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自与家庭教会关系的演变与影响》


(转载自陈聆心《新浪微博》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大纲:

引言

三自与家庭教会的关系

对立关系的形成

对立根源的是政治介入信仰

三自宗教政策近年来的演变

政策与态度的演变

三自领导与教会基层的差别

和解的呼声与反对

海外信徒服事国内教会遇到的难题

与三自合作的呼声

家庭教会坚守十架道路
 

结论

参考文献

 

引言


    影响中国教会合一最大的问题,就是三自教会与家庭教会的对立关系。这个对立的形成有其历史因素,由政府主导的三自运动是形成这个对立的导火线,经历了将近六十年仍然不能化解。这种关系分裂了中国教会,两方壁垒分明、互不往来,有些关系恶劣的地方,三自教会协同国安部门冲击家庭聚会,成为打击异己的工具,家庭教会在逼迫之下,则严词批评三自教会卖主卖友,犯了属灵的淫乱。这样的紧张关系一直存在国内的教会之间,影响到基督徒合一的见证,更让有心人士利用教会内部的矛盾,煽风点火、坐收渔利。这种主内肢体相互攻击的情形,分散了教会的力量,影响到福音的传播,实在让人心痛。

    当海外的教会要多接触国内的肢体,就会面对这个敏感的问题。在国内这样的教会生态下,身为一个服事国内教会的基督徒,应当抱着何种态度?我们应当要立场鲜明,还是选择中立?我们应该严守信仰的立场,不与三自妥协,还是尊重现有的掌权者,以开放的态度与三自合作。这在华人教会界引发了相当大的争论。如果我们不了解问题生成的前因后果,我们就无法采取任何立场。这是个重要的课题,值得我们深入研究。我们应该搞清楚双方对立的原因、分析双方关系演变的趋势、在面对冲突时,才能采取正确的作法。

    在本文中,将按着以下的三个的问题进行探讨,首先,三自教会与家庭教会为何会形成今天这种对立的局面?其次,近年来三自政策的变化对家庭教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最后,再来看海外教会在服事国内教会时应采取何种态度?



三自与家庭教会的关系


对立关系的形成

    中国教会分裂为两大阵营,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初就已经开始。执政党所秉持的的意织形态是马列主义、无神论。他们认为基督教是愚昧落后的迷信,必将被历史淘汰。又因为基督教传入中国,是随着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武力而来。因此被定性为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工具。中共鼓动一些自由派的基督徒,成立“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这样的机构,专门管辖、控制教会,其根本意图是消灭基督教。虽然对外宣称,三自运动是民间为了支持政府宗教政策自发的运动,实际上这个组织完全听命与共产党的领导。如果没有党在背后撑腰,任何民间组织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行政权力。
解放初期,周恩来曾三次接见吴耀宗,让他联合基督教界领袖, 支持政府的宗教政策。随后发表《三自革新运动宣言》,表明教会主要的任务是“爱国”,总方针是“反对帝国主义”,和实行“自治、 自养、自传”的三自原则。在这种严密的控制下,只有加入三自运动的教会才能生存,其他不愿加入的教会,就难逃被解散的命运。当这运动进行到1959年“大跃进”时,各大城市的基督教会,被以联合聚会的名义裁并。最后到了文革时期, 教会几乎到了全数被摧毁的地步。

    在这种艰困的环境下,有些不赞成三自观点的教会领袖,拒绝加入三自,冒着被取缔的危险,开始在家庭举行教会的活动,家庭教会坚守基要信仰,不与三自的自由派妥协。他们认定教会的元首是基督,而三自教会却是唯执政党之命是从,两者的头不一样。他们认为,唯有基督是教会的头,基督徒当顺服主的心意,而不是顺服任何政治势力的意志。家庭教会保有了基督信仰的两个本质,就是敬虔主义和牺牲精神。就如基督顺服父神,舍已背起他的十字架。基督徒也当效法主,走十字架牺牲的道路。在敬虔与牺牲的精神支撑下,家庭教会撑过了最难难的逼迫,将信仰的火种保存了下来,并且在文革之后,重新发芽兴旺。



对立根源的是政治介入信仰

    回顾这段血迹斑斑的历史,可以看到家庭教会在苦难中受尽了压迫与屈辱。他们对三自背后的本质认识的很清楚,就是三自的领袖对执政党的顺从高过对神的顺从。即使在今天的逼迫已经不像过去严重,他们仍然不与三自有任何的妥协。这种不愿和解的强硬态度有时会给人固执不化的印象,以为他们放不下历史的包袱。事实上这样的想法是对他们的误解。

