 同 工 , 他 们 从 该 岛 出 发 , 到 各 地 工 作 , 後 来 更 在 英 国 东 海 岸 的 一 个 小 岛 上 , 建 立 了 另 一 个 根 据 地 。 科 氏 是 这 个 环 游 布 道 团 的 首 领 , 他 身 躯 高 大 、 两 臂 结 实 、 胸 部 宽 阔 、 声 如 洪 钟 ; 他 以 地 为 床 、 粗 茶 淡 饭 过 日 ; 他 好 学 不 倦 、 爱 祷 告 、 为 人 热 情 , 也 是 一 位 武 艺 超 群 的 人 , 同 工 都 爱 戴 他 。 在 他 的 领 导 下 , 基 督 的 福 音 传 给 了 苏 格 兰 、 北 英 格 兰 、 以 及 威 尔 斯 ( Wales ) 等 地 的 人 。

    日 子 飞 逝 , 科 伦 巴 年 纪 老 了 。 一 天 , 他 为 所 有 在 他 手 下 工 作 的 人 祝 福 , 并 巡 视 各 处 工 场 , 走 累 了 , 便 在 一 个 马 房 旁 边 坐 下 休 息 , 後 来 回 到 家 里 , 按 著 平 常 的 习 惯 , 坐 下 来 抄 写 《 诗 篇 》 , 那 天 正 抄 到 一 节 说 : “ 寻 求 耶 和 华 的 , 什 么 好 处 都 不 缺 。 ” 他 就 放 下 了 笔 , 到 一 家 小 礼 拜 堂 祷 告 。 第 二 天 早 上 , 有 人 看 见 他 还 跪 在 那 里 , 原 来 他 已 经 完 成 他 在 世 的 工 作 , 安 然 见 主 了 。

( 五 ) 博 尼 费 斯 又 称 温 弗 烈 (Boniface / Winfried, 主 后 ?  - 755年 ) --- 福 音 传 至 德 国

    博 尼 费 斯 於 七 世 纪 末 叶 在 英 国 的 得 文 塞 ( Devonshire ) 出 生 , 年 轻 时 已 进 修 道 院 , 三 十 岁 已 被 封 为 神 甫 , 他 在 该 国 极 有 可 能 成 为 一 位 出 色 的 教 会 领 袖 , 但 他 心 中 所 牵 挂 的 却 是 欧 洲 大 陆 未 认 识 真 神 的 异 教 徒 。

    他 曾 到 过 荷 兰 ( Netherland ) , 後 来 到 德 国 , 在 德 国 积 极 展 开 宣 教 工 作 , 当 时 异 教 之 风 盛 行 , 很 多 人 信 奉 鬼 神 、 邪 术 , 甚 至 连 冷 淡 的 基 督 徒 也 被 迷 惑 了 。

    博 尼 费 斯 跪 下 来 祷 告 : “ 上 帝 啊 , 这 些 人 民 , 和 他 们 所 敬 拜 的 数 不 清 的 神 , 真 是 不 容 易 改 变 ; 虽 是 一 棵 橡 树 , 对 他 们 也 是 神 圣 不 可 侵 犯 的 。 神 啊 , 求 你 帮 助 我 , 叫 我 能 得 著 他 们 。 ” 面 对 这 些 迷 信 的 德 国 人 , 博 尼 费 斯 常 常 这 样 祈 求 。 有 一 天 , 他 得 到 上 帝 的 启 示 , 赶 快 起 来 , 猛 敲 礼 拜 堂 的 钟 , 於 是 引 来 了 许 多 人 。 博 尼 费 斯 挑 战 他 们 说 : “ 我 所 敬 拜 的 上 帝 喜 欢 我 们 有 一 个 适 宜 敬 拜 他 的 地 方 。 我 想 问 你 们 , 如 果 我 的 上 帝 帮 助 我 , 叫 我 能 砍 倒 你 们 尊 奉 为 神 的 橡 树 , 打 倒 你 们 的 神 , 你 们 愿 意 帮 助 我 兴 建 一 所 教 堂 吗 ? ” 民 众 一 齐 回 答 说 : “ 愿 意 ! ” 他 们 屏 息 地 看 博 尼 费 斯 举 起 了 斧 子 , 木 屑 飞 处 , 只 见 橡 树 猛 然 颠 动 , 博 尼 费 斯 却 安 然 无 事 。 他 们 一 致 地 这 样 想 : “ 等 着 瞧 吧 , 他 准 会 见 鬼 的 。 ”