    查究其背后原因,三自与家庭教会之间对立的问题,不是教派之间的矛盾、不是教义之争。世界各国的教会界都有教义的争议,但也不见得有如此严重的分裂。而是执政当局以政治力量扶植基督教自由派的势力,推动官方的信仰理念、打击坚守保守教义的教会。这不是教会内部的矛盾,而是政治力介入了教会所产生的矛盾。这个因素不解决,对立的情形永远无法化解。

    王明道在最初被要胁加入三自时,就明白认清了三自的面目。他在一篇声明“我们是为了信仰”中明白宣示,他们信圣经是神所默示的、信圣经中所记载的神迹奇事、基督为童女所生、基督为世人的罪流血舍身,死后三日身体复活、他将来还要再来、接门徒进入他的国度、并施行审判。这都是与无神论的信仰体系相冲突的,三自教会从开头就知道自己的任务是,要教会支持政府的信仰体系,所以他们一再于教会中推动,少提:“神迹、基督复活、因信称义、基督再来、最后审判”这些教义。因为这些教义把不信的人当成罪人,分化群众的团结,破坏人民的感情,让们感到不自在。他们认为共产主义的理想就是建立人间天国,不要基督的教赎,更不要基督再来审判世界。王明道所指出的,就是三自与家庭冲突的根本原因。
这个争执本质上是一个信仰立场之争。只不过这种对立后来为政治力量所介入,所利用,以至于变得与政治有关。家庭教会从来不想干涉政治,只要求政府不要干涉教会的信仰。家庭教会江登兴弟兄说:除了是教义的争战,也是教会论的争战,就是教会是否有独立于政治的自由,政教是否分离。



三自宗教政策近年来的演变


政策与态度的演变


    从三自运动开始到今天已经将近六十年,从五零年代严厉的逼迫,至改革开放以来采取较宽松的政策。一九八二年的《十九号文件》,明确标示了中国宗教政策的转向。承认解决宗教问题,高压手段不能奏效,转而采取其他控制的手段。

    八九民运及东欧、苏联剧变之后,中共高层官员对此起了警惕之心,认为基督教的发展对社会主义建设具有威胁性,因此对基督教及民主运动展开“反渗透、反和平演变”的策略。九十年代,经江泽民指示三句话,“全面正确的执行党的宗教政策、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积极引导宗教和社会主义相适应”。九四年国务院签署了一四五号令“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条例”行政法规,说明一切宗教活动必须向政府有关部门宗教事务部门登记,并且加入爱国组织如三自会。不肯登记的聚会点及教会活动皆为“非法宗教活动”,成为取缔对象。

    虽然经过五十几年的演变,政府对家庭教会的政策虽然看起来比以前放松。但是基本上仍是坚持管制的路线。随着中国进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及北京奥运的举办,中共政府积极改善国际形象。三自教会积极进行公关,一方面派代表到国外参访,进行宗教交流,以图化解素为国际批评的坏名声,另外一方面又邀请国际知名的外国宗教领袖来华访问,开放他们进入三自教会讲道,企图塑造宗教自由的形象。
但是他对家庭教会的定位还是没有改变,政府仍然承认其合法地位,取缔家庭教会的情形仍然时有所闻,只不过手法比以前细致,不再像以往用高压手段冲击、而是改用法律来钳制。中共统战部把家庭教会当作,不服党的领导,与海外敌对势力互通声气,是反华集团渗透中国的工具。甚至为了要平衡快速发展的基督教,政府甚至支持较不具威胁性的佛教的发展,大力支持在杭州举办首届世果佛教论坛,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接见与会代表,这些做法已经偏离的政教分离的原则了。


三自领导与教会基层的差别


    再讨论三自问题的时候,先要分清楚三自的领导阶层、与基层三自教会是存在很大差距的。三自教会的直接上级管理部门是“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中国基督教协会”,俗称“两会”。这两个部门又听命于“国家宗教事务局”,是国家行政架构下的基督教社会组织,并不是教会,其上层的主流神学思想是自由神学,主要在领导阶层、与神学院教授中较多。但是这种神学与基督信仰有根本的冲突,在基层教会是不受欢迎的。基层的信徒、甚至大多数的牧师,仍然坚守传统的福音派神学思想。随着资讯的开放,三自教会与管理他们的“两会”也存在着紧张的关系,对于两会强制的条条框框的规定,大多数基层教会都不以为然,先尤其是沿海一带浙江、福建、和广东的教会。这些地方的教会历史悠久,信徒的信仰根基较扎实,能够分别离经叛道的自由神学,并且勇于抵制政治势力对教会的干涉,他们也是基督的真门徒,虽然待在三自中,但仍然维持纯正的信仰,不受自由派歪理的影响。家庭教会对三自的批评,应该不能把他们包括在内。