    橡 树 倒 了 , 博 尼 费 斯 仍 安 然 站 在 那 里 , 实 在 令 人 难 以 相 信 , 及 后 这 株 倒 下 的 橡 树 , 更 作 了 兴 建 教 堂 的 材 料 。 不 到 一 年 , 这 地 方 的 居 民 全 部 接 受 了 基 督 教 ( 至 少 在 名 义 上 是 如 此 ) 。 於 是 这 一 位 “ 德 国 的 使 徒 ” 深 入 德 国 各 地 , 开 办 学 校 、 建 立 教 会 。 最 後 , 他 被 一 群 异 教 徒 杀 了 。 他 死 的 时 候 , 手 里 抱 著 一 本 《 圣 经 》 。

( 六 ) 安 斯 迦 尔 (Ansgar, 主 后 801 - 865年 ) --- 福 音 传 至 北 欧 ─ ─ 斯 堪 迪 纳 维 亚 半 岛 ( Scandinavian Peninsula )

    安 斯 迦 尔 的 雅 号 是 “ 北 国 使 徒 ” , 主 後 八 ○ 一 年 生 於 法 国 , 从 五 岁 始 即 在 修 道 院 读 书 。 当 他 还 是 一 位 年 轻 的 修 士 时 , 他 常 常 盼 望 能 在 修 士 刻 板 的 生 活 以 外 , 好 好 侍 奉 主 。 他 人 生 最 高 的 理 想 是 获 得 殉 道 者 的 冠 冕 , 因 此 他 以 十 二 万 分 的 热 诚 , 等 待 机 会 。

    一 次 , 礼 拜 完 後 , 老 神 甫 举 起 手 来 说 : “ 弟 兄 们 请 听 , 我 得 到 一 个 消 息 , 那 位 信 了 基 督 的 丹 麦 国 王 希 望 有 一 个 人 与 他 同 去 丹 麦 ( Denmark ) , 向 他 的 国 民 传 福 音 。 ”        

    安 斯 迦 尔 知 道 这 位 国 王 正 在 逃 亡 , 与 他 回 丹 麦 是 非 常 危 险 的 事 , 然 而 他 毫 不 犹 疑 站 起 来 说 : “ 请 差 遣 我 去 ! ” 老 神 甫 关 心 地 劝 阻 他 : “ 你 懂 得 那 里 的 危 险 吗 ? 他 们 都 是 野 蛮 人 , 你 却 是 这 样 的 年 轻 。 ” 他 向 神 甫 要 求 , 说 : “ 我 不 怕 。 ” 

    於 是 他 到 了 丹 麦 , 马 上 开 始 工 作 , 他 发 现 到 处 都 是 需 要 帮 助 的 人 , 他 实 在 是 分 身 不 暇 。 他 从 奴 隶 市 场 中 买 了 十 二 个 男 孩 , 着 手 训 练 他 们 , 不 到 几 年 , 他 们 能 够 出 去 教 导 别 人 了 。 从 他 们 的 工 作 , 可 以 看 出 他 们 都 是 优 秀 的 宣 教 士 。

    安 斯 迦 尔 曾 四 次 被 逐 出 丹 麦 , 但 一 有 机 会 , 他 就 很 快 跑 回 去 , 并 且 到 瑞 典 ( Sweden ) 一 带 工 作 。 主 後 八 六 五 年 , 安 斯 迦 尔 在 平 静 中 安 息 主 怀 , 并 没 有 得 到 他 一 生 响 往 殉 道 者 的 荣 冕 , 但 他 却 为 北 欧 献 上 了 一 生 。


4。 考 核 讨 论 与 应 用


( 一 ) 为 这 些 早 期 的 宣 教 士 感 恩 。

( 二 ) 思 想 自 己 应 负 的 责 任 , 并 向 上 帝 立 志 。

( 三 ) 你 以 为 一 个 人 为 何 肯 为 传 福 音 付 上 代 价 ? 这 些 因 素 从 何 而 来 ?

有 问 题 要 提 出 来 讨 论 吗 ? 欢 迎 您 和 我 联 络 , 电 邮 地 址 是 :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