    所以说三自教会、与家庭教会在基层。并不存在太多的教义上的冲突。信仰的冲突是在领导层面才凸显出来。由于三自教会本身并没有自主权,他们在表面上还是要受领导的控制。所以在三自教会中常出现,表面上服从官方的立场,实际上仍保持教会自主的现象。这也是为什么在这些开放一点的地方,家庭教会与三自教会的关系良好,在私下的场合仍然有交流的情形。


和解的呼声与反对


海外信徒服事国内教会遇到的难题


    三自与家庭教会的对立是国内教会存在多年的现实景况。凡是所有参与中国教会服事的基督徒,都难免牵涉在这个对立的情况中。常面对的情形就是,只要想与国内教会交流,就要在这两个教会之间选边站。一旦与三自教会合作,就不太可能再与家庭教会合作。这样的紧张关系,在基层的信徒中可能不明显。有人尝试两面兼顾、游走于两方之间。但是一到教会的领袖的阶层,就会发现双方壁垒分明、互不来往。这个问题是中国教会现实存在,却又一时之间尚无法解决的问题。身为服事中国教会的海外基督徒,不能不理解国内当前存在的大环境,在面对这种紧张关系时,首先要知道自己的地位,是来自服事众教会,不是介入教会的纷争,应尊重教会的权柄,不要自发议论,以免加深双方的对立,更让服事的教会受到亏损。

    过去当三自坚持排外的政策时,海外团体主要是与家庭教会合作。当三自向外开放后,逐渐有许多团体通过三自进入国内服事。如圣经公会捐助官方许可的“爱德基金会”印制圣经,葛培理接受邀请访问中国,进入三自教会讲道。香港的建道与中神的教授也进入中国,与三自的神学院进行学术交流。海外许多有名望的牧者,也进入三自教会带领培灵会、布道会。他们不再偷偷摸摸,担心被政府取缔。而是光明正大的直接与国内的基督徒交流。当然他们在不违反官方的政策之下,对讲的内容也有相当大的自由度。带出来的消息,让海外的教会看到,这似乎是一条更容易在国内发挥更大影响力的机会。

    当然也有保守的人士对他们发出严厉的批评,称他们是走妥协的路线,与不信派合作,无异与虎谋皮。至于将来如何发展,仍然不容易判断。是否能因此促进政府走向更开放的路线,还是完全被政府利用,来稳固三自在基督徒心中正统的地位,尚不得而知。


与三自合作的呼声


    一些关心中国教会的基督徒,对将来三自与家庭教会走向和解抱着期望,国务院民族发展研究所主办了一个“基督教与社会和谐研讨会”。邀请了基督徒学者、三自欢会、家庭教会代表、讨论中国家庭教会问题。他们希望在政策制定的过程中能听到家庭教会的意见。在这次的研讨会中,一些基督徒学者向国家宗教政策的制定有影响力的人士发出建议。江登兴弟兄提出:现有对家庭教会管理的宗教政策,很多都已经过时了,无法发挥正面的效果。把家庭教会定为非法,不但不能增进社会和谐的发展,反而增加了基督徒对抗政府的心态,助长了邪教的滋长,要解决这问题只有让家庭教会公共化。

    小光弟兄在一本书中,似乎是想调和三自与家庭教会的紧张关系。他提到家庭教会存在严重的权威体制的问题。很多教会领袖发展自己的势力范围,在这种家长制的体制下,权力集中在少数人身上,激不起新生代领袖投入服事的热情,教会中没有防止弊端的制度,让过大的权力集中在少数人,容易生出腐败。同时在真道方面出现相当多的混乱,毫无体系。容易成为异端滋长的温床。他期待借着家庭教会公开化,让完善的体制,约束家庭教会走向健康的成长。他也肯定双方的价值,三自教会是向不信的社会公开的见证,“如同山上的城、台上的灯。而家庭教会,则如同黑暗中的明星,照亮大大小小隐秘的角落;又如燃烧的真理烈火,在中国的大地上自由蔓延”。他期待三自与家庭教会在属灵上面联合,帮助对方改革内部的问题,共同将中国教会推向更光明的未来。


家庭教会坚守十架道路


    期待双方和解的想法虽然出于善意,但似乎没有考虑到中国政治情势的现实。家庭教会的何当弟兄明白的指出,和解的提议过于乐观。他问出三个问题:“(1)三自/家庭的分野何来?他们之间的所谓前嫌或者积??怨到底是什么?(2)导致三自和家庭之分的各种内在与外在因素真的消失了么?(3)教会的合一到底该如何理解,以至于我们该如何行动才算合一?” 。这确实是要求双方教会和解的人,所遇到最根本的问题。家庭教会与三自之间不能合一的根本原因没有解决,就是“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三自的背后是自由派的神学,家庭教会则持守保守的福音派神学。这两者是水火不相容的。不止在华人教会界,在西方教会也是如此。合一的基础是圣经的真理,如果合一的对象是同信基要真理的的基层信徒,那合一不成问题,但是三自教会不是由基层主导的。领头的教会领袖是必须听从三自当局,也就是背后的无神论政府。当政府对三自教会的控制一天不消失,和解无异缘木求鱼。

    家庭教会的特质是坚守主耶解所教导的十字架无道路,也就是敬虔与牺牲两大特质。所有追随主耶稣的门徒,也应该是效法主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这不是为了方便宣教,可以暂时放下的权宜之计,而是基本信仰大是大非的问题。海外的教会已经服事家庭教会将近二十多年了,看见他们走过火炼的试验,陪他们一起在逼迫中祷告。在感情上我们仍然要与他们同站在一条阵线。只要当局不承认他们合法地位,继续逼迫他们,我们就应该与他们站在一起。这也是服事家庭教会的前辈们留下的榜样。也是我们今天的继起者所该持守住的原则。


结论


    本篇报告主要是借着对三自与家庭教会关系的演变,探讨海外基督徒服事国内教会的态度。经过历史的回顾,看到两个教会的关系从势同水火、到今天稍微缓和的情况,我们知道了双方对立形成的原因。我们当然愿意看到,教会合一最终能在中国教会中水到渠成,但是基本的信仰原则是不能被牺牲,就是不能在主耶稣所教导的基要信仰上妥协。不信的人不能当教会的头。在这样的体制下,就没有合作的余地。身为海外教会服事国内教会的同工,我们不能放弃对主忠心,坚守真理的教会,期待主的手在中国作主,化解三自家庭无法合作的基本因素,就是当局对家庭教会态度的改变,尊重政教分离的原则,不再控制教会。这一天就是三自与家庭教会合一的一天。


参考文献

1。邓肇明,《沧桑与窘境-- 四十多年来的三自爱国运动》,p8-9 (香港,基督教中国宗教文化研究社,1997)。

2。洪予健,“三自运动的真相-- 中国教会的严峻试炼”。

3。赵天恩,《灵火淬炼-- 中国大陆教会复兴的秘诀》,p9-10 (中福出版有限公司,台北,1993)

4。刘同苏,“中国城市家庭教会的定义”。

5。孙明义,“认识中国城市家庭教会“,时代论坛。

6。王明道,《我们是为了信仰》

7。何当,“我们仍是战士”,《生命季刊杂志》,第十二卷第四期12/2008

8。江登兴,“中国城市家庭教会的传承与更新”《教会》2008年1 月第1期,19页

9。林瑞琪,九十年代中国教会自由度问题初探

10。赵天恩,从当前的中共宗教政策及法制看徐永泽事件,(中国与福音》二十一期

11。傅希秋,《2008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家庭教会遭受政府迫害的年度报告》。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向世界发,2009年2月5日

12。中共中央统战部,坚决抵御境外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渗透,2000。

13。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网站,“贾庆林在无锡会见参加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的代表”

14。丁谷泉,政府部门的“管理”与三自教会的“纷争”-- 评黄乐敏弟兄被刑事拘留,公法评论网论坛

15。小光,《教会在中国的未来走向》

16。江登兴,“家庭教会的公共性与中国政教关系”,《教会》2009年1月总组第15期。

17。何当,什么是基督徒最应该做的? -- 就“三自/家庭”之分回应《教会在中国的未来走向》,国度网,教会讨论版。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